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www.zjdaom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欲艳惑恋

大风兮兮

some poison yet doth hang on them To make me die with a restorative.

仙之武道

牧野蔷薇

爸妈来了。。。。
等到今天的最后一个环节亲子活动,家长和孩子们一块包水饺的时候,这些小调皮蛋真的是给你找事干的。

一会儿一把面粉撒过来了,要不就抓一块面团搓手一个一个的小颗粒,你砸我一下,我再砸过去,玩的挺高兴的。

稍好一点的小朋友就拿着一块面团,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用面团捏出他们自己想象中的模样。

像小元宝这样能像模像样的在那里擀面皮的真是少之又少了,当然了,擀出来的面皮没法用。

这一通忙活,足足花去了一个上午,尚富海观察到了一个细节。

早上刚过来的时候,有很多家长脸上都挂着很着急,很浮躁的表情,时不时的就拿出手机来接个电话,或者不停的用手机发短消息。

到了后来的,家长和孩子们一块配合着画画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很少了,乃至于到了最后一个亲子活动的时候,明明有的人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他们都会默默的改成震动,整个人也显得安稳多了。

“挺好!”尚富海心里想着。

等尚富海和其他家长孩子们一样,饱餐了一顿水饺,带着高兴地蹦蹦跳跳的小元宝从幼儿园回到家里后,就听到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和她妈妈说着今天在幼儿园的趣事。

徐菲费劲的半躺在沙发上,脸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眯着眼睛看着宝贝闺女:“是吧,元宝,那你今天和爸爸一块玩的高兴吗?”

“高兴,妈妈,我可高兴了,我爱爸爸!”小家伙脸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刚说完,她又跟着说了一句:“我也爱妈妈。”

“哎呦,小调皮蛋,你可真会来事。”尚富海哭笑不得的摸了摸他闺女的头发。

却没想到这个动作惹得小家伙不高兴了,抬手就拍掉了尚富海宽厚的手掌,不满的撅着小嘴巴,斜着眼睛嘟囔:“爸爸,你把我的发型都给弄乱了。”

看着他们父女俩在那里拌嘴,徐菲觉得挺有趣的,她一直安静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觉得如果永远这样,也是一件挺美的享受。

等小元宝说不过她爸爸,气的不理他了,徐菲这才招手把小元宝给招呼过来,安慰了她一会儿,小家伙又重新高兴起来。

徐菲给了尚富海一个白眼:“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非得和一个小孩子较劲,我也是服你气了。”

“闹着玩哪,你今天怎么样,不行,咱就提前去医院住着。”尚富海问她。

徐菲哼了一声:“没事,哪有那么娇气,对了,我还想问你个事来着,让你这一打岔,差点给忘了。”

“什么事?”尚富海没想起来,问她。

徐菲说道:“还能什么事,今天不就那么一件大事,中央台的新闻专门播放了,网上也全都是这一个事,你就没注意到。”

徐菲问他。

尚富海这才恍然大悟,说道:“你说的批准成立雄安新区的事啊,嗨,我当是什么哪。”

尚富海显得有点波澜不惊,他神秘兮兮的说:“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人家不让我说。”

徐菲早习惯了他这幅有时候耍神棍的模样,到没有太过于惊奇,她说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问你,你上一次给我说宝顺物流仓储在北河省买的那块地在哪儿来着。”

尚富海抬起手来,手指头狠狠地照着空气戳了几下:“就是这里呗,我上次不都给你说了,媳妇,你赚翻了,那块地的价值,现在翻个几倍不成问题,怎么样,高不高兴。”

徐菲满脸郁闷的表情看着尚富海,她很不满的说道:“我本来是挺高兴的,可一看你这幅成竹在胸的模样,我就高兴不起来,你说说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吧。”

这个话把尚富海给问住了,他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可怎么说哪?

好在徐菲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也不知道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了什么,没一会儿就自己乐呵去了。

尚富海和徐菲两口子陪着闺女小元宝在家里玩的时候,东云尚家庄,尚勇开着他儿子年前刚送给他的新奔驰,带着周秀梅去了趟大舅哥周秀清家里,去接老丈人周清利,然后把他们送到博城儿子那里去。

周鑫鸿今天也从县里回来了,最近这段时间,县里一直平稳发展,没有太大的起伏波动。

再加上市里年前年后那段时间出的那档子事,现在整个市辖下边各个县区都平静的很,谁也不会没心没肺的在这个时候瞎蹦跶。

周鑫鸿看到尚勇和周秀梅的时候,笑着喊了一声:“二姑,二姑父。”

“鑫鸿啊,县里现在忙不忙,我看你前段时间又上电视了,哎,你也多休息休息。”周秀梅这个当二姑的叮嘱他。

周鑫鸿点了点头:“二姑你放心吧,累不着我。”

“嗯,那行吧。”尚勇不再管他了,也管不了,他这个大侄子都成了县里的副书记了,堂堂正正的三把手,他现在还是群众,从级别上来说,怎么管。

在大舅哥家絮叨了一会儿,听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周鑫鸿跟着感慨:“国家这下子肯定是要有大动作了,雄安新区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来,肯定是有它的根本目的的。”

