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最后的王国女主

最后的王国女主296万字217259人读过丨 连载

《最后的王国女主》: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白色面包车?。。。。
“亮亮你别胡说八道,我是队长,你们都得听我的。”孙庆德直接呵斥他们一顿。

接着说道:“等会儿老板出来了,我找他请个假回趟老家看一看,要是事情确实棘手的话,我到时候在给你们打电话,在这之前,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做好你们的工作,保护好老板的安全。”

“要不然老板给你们这么高的收入,是让你们瞎胡闹的吗!”

邹亮亮不说话了,确实,老板是给了钱的,给的收入还不低,他们要是不干活就跑了,这忒丢份了,枉他们曾经身为军人,丢那面旗的脸。

黄伟和高玉龙也不说话了。

尚富海洗完澡出来后,就看到孙庆德他们几个已经收拾完东西,都聚在一块,孙庆德脸色不太好,他心里想着这是什么情况?

“庆德,有事?”尚富海问他。

“老板,我想找你请个假,回趟老家宁阳,我妹妹那边好像遇到什么问题了。”孙庆德也没隐瞒,直接就说出来了。

他这么一说,尚富海来兴趣了,手指一下一下的轻弹着,问他:“庆德,仔细说说,到底遇到什么问题了。”

“我本来给她打电话让她把老家的工作辞了,来这边帮我看着摊位,不过我一直没收到她的回信,刚才给她打了个电话,我妹妹说什么她上班的地方不放人,要是人走了,上个月和这个月的工资就不给了,我寻思是不是碰上什么恶霸了,我不放心,回去看一眼。”孙庆德说道。

尚富海听完就笑了:“呵呵,现在还有这样的公司啊,那行,我给你两天的假期,你去吧,把这事处理完了。”

说完后,他又想到了一件事,说:“让高玉宝跟着你一块过去一趟,咱别介一个人万一到时候碰上事再吃了亏,你们好歹也是跟着我混口饭吃,你们觉得无所谓,我还得讲排面哪!”

没去看孙庆德一脸的激动不知道想说什么的脸,尚富海看着高玉宝:“高玉宝,碰上这种事,庆德到时候可能会失了理智,我让你跟着去不说是让你跟着去动手打架的,我是让你看着他,明白?”

“老板您放心,我懂!”高玉宝点头应了一声,心里感觉暖暖的,跟着这样的老板混,没错。

尚富海点了点头:“行,那就这样吧,也不急在这一会儿,你们这趟跟我出去也累着了,等会儿一块去吃点饭,不让你们喝酒了,晚上高玉宝开车,就开着我那辆埃尔法,车空间大,把你妹妹带回来的时候,正好把行李也给拉回来了。”

孙庆德着急想回去,往前挪了半步,还想再说点什么,尚富海压根没去看他:“莽夫,着什么急,吃饱了饭再走,真要动手的时候,最起码也有力气,是不是?”

“你们跟着我,保护我一家人的安全,那就是我的人,我还能眼看着让你们吃亏不成,就这样吧。”尚富海直接反身进了屋,问他一家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且说站在门口的孙庆德看着那个进了屋就消失了的背影,当兵这么多年,再苦再累的时候都没哭过,训练受伤,从高处跳下来造成腿骨折的也没哭过,可他这会儿虎目含泪。

有时候人的要求真的不高,能让自己感觉到被别人重视,这就够了。

“曹,孙哥,应该我陪你回去,到时候揍他个熊玩意。”邹亮亮招呼着他碗口大的拳头,虎虎生风。

黄伟看不过眼了:“没听老板说的,老高更冷静一点,就你那个火爆脾气,说两句话就要动手,咱几个谁不知道谁啊。”

“黄伟,你想练练是不,我这不是替孙哥着急吗。”邹亮亮又亮拳头了。

高玉宝直接嘀咕了一句:“估计你脑子里也全是肌肉。”

说归说,吐槽归吐槽,但几个人心里都很有感触。

这回一口气出去了十天,刚从外地回来,虽说看了很多外边的花花世界,可不管精神还是rou-体,还是累,很累!

