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第二春小说

女主第二春小说894万字621213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第二春小说》: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败走麦城,还是战略性转移?。。。。
“安总,你说的是豫南省新城的那位于老总?”尚富海点头,满腹感慨:“那是零售商圈这股泥石流里的一股清流啊,以前还有个信誉楼能和它们比服务,现在白搭了。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年龄大的人讲情怀,是这么个理。”

“嗯,胖东来商贸在那边很有民间基础,老板,我个人认为,咱们是不是先撤回一部分在豫南的投资,考虑一下苏省或者徽省,扩大一下咱们的内三角区域。”安晓辉提出了这么个建议。

说起这一块的时候,安晓辉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不自然,不管怎么说,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表示他从心里有败退的趋势。

尚富海瞅了他一眼:“安总,这是败走麦城?”

事实虽然确实是这么回事,可不能这么说啊,安晓辉猛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老板,咱们这是战略上的转移,当初制定发展战略的时候,存在了一定程度上的误差,不过苏省本来就在咱们的计划考虑范围之内,我认为短时间内,咱们应该把有限的发展资源放到更多的区域,而不是在豫南省这里死耗。现在在豫南省这边发展的不错?”尚富海并没有正面答复他,而是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在那边确实发展的很好,和宝菲便利店这种线下渠道相比,易购网已经是全国知名的网购平台了。现阶段来说,并没有发展成为全网性的网购平台。购平台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并且在去年的双十一网购节上一举缔造了平台销售前三的亮眼成绩,也因此让全国的王敏都知道了它的存在。这一次随着宝菲便利店线下渠道的铺设,顺带着再豫南省境内跟着扎根了,它一经开通了剩下类和快消品的售卖渠道之后,豫南省30岁以下的年轻一辈忽然发现了这么个‘极品宅’和‘懒汉堕女’属性的网购平台,他们连买菜卖肉等等这一类的事都不用出门了,直接在易购网上下单,在家里等着就行。的派送速度确实没的说。购主要群体支柱中一举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现在确实在豫南省这边的年轻群体中发展的很不错。的成绩,他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宝菲便利店在豫南省的发展按计划进行,先把线下店面给铺展开,胖东来确实在这里赢得了口碑,但是我相信咱们宝菲便利店的口碑也不差,他于老总能够做到的,咱们也一定能够做得到。”

说到这里,尚富海停顿了一下,看了安晓辉一眼,发现他在认真的听着,又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他当初能做到的事情,咱们宝菲便利店凭什么做不到,它培养了老一辈的用户情怀和习惯,那咱们宝菲便利店就培养新一代的客户情怀,线下不好培养,索性就培养线上的!”

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尚富海掷地有声,声音很有力量。

“老板,可是这样的话,这边占用的资金短期内很难能够回本。”安晓辉也有他的考虑。

他是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他得对宝菲便利店的投资成本和年度经营状况负责,明知道会产生亏损的情况下,他做不到视而不见。从来都是一家,你明白吗?”

大道理都懂,尚富海作为宝菲集团的老板,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可在安晓辉眼里,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背后的母公司京城易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两个单独的个体。

但老板这么说了,他哪怕心里有自己的算盘,暂时也得忍着。

下一刻,他点头,轻声说道:“老板,我明白!”

“嗯,明白就好,不单是安总你这边,回头我也会找宋总聊一聊这个问题,我们不能片面的考虑公司在豫南省的投资和发展规划,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个倾向性不可取!”

说完了这些以后,尚富海话风陡然一转,接着说道:“不过安总你刚才说的也对,宝菲便利店还是要求发展的,短期内在豫南省这边看不到利润空间的话,咱们的投资倾向性就到此为止,安总通知在豫南的张总一声,马上考察徽省和苏省这两个地方,看看哪里更合适下一步投资。”

“好,我等会儿就给张总打电话沟通。”安晓辉上一刻还以为路给堵死了,却没想到尚富海又给了他一个惊喜。为最终核心目的的,你去找宋总,找她说明这件事,就说是我说的,让易购网给宝菲便利店补足了这一块。”

“老板,这不好吧!”安晓辉心里更高兴了,他心说,老板果然还是向着宝菲便利店的。

但这么给宋总说,明显就是存着分好处的心思去的,他和宋总好歹都是宝菲集团旗下的几大巨头之一,大家总归有相见的时候,直接这么搞,他抹不下这个脸面来。总归是有外来人的,红杉资本,海纳亚洲,建银国际,华联控股,凭什么好处要全落给他们,亏损由咱们自己来承担,安总,宝菲便利店才是完完全全属于宝菲集团的,这是核心!”尚富海叮嘱了一遍。

他这么一说,安晓辉心里就更有底气了,莫名的一股自信心从无到有诞生了,很玄乎的感觉。

“老板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聊完了宝菲便利店在豫南省发展受挫的事情之后,安晓辉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心里还挂着和张兆军联系,改变投资战略的问题,他没再耽搁,就直接离开了尚富海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尚富海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放松,反而越发凝重了。