尚勇想不透这里边的门道,但也跟着说道:“真是了不得,这是第19个了吧,那边那些种地的人得发财了啊。”

“呵呵,也就是运气好,还没有二姑父你现在随便动动手赚得多。”周鑫鸿笑着说道。

他可是知道二姑父的养猪场分场都建好了,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筹备阶段了,等全面消毒完事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而且,这个养猪场的规模可是比老家尚家庄那个规模大太多了,养猪场里安装的设备也都是趋于最新的自动化设备,用的人力更多了不少,喂养起来也更加科学了。

现在就连县里的宋明晨书记在又一次闲聊的时候都提了一嘴,说等养猪场开始正式投入运营之后,他亲自带着县里的大小局口过去参观,看看他们东云的第一养殖大户到底有多大。

尚勇听到他大侄子这么说,赶紧摆摆手,谦虚的说道:“鑫鸿,哪里有那么简单,养猪这个营生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一个弄不好要是来个疫病,那你这一年的投入就全赔进去了不说,这些人工、饲料的投入也一样全陪进去了,到时候欠一笔股债……”

这倒是个事实,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干什么事稳当的?

三百六十行,好像都找不出这么个营生来。

就说当公务员吧,感觉上好像是铁饭碗,可也搁不住你在某一个位子上时间长了,慢慢的就被腐蚀了,最后再犯点事,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周秀梅去给老父亲收拾行李去了,弄完了之后,她和大哥周秀清一块往车上装。

周秀清看着妹夫这辆车,说道:“秀梅,尚勇又换车了啊,你们真是挣到钱了。”

“大哥,你可高看他了,他哪有什么钱,这辆车还是富海买了送给他的,他也就沾他儿子的光了。”周秀梅对此和不认同,这都是她儿子的功劳。

周秀清没去辩驳这个,他心里寻思,我儿子一样混的不差,都成了县里的副书记了,可也没见给我买辆车开。

把老人的东西给装完了以后,尚勇和周秀梅也没有多留,他们还想趁着天好,抓紧赶到博城哪!

周鑫鸿看着远去的奔驰,眯着眼睛说道:“我二姑父现在也做大做强了,真是了不得。”

周秀清理解不了儿子的感慨,他没有说别的。

看了看天色,给儿子说道:“鑫鸿啊,你要是赶着回东云的话,就抓紧回去吧,再不走,等会儿又堵车了。”

今天是周六,东云下班各个乡镇统一去县里上高中的学生们要放假了,到时候光这些学生就能够堵半条道。

周鑫鸿也没矫情,他今天回来,主要是送送他爷爷,顺便和二姑父说两句话。

他是不是也变得有些市侩了,还真不见的!

尚勇开着车一路以100码的平均速度往博城跑,他也不图快,路上有不少车嗖嗖的从他车旁边超了过去,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尚勇都不屑一顾。

他心里想着‘这些人还是太年轻了,开那么快的车,赶着去阎罗王那里投胎转世嘛!’

车快进博城的时候,周秀梅给她儿子打了个电话。

尚富海听到他母亲说马上就到博城了,姥爷也过来了,他也挺高兴的,寻思正好这段时间不忙了,暂时也不去公司了,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多陪陪姥爷。

“媳妇,你公公婆婆等会儿过来了,我姥爷也过来了,你是在这里躺着,还是先去楼上躺一会儿。”尚富海冲着躺在沙发上的徐菲,说道。

徐菲听说公公婆婆要过来了,她着急就想坐起来,可肚子太大了,不是很方便,让尚富海帮忙,这才坐好了。

“大海,你看看我头发乱不乱,要是乱的话,你给我梳梳头发,真是的,爸妈要过来,提前说一声也行啊,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你看看我现在这个邋遢样,怎么见人啊。”

zn03251zxs

朝花夕拾全集

水果硬糖

百亿。。。。
听着老板尚富海突然冒出来一句要还账的话,韩正宇和陈静姝两个人都觉得心情瞬间就变得不美了。

“老板,你心里还有点数吗?”韩正宇很想在心里问候他一句。

也没管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憋红的脸,尚富海反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又说道:“对了,刚才给忘了个事,你们帮我核算一下,现在国内国外这两块资本市场的投资总额具体有多少了。”

听他这么一说,韩正宇和陈静姝对视了一眼,韩正宇先开口了:“老板,如果不算投资今日头条、趣头条、润海保健品还有五隆股份有限公司这几家公司的资金,咱们在资本市场上的资金总额,按照上个交易日的收盘价计算是18.265亿元人民币。”

“18亿了啊,不少啊。”尚富海这时候才回过味来,要知道如果把这些股票全部变现的话,这些数字是可以在短期内全部转化成他在银行里的存款金额的。

就算把这些钱用到其他的地方,比方说如果拍客短视频缺钱的话,他一笔追加进去,这都是没有问题的。

尚富海自己都没注意到,在资本市场里的投资已经有这么多了。

他又扭头看向了陈静姝:“陈经理,美东这边哪?”