一大家子晚上直接去蓝海点了两桌,都没有喝酒,吃完饭后,孙庆德和高玉宝先开车把老板一家人全给送回了花山府第后,他们俩由高玉宝开车,直接走高速去了宁阳。

徐菲看着他们开车离开了,还以为要出去买什么东西,就问尚富海:“都这个点了,你还让小孙他们去买东西?”

“买啥东西,孙庆德他家里有点事,回去看看,行了,你这段时间也没怎么休息好,早点睡觉去吧。”尚富海说着话,已经搂着她肩膀往二楼上走了。

博城到宁阳有300公里路程,正常开车差不多4个小时就能赶到。

孙庆德心里着急,一路上他提了三回想由他来开,高玉宝都不放心他这个状态下开车能不出事,说什么也没同意,但还是把车速往上提了提,匀速在130左右。

七点二十左右从博城出发,晚上十点四十就到了宁阳。

下了高速后,高玉宝问他:“老孙,再去哪里?”

“再去哪里?”高玉宝眯着眼睛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才说:“我记着我妹妹说她在宁阳酒家上班,你导航搜一下先去这里看看,没人的话,我再给她打电话。”

“这个点估计早下班了,你直接打电话问问吧。”高玉宝不想耽误这个时间。

孙庆德一想也对,直接用高德导航搜索了一下,定位后先往那边开着,导航上显示十来分钟的路程,不算远。

孙庆德这边电话一直没打通,他心里这个着急,难不成妹妹这个点了还没有下班?

饭店里都这么忙了?

十多分钟的路程转眼就到了,可迎接他们的是黑灯瞎火和一把铁索横栏在玻璃门把上。

“老孙,这不对吧,是不是这一家啊,人家这都锁门了,早下班了啊。”高玉宝指着锁上的门说道。

孙庆德更着急了,他妹妹孙庆芳还是不接电话,那这是去哪里了?

实际的情况是今天晚上比较往日不是太忙,宁阳酒家十点冒头就下班了,孙庆芳和与她合租的高晓芬回到出租房后,说了会儿话吐吐槽,说了一通大堂经理刘艳红的坏话后就去洗澡了。

女生洗澡就有点麻烦了,她哥孙庆德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孙庆芳还没有洗完。

等她洗完澡,身上围着一条白色浴巾,擦着头发进了卧室的时候,才看到她刚才顺手仍在床上的手机屏正闪烁着,摸过来一看是他哥打过来的。

孙庆芳顺手就接了:“喂,哥,都这么晚了,你还打电话干嘛。”

“芳芳,你现在在哪里啊,下班了吗?”孙庆德问她。

“哥,我早就下班了,今天店里不忙,也就十点吧,开完会我就回我住的地方了,怎么了,你有事啊。”孙庆芳开了免提,继续擦头发。

“呼”孙庆德喘了口气,没事就成。

“我在你们店门口了,我以为你这个点还没下班哪,就直接过来了,你住的地方离这里远不远,不远的话我过去一趟。”孙庆德见不到人,还是不太放心。

孙庆芳一听她哥竟然趁天黑赶过来了,心里很感动,但还是说道:“哥,我这里还有个女同事一块住的哪,这个点了对人家不好,你在店门口等着,我马上过去。”

“算了,你给我个定位,我在你们外边等着。”

几分钟后,高玉宝开车到了一个小区门口,都这个点了,小区门口进进出出的人还是很多,小区旁边的饭店也很多,人不少。

一群人吆五喝六的在那里喝酒,也有人骂骂咧咧的不知道碰上了什么烦心事。

“老孙,这地方挺乱的啊。”高玉宝随口提了一句。

孙庆德没说话,没多久,他就看到他妹妹从小区大门口跑了出来,正在门口那里东张西望。

孙庆德赶紧下车走了过去。

孙庆芳太惊讶了,看看已经走到她面前的哥哥孙庆德,再看一眼她哥刚才下来的那辆白色面包?