安晓辉刚才汇报的事情暴露了一个问题,他们宝菲便利店还是底蕴不足,暂时还是没有足够的软实力和硬实力去与这些老牌零售商贸硬刚,这个事实让他认识到了宝菲便利店的不足。

但尚富海也不是轻易妥协认输的人。

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宁可赔着钱也要把宝菲便利店的线下渠道给建立起来,扎下这根钉子,把易购网给供养起来。目前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还是属于他尚富海的,这无非就是个左右手的问题,谁都不可能舍弃。

其中一只手有明显壮大的趋势时,另一只手可以作为辅助出现。

安晓辉回到四楼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立马就给还在豫南省的张兆军打了个电话,两个老爷们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

他们俩在电话里交换了各自的意见,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就下一步的发展调研做了一个详细的明细出来。

安晓辉是不想再发生豫南省这样的事情,这让他觉得在老板那里丢了大面子了。

毕竟宝菲便利店是他全权负责的。

“张总,有什么情况,有什么需要的,你及时给我打电话。”安晓辉最后说道。

自安晓辉走了以后,尚富海这里陡然变得清静起来,一直到下午三点半,除了中午和韩正宇一块荡悠着去餐厅吃了顿午餐之外,在没有其他人来过。

尚富海忙碌惯了,每一次来集团办公大厦这边,哪回不是忙成了狗,可这次清闲下来突然有些不适应了,他还觉得有点邪门。

与此同时,在东云老家,尚勇和周秀梅开始分别通知家里的亲戚。

给他们定下了17号周六在东云聚聚。

作为周秀梅的大侄子,周鑫鸿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他从二姑这里确认了表弟周六回来的事情后,想了想,还是给宋明晨发了条信息。

宋明晨收到了了周鑫鸿的这条信息后,他特意给东云的前任书记,现任市里的常务副市长秦路民打了个电话,两位曾经的搭档闲聊了一会儿后,宋明晨看似无意识的说了句尚富海有计划周六回东云。

然后就漫不经心的和秦路民聊完挂断了电话。

尚富海可不知道就因为他应母亲的要求,要回东云让儿子和老家的亲戚见个面,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尚富海盘算着周五回去的时候,是高调一点好,还是低调一点好。

他也是闲的,连续两天都没有什么工作要忙的,尚富海的思想都开始发酵了,总想着找点事情来干,一旦停下来就

zn03251zxs

女主第二春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穿越之我不做女主

更新时间:2021-06-25 09:09:26

女主第二春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第724章 女主把男主当床伴
第776章 女主软妹易推倒小说
第721章 哈尔滨洗浴按摩sn论坛论坛论坛
第756章 סС˵
第280章 亡灵进化系统女主
第380章 女主是的蛋十个男主
第718章 放的开的女主
第677章 蛆蝇尸海女主
第225章 女主白飞飞的同人
女主第二春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陕西品茶资源
第2章 栖霞熟女资源交换吧
第3章 女主是隐无双的小说
第4章 读档98女主
第5章 女主是军嫂靠
第6章 男主神经病偏执于女主
第7章 品茶图片 真实
第8章 现代女尊男主傲娇
第9章 男主以为女主死黑化
第10章 黄蓁蓁女主
第11章 女主渣化之路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女主被劈腿雷劈穿越
第13章 女主留学靠美食
第14章 女主丑颜的小说
第15章 女主是王妃被休
第16章 女主是眉纱御寇
第17章 女主快穿怀孕
第18章 女主你这么帅
第19章 女主跟女二抱错小说
第20章 女主空间修真文
第21章 女主搞笑玄幻小说
第22章 女主姓苏的小说重生
第23章 ֣С˵ϼ
第24章 女主是魔神的女儿
第25章 ÷С˵
第26章 韩娱之炫 女主
第27章 女主是洛天依的小说
第28章 品茶的心境品人生作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916章节
第877章 斗罗大陆2女主
第878章 男主王爷是女主夫子
第879章 女主是芍药妖的小说
第880章 女主与老板相亲
第881章 夜生活之霞姐传奇百度云
第882章 女主穿到民国时期
第883章 女主为果儿的小说
第884章 灵异警事女主
第885章 女主变态神经
第886章 全息网游女主生活玩家
第887章 梦幻重生女主
第888章 女主是妖魔鬼怪的文
第889章 女主有心脏病的古代
第890章 女主 身上媚香
第891章 林薄情女主小说
第892章 金华品茶
第893章 女主胸很大的小说
第894章 女主有男朋友被抢来的
第895章 重庆品茶
第896章 小说女主宁儿
第897章 柯南里最挫女主
第898章 咸鱼翻身记 女主
第899章 夏日品茶的精美句子
第900章 小说女主江小宁
第901章 男主很宠女主的古代小说
第902章 女主很色的色文
第903章 品茶大师图片
第904章 女主乱世19楼
架空历史相关阅读 More+

女主姓薛的古言宠文

迷惘书童

女主江一燕的小说

笑溪溪

女主重生放弃

寒气阵阵

男主被女主误会杀父

茶叔

女主有悲惨的过去

若儿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