“老板,国外的资本投资比较单纯,目前没有对哪家公司进行投资,如果按照上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计算,我们所有关联账户的总持仓资金是17.653亿美金。”

“如果把这一笔钱全部按照当前的国际汇率6.51兑换,我们将能持有人民币114.924亿元人民币……”

陈静姝说完了以后,她自己都惊呆了,以至于最后一组数字是一字一顿咬牙说出来的。

她平时看数字看习惯了,或者说看的有点麻木了,之前换算过来有个几十亿,她也没什么感觉,但今天突然一计算,她手里持有的仓位资金总额换算成人民币以后竟然过百亿了,这让她有刹那间的失神和恍惚。

韩正宇也呆住了,按照双方各自的分工不同,他从来没去打听过陈静姝管理的国外的投资账户里到底持有多少股票,他万万没想到今天一算,这个数字总额竟然这么大。

就连尚富海自己都有点发呆。上评论他是什么济东省80后第一富豪,说他有几十亿身价,也有说他名下资产过百亿的,就连尚富海自己都没在意。

工厂营收和便利店营收那些能算在他的身家里吗?

或许吧!

但是今天过后,他知道他真的身价百亿,实实在在的身价。

“呼!”尚富海深呼吸了一口气,心情稍稍有点沉重,没多会儿就调整过来了。

“我竟然这么有钱了啊,实实在在的资产过百亿。”尚富海抬头看着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

“老韩,陈经理,你们俩想要点什么,尽管说!”尚富海张口非常的豪气,颇有些你们要什么,我就给什么的架势。

韩正宇赶紧说道:“老板,你已经奖励给我一辆奔驰s500了,别的我就不要了。”

“哦,我都差点忘了,不过还是得要,等你和宋总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看看再送你们点什么东西。”尚富海一脸严肃的说道,没有人怀疑他这个时候是在开玩笑。

接着,尚富海又扭头看向了陈静姝:“那陈经理哪,你想要点什么?”

陈静姝说:“老板,你不是定了10辆奔驰s500,要不我那辆给我弄个高配的吧。”

尚富海浑身无力的看着她:“陈经理,你就这么点要求啊,真不要别的。”

“老板,你给的已经够多了,我怕我拿的心里不安稳。”陈静姝这么说了一句。

尚富海也不说别的了,今天他想静静,一个人静静,他得思考一下接下来的人生。

究竟是要放弃奋斗,和他老婆孩子一块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混吃等死的过完这辈子哪?

还是咸鱼一辈子哪?

尚富海突然就不想奋斗了。

他抬头看着韩正宇和陈静姝:“kevin,陈经理,今天中午想吃点什么,出去吃,我请你们吃最贵的。”

“……”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无言以对。

又确认了一遍,确实是最贵的,而不是最好的。

中午的饭点时间,尚富海直接拉着韩正宇和陈静姝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他让孙庆德直接去了博城大饭店,高玉宝他们三个在后边开车跟着。

博城这小地方,数来数去就这么几个上档次的地方。

而对于今天的尚富海来说,可以不要求口味,但档次一定得上去。

到了地方后,他硬拉着孙庆德他们四个人一块进了包厢,然后先让韩正宇、陈静姝和孙庆德他们几个人开始点菜。

韩正宇和陈静姝还好,跟着尚富海蹭饭蹭习惯了,再说他们老板今天的情绪不太正常,俩人想都没想,哪个菜贵就点哪个,没说的。

这个做法直接赢得了尚富海的连翻好评。

可孙庆德他们四个人就犯难了。

总觉得跟着老板同桌吃饭有点放不开,还不好意思,哼哧哼哧的也不知道点哪个好,到了最后,一人点了一个价格中不溜的后,就死活不愿意再点了。

还一副他们不能坐这里的样子。

“庆德,你们也就这格局了,今天你们老板我心里高兴,请你们吃顿好的,让你们点菜就敞开了点就是了,瞧瞧你们磨磨唧唧的,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把菜单给我。”尚富海伸手把一本精致的菜单册子给要了过去。

他和韩正宇他们一个德行,除去了韩正宇和陈静姝点完的菜,尚富海把剩下的按照菜单价格排序,一下子点了10道,意思他点个十全十美。

孙庆德还在那里劝:“老板,可使不得,你点这么多菜,咱们就这几个人,吃不完。”

尚富海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庆德,你也忒实诚了点,谁给你说点了菜就一定要吃完的,吃不完你不会剩下啊。”

“我……”孙庆德被说得哑口无言,你是老板,你任性!

尚富海又接着说道:“先提前说好啊,庆德你们四个今天中午不能喝酒,一会儿给我吃菜,猛吃,觉得哪个好吃,就继续点,不要给我省钱。”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对视了一眼,他们觉得老板这样也无可厚非,要是这些钱都是他们的,说不定他们表现的更差。

尚富海又点了两瓶酒店里最贵的酒,没说的,今天中午就花钱一个目的。

等菜上齐了以后,尚富海亲自给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倒满了身前的酒杯。

“kevin,陈经理,别的就不说了,我先干一个。”尚富海说道。

尚富海可不会单纯的就以为在资本市场的投资这件事上,是他的‘记忆’起了关键作用。

他心里门清,如果单纯的靠他自己的那点‘记忆’,他或许能整个几百万,几千万乃至上亿,但之后他就歇菜了。

这个事里边最主要的还是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的能力的提现。

就说鼎泰新材,如果不是韩正宇以前的朋友给了提示,然后韩正宇信誓旦旦的来找尚富海申请的话,就连尚富海自己都忘记这一茬了,他记着有顺丰借壳上市这件事,但是他真的忘记了顺丰借的谁的壳。

再比如说操作购入今日头条的股份,同样如果不是有韩正宇的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消息,尚富海压根就不知道今日头条的股份在早期就被转卖过。

再说美东的资本投资,要不是陈静姝这位行业内的资深人士,尚富海依靠他那点可怜巴巴的记忆就能够完成后来的这些投资?