孙庆芳本身对车不是太感兴趣,除了常挂在嘴边的大众、福特,奔驰、宝马、奥迪等车,她对埃尔法几乎没印象。

“哥这是找他朋友借来的面包?怎么还连夜赶过来了。”孙庆芳心里有疑问。

孙庆德看到妹妹并没有什么异常后,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芳芳,你现在方不方便,方便的话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咱们连夜回博城。”

“哥,我上个月的工资还没发哪,我得给她要过我的工作起来。”孙庆芳直接说道。

孙庆德说:“就那几千块钱……”

他还没说完,孙庆芳就顶着他说道:“哥,加上这个月的就得六千多块钱哪,不少了,再说那是我辛辛苦苦干活挣来的,他凭什么不给啊。”

孙庆德没和她妹妹争执,直接点头:“那行,你今天晚上先回去休息,等明天我陪你一块去你们店里要钱,他要是敢不给,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孙庆芳一听这是要暴力啊,她赶紧梗着脖子说道:“哥,你要打架啊?那不行,这是犯法的,再说人家有钱,报了警也没人管咱们的,到最后还是咱吃亏。”

zw81200303u

‘尚先生’来电。。。。
“富海,弟妹都生了,你才告诉我们,自家兄弟,你做的过分了啊。”大哥尚富贵说他。

尚富海挠头,那会儿还不就是想在医院里图个清静,要是提前给你们说了,今天这个来,明天那个来的,没完没了了。

“哥,快点去屋里休息一会儿。”尚富海避而不答,转移了话题。

尚富贵摆摆手,说道:“还是这外边好,看看这些花花草草的,心情都不一样,先在这里站会儿,抽支烟再说。”

刚从北河省回来的二哥尚富航也过来了,他刚才又围着别墅转了一圈,凑过来后,说道:“哎,还是别墅好,尤其是富海你这种空间大的别墅,自由不自由的先不说,看着就舒服。”

“哥,你也买套啊,先在有这个钱了吧,我看着博城现在不是又建了两个别墅区。”尚富海撺掇他。

尚富航摇头:“你说的那能算别墅吗,顶多了就是一栋三层小楼,不中不洋的,看着就别扭,更别说只有门口那五六十平的小院子了,白搭,还不如住我现在的大四室舒服。”

黎明波嘿嘿的笑着也凑了过来:“航哥,你说这话就扎心了啊,我现在连个三室还没有哪。”

“抓紧买吧,现在的价格还算可以,再等等还得涨。”尚富海笑着说道。

这话是真的,博城的房价从去年开始涨的有点离谱了,现在西边那片基本都均价过万了,眼瞅着还有往上蹿的趋势。

要是结合博城当地的人均收入做对比的话,这就有点失去理性了。

可话说回来,房地产这东西,什么时候有过理性!

尚富航也跟着点头说道:“波子,你海哥说得对,趁着现在价格还算合理,抓紧换套房子得了,远了不敢说,我看现在这趋势,未来两三年还得涨。”

“嗯,确实是这么回事,拿地价,原材料钱先不说了,我就关注过一个信息,现在一个小工一天都200块钱了,很多时候还找不到人,要是大工、木工那一类的技术工种,至少300、400起步,你说说,人工都这么贵,开发商不得把这个成本给均摊进去。”尚富贵从人工这个角度分析了一下。

关鹏颠颠的绕着别墅跑了几圈,把身子骨给活动开了,他说:“贵哥说得在理,现在人工是真贵,别说干建筑的,我在豫南省那边,刚开始找人帮忙干点杂活的时候,一天少了240块钱都不干,你说说现在这世道,物价涨,各方面都涨。”

“往大了就不说了,就说一说这个馒头吧,以前五毛钱买一个馒头就能吃饱了,现在,嘿!馒头还是五毛钱一个,可那破玩意用手一攥,没东西了。”

“鹏鹏你这个例子举得很好,基层民生都这样了,剩下的就更别提了,以后还是买面自己蒸馒头吧。”尚富贵朝他竖了个大拇指,也顺便调侃了一下。

尚富海问二哥和表弟:“哥,鹏鹏,你们在北河省和豫南省那边都怎么样了。”

听到堂弟问起这个事来,尚富航笑呵呵的点头:“放心吧,北河省那边挺好的,别的不说,许市长还是很支持我们的工作的,现在宝顺物流这边进境喜人,我们紧赶慢赶的,算是完成了基建这块的工作,下一步就是等着设备买来后,安装设备了。”

说起这个事,尚富航又笑着说道:“富海,得亏你当时眼光犀利啊,别的先不说,光是咱们买的那块地,按现在的市场价算,就翻了三番了,啧啧,这算是提前把基建的投资给赚回来了,相当于白捡了一个物流仓储,多爽!”

