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做首饰的小说

女主做首饰的小说287万字023525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做首饰的小说》: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女主做首饰的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是国民初恋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20 20:15:14

女主做首饰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第418章 丁小雨原创女主
第745章 女主夏竹溪
第552章 品茶品人生的精美句子
第903章 女主发家致富的重生文
第067章 小说叫女主阿喵
第750章 女主设计师的宠文
第065章 女主重生外国人收养
第302章 穿越文女主很强
第982章 女主出狱之后小说
女主做首饰的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男主女主都是富二代
第2章 喀什品茶
第3章 女主两次穿越过去
第4章 女主穿越到古代姓苏
第5章 辛安女主小说
第6章 女主穿越小说合集
第7章 宿迁sn论坛论坛会所
第8章 综漫 女主会言灵
第9章 男主诱骗女主的小说
第10章 女主自卑离开男主
第11章 ƻûС˵
第12章 女主穿洪荒男主通天
第13章 大主宰的女主的头发是银色的
第14章 主女主胸大的小说
第15章 男主变态打女主
第16章 小说女主受刑
第17章 女主静的
第18章 惜花芷女主是穿越吗
第19章 火影之邪帝降临女主
第20章 女主失禁肉文
第21章 诸神的黄昏女主
第22章 女主叫阮阮男主姓顾
第23章 我成了女主他妈
第24章 hС˵900ಿ
第25章 女主重生变态文
第26章 猎人飞坦bg女主强
第27章 女主四个姐姐
第28章 启东sn论坛论坛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735章节
第877章 李云朵小说女主
第878章 小说男主凌女主浅浅
第879章 快穿妖妃女主
第880章 女主青柠重生
第881章 撒旦向女主复仇小说
第882章 ȮҹͬС˵
第883章 女主小姐妾 Y鬟妻
第884章 С˵
第885章 快穿女主本来就是妖
第886章 女主是未婚妻的小说
第887章 与朋友一同品茶的句子
第888章 御女心经女主
第889章 醉品茶城
第890章 赞美品茶的场所的句子
第891章 女主之前是囚犯
第892章 女主做任务系统文
第893章 女尊之妻主很有钱
第894章 女主温柔的修炼
第895章 关于女主无双的小说
第896章 重生作皇帝女主
第897章 女主薄九是什么小说
第898章 品茶的图片泡茶的图片
第899章 女主是墨清颜
第900章 йС˵
第901章 女主学霸文 小说
第902章 关门放肉文女主下载
第903章 死神同人女主是队长
第904章 贵阳品茶qq群推荐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 More+

韩娱女主作曲

水无波

黑女主gl

薛朋义

女主锁手铐小说

帘霜

星际未来女主强文

孤独世纪末

女主重生读书校园

末日战神

女主重生性格霸气

郭景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