他连去哪里开境外投资账户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些转账渠道该怎么弄,说他两眼一抹黑一点都不为过。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也挺激动的,跟着尚富海以来,在今天上午算出总账来的时候,他们才觉得自己的能力被得到了体现。

至于说国内的资本市场投资总额和国外的投资总额比差了好几倍,这个不存在的。

韩正宇所掌管的投资远远不只是单纯的资本市场里的投资,还包括了对今日头条、趣头条、润海保健品等几家公司的投资。

而其中的今日头条这一家公司的投资,谁敢说挣得少了?

就算按照上一次d轮融资110亿美金的估值来计算,尚富海净占超过6%的股份就是接近7亿美金。

再说趣头条如果一如历史的惯性在两年后上市的话,那现在就占据了趣头条20%股份的尚富海的身家又得是多少?

这是两条不同的投资线路,谁心里都清楚。

“kevin,陈经理,你们俩也别光喝酒,多吃点菜,快点尝一尝哪个好吃,给我说一声,我再点两份。”尚富海说。

中午这顿‘丰盛的午宴’,7个人造了50多万,结账的时候,尚富海毫不含糊的就直接刷了卡。

主要还是酒的消费占了大头。

孙庆德他们四个人都木然了,韩正宇和陈静姝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

回到车上,尚富海借着这顿饭早就过去那个劲了,他看着坐在前座上的陈静姝和旁边的韩正宇,说:“kevin,陈经理,这个事你们藏在心里就行了。”

“老板,我们明白。”二人齐声说道。

zw81200303u

染宠成婚:男神老公夜敲门

梦现夜

按兵不动,瞅准了机会再办他。。。。
“文叔叔早上好。”小元宝很讨人喜的朝文广勇摆着小手打了个招呼。

文广勇冲着尚富海的时候,脸上没什么笑容,可他听到小元宝奶声奶气的给他打招呼,那张冰冻一样的脸上直接笑开了花,这差别待遇让尚富海忍不住腹诽吐槽他。

还不等尚富海再说两句,小元宝已经看到她的老师李君了:“老师早上好!”

“尚梓姝小朋友早上好,你假期去哪里玩了?”李君随口问着。

小家伙还真上心了,一板一眼的掰着手指头说:“我和爸爸去爬山了,还下了水,水里还有鱼。”

小家伙的思维很清晰,一条一条说的很清楚,这让李君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女娃。

比大多数小孩懂得多,更好照顾,让人省心。

尚富海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八点了,他就给李君说了声:“李老师,元宝她妈妈去上班了,我等会儿也有个会要开,今天可能会来的晚一点,多多包涵。”

“好,尚先生放心吧,我们幼儿园一定会等到徐夫人或者尚先生过来后,才走。”李君保证。

就冲着这服务,这个钱花的值。

和闺女说了声再见,眼看着小元宝跟着李君往幼儿园教学楼里走去,尚富海这才转身上了车。

“老板,现在就去国光吗?会不会早了点。”孙庆德说道。

昨天和韩祥龙说好的九点十五到国光汇合,现在过去,顶多二十分钟就到了。

“过去吧,现在也没别的事了。”尚富海不太在意什么‘压轴出场’这一码事,他觉得那种行为很傻,能代表什么?

最后一个出场的就很能耐了?

在尚富海把闺女送到幼儿园的时候,东城老区的某一个老旧小区里,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发动了,车上的郭强和杨宏达都是上身短袖,下sheng普通牛仔裤,各自穿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

“老郭,走,去国光新能源汽车那边找个合适的地方等着。”杨宏达说道。

“好嘞,哥,你就瞧好吧,我今天一定不能让他跑了。”郭强拍着胸脯表决心。

他们这边距离国光也不算远,不过东外环跑油罐车,拖挂和半挂车比较多,路上到处都被这些车给塞满了,想跑都跑不起来,磨磨蹭蹭的用了半个多小时才赶到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附近。

在公司靠东边不远处有条t字型小路,杨宏达发现后马上就给郭强指了指:“老郭,停到那条路上去,离着不远,也没人往这边看。”

“没问题。”郭强一把打了一半,车直接拐进了小路上。

说来也是巧了,他这边刚把车调头,车头朝着大路靠边停好,就看到了尚富海那辆劳斯莱斯从眼前一闪而过,杨宏达马上就发现了,郭强也发现了,他性子比较急,当时就要打开车门跑过去盯着。

还是杨宏达一伸手拽住了他的衣服:“老郭,你想干什么。”

“哥,盯住他啊,等会儿瞅准了机会就办他,今天可不能再让他跑了。”郭强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杨宏达气的想打他:“你没瞧见他车后边跟着一辆白车,老郭,你脑子进水了吧,就凭咱俩,你想干什么?”