“嗨,也就那么回事吧,运气好赶上了呗,合该大哥二哥你们赚钱。”尚富海没有居功。

没那个必要,地就那么一块,再赚还能赚多少,都有上限的,更何况国家既然设立了新区,它肯定不可能看着谁囤地炒地皮,要不然,还整这个新的试验区干什么。

还开发实验什么新的模式。

另外,那块地是用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的名义买的,其所获收益也有大哥二哥他们的一部分,尚富海这么说没错。

尚富贵和关鹏兄弟俩呵呵的笑着,他们就属于躺赚的那一类,虽然现在在宝顺物流所占的股份更少了,可搁不住公司的体量大了啊,真正算下来,他们所获得的的收益更大。

“忘了说件事了,鹏鹏,宝菲便利店的张兆军张总应该下个月就去豫南省那边支持工作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多交流一下。”尚富航提起了这个事。

他说:“我和张总在一块待了也小半年了,不管在公司的管理,运营,投资战略,还是其他方面来说,他这个人都很娴熟,某些方面可以说精通了,到时候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直接问他。”

“真的啊,我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能盼个人过来了。”关鹏挺高兴的。

虽然他是负责宝顺物流的,张兆军是负责宝菲便利店的,可这两家企业之间的纵深关联很深,他们相互之间也有很多交流。

尚富海也知道张兆军要去豫南省主持工作的事情,北河省这边大体上稳固下来了,剩下的找别人过去做好维稳工作就行了。

尚富航看着表弟高兴地样,实在不忍心打击他,但想了想,还是说道:“鹏鹏,也别高兴地太早,我听张总的意思,他也就过去几个月的时间,等那边稳定下来之后,他还会去其他地方开拓新的市场。”

说起这个,尚富航一脸的佩服表情:“你们还别说,张总的能力真没的说,和他一比,我感觉我自己什么都不会了,等瞅个时间,我真得要去找个大学好好学点东西了,要不然,等以后公司越来越大了,那个时候就跟不上趟了。”

这不但是他的心声,也是尚富贵和关鹏的心声,不过老大哥尚富贵年龄大了,再加上他基础学习知识就比较匮乏,他倒是不去想着谋个高学历什么的了,就像学点和公司运营相关的理论课程。

关鹏还年轻,他现在也比去年成熟了很多,也不再莽撞了,想着充实一下自己,在将来好能够获得更多的回报。

尚富海听到二哥的这个想法,他说道:“哥,我最近有打算给我们宝菲集团这边的中层管理以上的人员分批进行封闭式培训,要不要到时候给你们说一声。”

尚富贵听得有些意动,他问:“都学习什么啊?”

“无非就是企业的精益管理,目标导向,战略运营这几个方面吧,学的再细分领域也不是一两个月能完成的事,你们说是不是。”尚富海举了几个例子。

哥几个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是这么个理。

学知识从来都是一点一滴的积累,一口吃成个大胖子的事是从来都不存在的。

黎明波觉得有点头晕,怎么哥几个刚才好好的商量着他要买房子的事情,转眼间就从公司运营跑提到加强管理层学习的事情去了。

这个转变也忒快了点,他这个学历文化水平更低的,直接撵不上了啊。

“贵哥,航哥,海哥,你们给个建议,我现在换房子的话,去哪里买好点。”黎明波问道。

他决定自己把话题给掰直了。

哥几个对他买房的事还是挺上心的,想了想,尚富海说道:“我记着橡树湾小区还有二期三期的吧,这么长时间了,也一直没怎么关注,二哥,你清不清楚,那边卖的怎么样了。”

“我也没去问啊,富海,你以前的时候不是还留了个那边业务员的电话来着,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

“哎呦”