他瞪着一副怒气值爆棚的眼睛:“老郭,你想进去别拽着我。”

郭强被吓得不轻,他还是挺害怕杨宏达这副模样的,闻言赶紧说道:“哥,你说什么哪,我肯定都听你的。”

“那就等等,你昨天没听到那个保安说的话,尚富海要买下这个厂来,就算今天让他跑了,可还有明天,你着什么急,我再警告你一次,咱们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探明情况,要是有机会再办他。”

“好,都听哥的。”郭强心里对进剑雨也挺犯怵的,马上就老实了。

这两天街面上巡逻的警察还是不少,这两天已经有户籍科的民警在他们住的那一片开始户口登记了,凡事都得小心。

另一边,孙庆德开车,尚富海到了之后,给门口的保安打了个招呼,孙庆德直接就把车开进了工厂。

保安一看竟然是尚老板亲临,这么说之前传扬的那个‘传说’竟然是真的,他心里忍不住开始畅想起来,好日子就要来了啊。

苏新河那边听门卫这边打电话说尚老板过来了,他没摆谱,赶紧下楼过来迎接了。

韩祥龙他们的三辆黑色奔驰,再带着昨晚上刚赶到的周航三人,在国光新能源汽车门口等级过后,也跟着进了公司。

没错,阿里这边是周航带着两个得力手下亲自赶过来的,真说起来,四家的队伍就他在公司里的职位最高,韩祥龙和他比都差了两级。

可周航他们是坐高铁过来的,最后还是蹭了韩祥龙他们的车。

到了国光这边,和尚富海见面之后,周航对尚富海很尊重。

而公司外边已经下了车的杨宏达和郭强二人看花了眼,劳斯莱斯在之前还没有概念,可三辆大奔,他们还是认识的,不但认识,也知道这玩意不便宜。

“哥,这帮人真他娘有钱,咱这回绑了尚富海,不弄他几个亿花花,都对不起咱花这么大精力。”郭强恨的牙痒痒。

他就是看不惯有钱人,之前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被工头和地产公司的人给骂了早记不清多少回了,也让他越发的仇恨他们。

杨宏达这人就比较复杂了,准确的说他有过前科,也进去过,和他一比,郭强单纯的就是个刚进入社会的愤世小青年。

杨宏达通过铁栅栏墙的间隙看这里边的周航、韩祥龙他们和尚富海握了手,然后再另外一拨人的引导下进了办公楼。

“老郭,咱俩换班,就在这里盯着,这公司到处都是探头,还有巡查的,进去也讨不了好,咱就在这里等着,盯好了尚富海那辆车,他去哪里咱就去哪里,等摸清楚了他的出没线路,你还怕没有机会。”

这个时候,杨宏达冷静的过分,眼睛里也没什么感情。

郭强觉得杨哥说的太好了,就按照这个思路办,准没错。

他们这一等就是大半天,尚富海他们中午的时候都没有露面。

外边换班盯着的俩人不得已在中午十二点多的时候,把郭强替过来开车去附近买了些吃的拿回来,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

郭强一个劲的抱怨:“哥,你说他们这些有钱人都这么抠吗,中午了也不去外边的大饭店吃饭。”

在他的认知里,有钱人就应该顿顿去饭店吃,这才是享受。

都有钱了,谁还天天的在家里做饭吃,要么在公司里吃食堂,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杨宏达真不想和他说话,郭强的见识太少了,要不是他有一把子力气,打架也是一把好手,脑子确实有那么点不好使,再加上他真需要一个跑腿的,杨宏达是绝对不会找他的。

“闭上你的嘴,能不能消停点,饿了就吃饭,没看我这里忙着。”杨宏达很不客气的训斥他。

郭强又不做声了。

还是那间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最豪华的会议室里,苏新河带着公司的人和尚富海带过来的谈判队伍分两边坐着,从上午一直到现在,期间唇枪舌剑,战况很激烈。

以至于中午的时候,众人都饿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也没有人开口说出去找个地方吃饭。

最后还是苏新河安排人让公司餐厅单独做了小灶,他们两伙人匆匆的过去吃了几口,中间稍事休息后,直接就回了这间会议室继续打口水仗。

之前的战前沟通是一码事,那个时候无论谁哭惨都能让对方心里有点同情和恻隐之心。

可这会儿不一样了,再卖惨顶多了让对方的人看笑话。

商场无父子这话又岂是儿戏之言,巨额的资金面前,真的没有人管你到底有多惨。

尚富海这边,以周航和韩祥龙为首的谈判队伍咬死了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没有生产资质,没有投资资质,钉死了它们公司生产的纯电动汽车没能批量正式生产,没有自己的核心和专利技术,什么关键部分全部都是买来的,说什么也不给他们高价。

可苏新河不干啊,他给自己和他这边团队的底线就是价格太便宜了,说什么都不卖,大不了就耗下去。

这会儿的苏新河也没有了前几天卖惨时说的那种可怜兮兮的样儿了,一个劲的逮住了新能源电动汽车是未来的大方向,和国家政策对这一块的巨额补贴说事,在核心技术上,他确实不占优势,可是他投入巨资建起来的汽车标准生产车间和最先进的汽车生产线确实让他占了‘资产’的优势。

第一天的谈判以没达成任何默契而告终。

双方都拼的脸红脖子粗,多数人都觉得口干舌燥,嘴里就像冒烟了一样。

苏新河今天难得表现大气了一点,他说晚上请各位去蓝海大酒店那边用餐。

周航和韩祥龙他们都没答应,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在事情没办完之前就接受了‘敌对方’的fubai攻势,这算什么事?

zw81200303u

蛮荒侠隐

哥利沃夫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找到回家的路!

张国民反身就问他:“那你说要怎么帮我们处理?赔偿?还是走法律制裁他?”

熊友林直接扭头不说话了,这老爷子说话很呛人哪,火气太大了。

张国民看他这样,心里就有数了,喊着柳静:“闺女,咱走,找能给咱做主的人去。”

说完和柳静爷俩抬腿就往外走。

张凯的几个堂表兄弟都在门口等着了,刚才老爷子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几个人还在老实,其中还有一个是柳静的亲哥,看到他们俩出来了,柳杨跨步上来就问:“叔,妹妹,学校怎么说的,这事要怎么处理?给说法了吗?”

“哥……”柳静拉了长音,显示着她的愤怒:“什么也没说,根本就没想着解决,再闹一会儿,咱今天先回去。”

“回去?”柳杨不乐意了,还没掰扯清楚哪,怎么就回去了。

柳静心里想着临来之前,尚富海给她和公公单独说的话:“嫂子,你和张叔你们只管取闹,他们不敢那你们怎么样,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最好把你们现场沟通的话给录音保存好,要是能拍下视频来是最好的。”

所以柳静进去之前在自家兜里揣了根录音笔,估计学校方面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会有这种手段吧,也根本就没搜他们身上,当周晓健进了校办会议室之后,张国民和柳静不经意的引导,周晓健这‘蠢材’自家先嚣张的漏了陷。

他只当这话不会传到其他地方去,心里有这个底气,可哪知道柳静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会有录音这种记者才干的手段。

尚富海当时还给她和张国民说过另外一句话:“嫂子,如果能弄到些材料,那就想办法先带出来,也不要急着走,再继续闹一闹,别虎头蛇尾的让对方心里产生了警惕。”

……

老尚这厮为了老同事这点事也算是尽心竭力了,什么招都使出来了,什么情况也都考虑到了,几乎可以说是手把手的交给张国民和柳静怎么操作。当他拿到了柳静给他的录音笔时,听着录音笔里播放出来的话,尚富海脸上笑容与很辣并存,他知道这事妥了,最起码把对方搞臭了这事没跑了。

他给柳静和张国民说:“张叔,嫂子,你们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弄,这事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最满意的答复莫过于足够的赔偿和事故对方得到应有的报应。

尚富海直接联系了梁汝波,通过电子文件传输的方式把这个录音给了梁汝波,梁汝波那边也有大量的视频录像,剩下的该怎么做梁汝波更专业。

没多久之后,拍客短视频一个‘调查即正义’的拍客号上播放出了一个视频片段,还有一段录音。

视频是拍摄的张国民和柳静他们拉横幅堵周山区实验中学大门的一幕,拍摄的视频中也有张国民涕泪横流的痛斥周山区实验中学周晓健老师怎么违规撞得他儿子,事后又有逃逸的嫌疑,怎么开车撵着他儿子拖拽了好几米,张国民还把儿子在icu里的惨状拍了照片,视频中张国民明显的把儿子的惨状照片伸到了拍摄镜头前,透过屏幕看着照片就能够想象的出来车祸当时的现场惨状和车祸的痛苦。

那段录音更绝了,一听就知道是受害者家属和事故车主的对话,录音中事故车主嚣张的说“我承认又能怎么样,我不承认又能怎么样……”

还有前后的一些相关录音,固然也少不了张国民大骂爆粗的记录,可谁都能够理解张国民的心情,并没有人拿着他的行为说事。

这两个东西已经曝光出来,再加上拍客短视频app后台的可以推介,这两份内容即可在短时间之内火爆起来。

与此同时,张国民和柳静在二次大闹无果之后总算走了,熊友林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他在校办会议室里恶狠狠的痛批了周晓健一顿,明摆着骂他说话不过脑子,搞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周晓健也知道自己理亏,并没有反驳周晓健。

熊友林记着去找周山区宣传口的赵科长,岳校长那边也在发挥自己的能力找周山区教育口的相关领导想着尽量低调处理这件事情。

岳校长那边已经给教育口的人打通了电话,也详细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遍,他在周山区实验中学校长这个位子上干了十几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时候隐瞒没有任何好处。

他找的人接连叹了几次气,最后告诉他尽全力试一试,结果怎么样不能保证。

岳校长放下电话后,感慨:“临到最后名声扫地”