尚富海反手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额头上,他说:“二哥说得对,你不提,我都快忘了这一茬了。”

接着又在那里嘀咕:“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尚富海直接给忘记了,他寻思输入橡树湾试试,早忘了当初备注的什么名了。

没成想,还真让他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备注‘保利橡树湾薛莹’的电话。

他给哥几个看了一眼,接着问黎明波,说:“波子,你到底买不买,要买的话,我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别的不敢说,价格肯定是会给个优惠的。”

到了这一步,黎明波略微有些犹豫,最后想到闺女也大了,家里要是来个人的话,那套两居室的就不顶用了。

他说:“买,海哥,我买。”

说到这里,他又想起点事来,问小舅子关鹏:“鹏鹏,你买不买,要不然咱俩一块换了得了。”

关鹏就显得潇洒多了,他点头说道:“好啊,我正想着换个地方住住,姐夫,那咱俩一块买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尚富海心里有数了。

下一刻,他用大拇指一点,拨出了保利橡树湾销售顾问薛莹的电话。

另一边,保利橡树湾售楼处,薛莹正在和手底下的员工讨论关于三期房子的销售工作该怎么展开。

正谈到是不是要搞一个团购促销之类的活动时,她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翻开一看,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尚先生’的三个字。

zn03251zxs

最后的王国女主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娇俏可爱的古言

更新时间:2021-06-25 08:15:52

最后的王国女主最新章节列表
第214章 2020清远sn论坛论坛论坛
第326章 女主穿越养婴儿佐助
第666章 女主穿越跑男男夫妇
第595章 女主重生之九尾天狐
第940章 品茶论道晚会
第935章 韩娱小说女主玛丽苏
第366章 С˵ص峯ʵ
第094章 女主练邪功小說
第034章 男主坏坏的女主随便
最后的王国女主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女主是江南水乡小说
第2章 女主穿越到纯男人世界
第3章 女主苦追男主宠文
第4章 ܾС˵
第5章 Ц崩С˵
第6章 女主白小妮小说
第7章 穿越火影女主姓旗木
第8章 男主是女主教官的宠文
第9章 女主是反派卧底
第10章 昌邑桑性息
第11章 男主很坏女主很懦弱
第12章 情剑天下 女主
第13章 品茶图片及优美诗句
第14章 女主军医 男主队长
第15章 品茶论道的诗句
第16章 女主叫无双男主姓萧
第17章 穿越女主小雨妖妖
第18章 捂住女主的嘴
第19章 女主大学结婚
第20章 С˵ȫ
第21章 女主很能生文
第22章 一个人静静的品茶句子
第23章 女主侦探异能
第24章 长沙品茶什么意思
第25章 女主很疯狂_病骄
第26章 女主贪财的现代宠文
第27章 女主重生男主是舅舅
第28章 女主是明星的重生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20章节
第877章 韩娱小说女主尹恩惠
第878章 迷失在一六二九女主
第879章 女主姓姜的重生小说
第880章 透视高手有几个女主
第881章 广州品茶群
第882章 保护女主的快穿
第883章 ԽӪС˵
第884章 女尊文男主背叛女主
第885章 hp狼人女主
第886章 玉饰塞女主的小说
第887章 周口品茶
第888章 泡走女主白月光下载
第889章 小说女主花心蕊
第890章 女主失去男主的小说
第891章 快穿女配女主姓周
第892章 女尊男主傲娇
第893章 吐槽重生后的女主
第894章 男主书房不许女主去
第895章 快穿之女主掰弯女配
第896章 庐山sn论坛论坛论坛
第897章 快穿女主含斗罗大陆
第898章 ƪС˵Ƽ
第899章 男主要离婚女主做梦
第900章 女主是植物系召唤师
第901章 女主采阳补阴小说
第902章 仙鼎煅神有几个女主
第903章 仙之极道有几个女主
第904章 女主盲人的小说
架空历史相关阅读 More+

深圳各区品茶网论坛

包租东

女主大唐穿越陆小凤

猫猫狼

鹿晗女主小说

非优

桂林夜生活sn论坛论坛论坛

步棠

女主把男主告上法庭

涂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