很明显的事情,今天上午学校门口闹的那么大,有多少人围观根本就无从查起,这个时候又有多少人拍了照录了视频,给免费做了宣传,也无从查起。

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有人落井下石,给他们学校的名誉或者正面形象抹黑。

他深刻的明白,这个世界上,敌人无处不在。

他找教育口的人,就是提前给教育口的领导们打个招呼说一声,好叫他们知道事出有因,尽量压下这些‘不正之风’。

另一边熊友林也快马加鞭的联系上了宣传口的赵科长,给对方说明了是实验中学的岳校长让他过来的之后,对方很客气。

“原来是岳叔让你来的,那这事我肯定帮,熊主任,你先坐……”赵科长很煞有介事的说了一通,安排熊友林坐下后,赵科长开始打电话安排,让下边的人通知周山区的地方相关媒体,一定要报道符合政府形象的报道,严把审核关,有些和事实不相符的新闻不能随便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给下边打这个电话的时候,熊友林是在一边听着的,他听完后心里想‘岳校长的这个关系就是好使’。

等对方打完了电话之后,熊友林满脸感激的感谢了对方,他着急慌张的就要回学校,就在他刚站起来还没有出门的时候,赵科长办公室虚掩着的门就被推开了,有个年轻的小姑娘拿着一个手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赵科长,您快看看这个视频。”来人着急的喊道。

zn03251zxs

媳妇儿是杀手

木之白

百废俱兴。。。。
“真的?中石化就这么大方?你刚去就给你这么高的待遇?”徐菲边擦脸上的唾沫星子边提出了质疑,随后恍然大悟一般:“是你那个同学给找对人了吧,老公,咱以后可得好好感谢人家。”

“啊……对,是要好好感谢他”尚福海嘴角抽搐,这嗑没法唠了,自己挖的坑,再深也得跳下去。

且说二人禁yu一年半,自打昨晚上开了荤,又是一个乐不思蜀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尚福海坐131赶往了银泰商城。

至于会不会有人质疑他堂堂一个老板要赶公交车?

商城和他的合作协议都签了,政策扶持贷款那边也已经在提交办理中,都这样了,还怕什么?

再退一步讲,他证券账户里还有147手西部证券在躺赚,他即将要入手乐视网,等这一番骚操作出来,妥妥又是‘两百万富翁’之上的存在,等那时候,他有什么好怕的?

兜里有钱,底气就足,腰杆子也挺直,就算是坐公交车,尚福海都坐出了专车的味道。

疾步行走到了4楼东区。

安晓辉动作很快,刚签完合同三天,他已经安排装修动工了,现在看这一片已经能看出外墙的轮廓来了,再不是原来的光秃秃一片空地。

尹钟琪和何光亮早早的就赶了过来,看着眼前蚂蚁搬家一样进进出出的装修施工人员直接懵逼了,这是啥操作?

“老板,这就是咱们的餐饮公司?”尹钟琪眼神呆滞的问。

“啊,现在已经开工了,商城方面承诺了的最多20天完活,差不多下个月1号就正式对外营业了,激动不激动,惊喜不惊喜?”尚福海点头。

“我激动个鬼。”尹钟琪感觉她上当了,何光亮也无话可说,一直不停的咽唾沫。

说好餐饮行业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哪,说好的前途无量哪?

尼玛!

另外5个人按照时间过来后也傻眼了。

尚富海没空搭理他们,他给何光亮和尹钟琪交代了一声,就直接去找安晓辉打了个招呼。

随后尚富海开始给另外五个人安排任务。

“洛宁,我记得面试的时候你说是学过素描,对吧。”尚富海问后招进来的三女中的个头最矮的一位。

洛宁点了点头:“老板,我素描没问题的,有什么需要您说。”

“那好,我描述,你来画,不对的地方我再给你说。”

尚富海开始描述记忆里巴西烤肉搬到这边来后重新设计的餐桌和座椅,餐桌还是长条状的,但要求正对人的一面网内凹下去一定的弧线。座椅都要皮革包裹,椅背要求带一定的弧度,更趋向人脊背的弧度,贴合人机工程学。

洛宁不愧是学过素描,通过尚富海的口述,她几乎没差别的给花了出来,尚富海又做了微小的改动后,各种适合2人、4人、6人、8人、12人的桌椅图纸就算全部完事了。

随后尚富海让后招的两个男的带着复印的图纸往周山区跑一趟,找能做的厂家给个报价。

路费倒是不用自己掏了,尚富海给了他们300块钱,让他们到了周山区后打车用的,一切都在赶时间。

他这边还没忙完,手机显示了‘孙祥斌’的来电。

“斌哥,有什么事?”

“现在就有个合适的,行,斌哥你让他来银泰商城一楼沿街的星巴克吧,你把我电话给他,我二十分钟后下去等他。”尚富海挂断电话后很高兴。

孙祥斌在电话里告诉他给他寻摸了一位在餐饮行业干了很多年的资深经理人,希望他能见一面。

二十分钟后。

尚富海往一楼的星巴克走,还没到,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个陌生人的来电。

接通后传来一阵好听的女声:“尚先生吗?我是马依琳,对的,孙先生介绍我过来的,好的,我在星巴克靠门的位置等你。”

尚富海和马依琳见面后,很惊讶于她的年轻漂亮,最起码她看着显得很年轻,女人的实际年龄就不好猜了。

马依琳更惊讶于尚富海的年轻,她能够看出来对方绝对不足三十,虽然眼神饱经沧桑,但他脸上还有着没怎么历练的稚嫩,这是她在餐饮行业干了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

“马女士,相信我这边的情况,孙祥斌他已经给你介绍过了,方便做个自我介绍吧。”尚富海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我之前在新世纪大酒店的世悦餐饮做经理,做了有3年了,在自助餐饮尤其是中高端自助餐饮这一块,我自问有着无比丰富的管理和培训经验,我相信我能胜任这份工作。”马依琳介绍的很简短。

粗略的介绍完之后,马依琳就开始介绍她在世悦餐饮做经理时的一些管理技巧,她所主持并建档的管理制度以及相关培训制度,员工考核机制等等都娓娓道来,毫无生涩感。

说这些具体的干货时,尚富海就知道她确实有这方面的能力,也足够胜任自己的餐厅的需求。

他知道世悦餐饮就是五星级世纪大酒店附属的高端自助餐厅。

“冒昧的问一句,马女士应该是做得很好的,为什么现在不继续做下去了,甚至我无法保证我给你的待遇会比世悦餐饮给的更高。”尚富海插了一句。

“到了现在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了,世纪已经大不如前,世悦餐饮业也是落日黄花,我个人从世悦看不到任何的发展前途。”马依琳一点都不避讳就讲了出来。

尚富海点头,他知道博城唯二的两所五星级大酒店中的世纪大酒店已经是日落西山,甚至在17年底的一场大火后更是彻底淡出了博城的视线,它完蛋了,在很多不懂的外人看来它前一刻还好好的,下一刻说关门就关门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依琳接着说:“关于待遇,我相信我个人的能力,当然我也相信我的能力能够为海菲餐饮带来不菲的利润,我更相信能力与待遇是划等号的。”

“这样,以三个月为界限,三个月后你的能力让我认可,我给你一份满意的待遇,怎么样。”

马依琳答应了。

她和孙祥斌有私人的交情,孙祥斌介绍她过来的时候,再三叮嘱说在海菲餐饮这里好好干,必然不会亏待了她。

她不知道孙祥斌为什么那么相信眼前这个人,但她相信孙祥斌胜过自己,这是一个被爱给冲昏了头脑的女人,却又不失经理人的睿智。

马依琳入职的当天下午就给尚富海展现了她的能力。

在得知海菲餐饮还在起步装修阶段,餐厅桌椅和餐具都还是个零的时候,马依琳直接联系了自己之前合作的家具厂和餐具公司,她居中调和,尚富海分别与对方做了当面沟通,并完成了这笔合作。

甚至针对家具和餐具的付款,马依琳都主动提出了343的支付方案,即货物交接的当月支付3成,第二月没大问题再支付四成,第三个月确保达标支付最后三成。

这个方案对于目前手头紧张的尚富海而言,就让他更满意了!

告诉各位朋友一个好消息,辛巴得到了第一个推荐PC端分类新书速递,也甭管是什么了,辛巴决定从周末开始辛苦一点每天三更,给自己拼一把,以前看书都说更新换推荐票,辛巴也任性一回行吧,手里有票的看着觉得这本书还行的都帮一把,谢谢了!

最新入库 More+
无边落木 乔笑笑
第一宠婚:帝少大人,你好棒! 坐井观天的青蛙
重生之庶女皇后 庄雅光
重生之2006 薛建元
武道巨擘 朵颜涯
蠢侠第二部 蓬莱闲者
风流老汉 慕容南歌
神话续全集 蔡惠婷
另类妈妈怀孕记 清淡紫竹香
末世之女配人生 一叶清城
最新资讯
妖精重生守则 小巫见大巫
眷眷浮生 春溪笛晓
17岁小房东 凝视紫眸
军警之回到十八岁 殇印
全网免费全本小说 君翼
侠客行 金庸 小说 Yoko雅萱
天龙王全集 月离争
喜劫良缘:嫁给东厂都督 张香君
纵横 君天 不想伺候人
求魔完整精校版 望穿邱水
最近更新 More+
卢氏南唐 别两难
尘香悄然无声 大土豆
诛砂全本八零 沈兮和
综仙古客官不可以 安澜悠然
175封遗书 我是南北北
对a要不起在线 永攀
代号猛虎全集 月下火
超级巡警全集 老衲吃素
仙君莫慌 麻辣太子妃
寒傲异世 鱼不周
染指成瘾总裁别玩我 羽文到
军校生 小小青蛇
重生之1982(高干) 叶雪伦
龙族3 丑牛1985
穿越异世之歌神出世 王鹏骄
手机免费全本小说 儿歌
《农家炊烟起》全集 刘宛君
不科学的磁场转动 无心果
豪门欢,总裁的撩人陷阱 磨刀
渡长安 木空言
重生腹黑天师书包网 桔子皮
剑仙也风流全集 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