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的h武侠小说

女主的h武侠小说379万字834473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的h武侠小说》: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of steps, and again up steep rugged ascents of stone and brick,

20克金条。。。。
()找到回家的路!

尚福海直接看向了台下的马依琳,此时此刻马依琳仿佛也有所察觉,她有些激动,尚福海冲她眨了眨眼睛:“我当初对她说,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我会无偿将我3%的股份赠送给她,她就是我们宝菲自助餐厅的总经理兼法人马依琳女士,有请!”

“我……”马依琳刚才也想过会是这一点,可此刻真的落到她身上,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身边的其他高管们都带着祝福让她上台,与此同时,他们心里也剧烈的澎湃起来,今天是马依琳,明天会不会就是他们。

要知道当初尚福海也曾经对他们许诺过,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给他们一些派克科技的股权。

至于今天参加年会来看热闹的人不了解马依琳对宝菲自助餐厅的贡献到底有多大,可是他们知道一笔账是这么算的,刚才尚福海还在说宝菲自助餐厅今年三家店的盈利是3.4亿人民币,如果按照这个去划分,那么是不是说其中的3%,即1020万是属于马依琳的哪,她这就成了身价过千万的高管了?

应邀而来的媒体们把相机疯狂的对准了这个正在登上舞台的高雅女人,这是又一个爆点。

舞台上,尚福海看着身边的徐菲,他突然说:“老婆,我今天把钱给分出去了,你会不会心痛。”

“哈哈……”

徐菲也很配合的用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好多钱哪,我真的好痛。”

说完后她话锋一转,突然又说:“不过如果这些股份是分给马姐姐,那么我同意。”

同意!

她同意了!

马依琳从志愿者手里接过一个麦走到了舞台中间,在徐菲身边站定,她岔开双手和徐菲做了个拥抱,轮到尚福海时,尚福海双手都岔开了,她只伸过一只手去:“老板,谢谢,谢谢!”

真正到了这一刻,她才感觉自己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的付出,曾经被各种压力愁的掉了多少头发,都值得了!

“我想在这里说一句,我很感谢我的老板,是他给了我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样也是他给了我足够的信任和足够的包容,他容许我去试错,所以如果未来允许,我会一直在宝菲自助餐厅做下去,一直到它开遍了国内的每一个角落……”

针对宝菲自助餐厅的介绍到此为止,马依琳说完她的感慨后就下去了,徐菲也跟着他一块下去了,剩下的是属于尚富海和其他人的荣光。

而针对宝菲自助餐厅这一块,尚福海并没有说这三家店的实际盈利有多少,去年的支出又是多少,他觉得此时此刻说那些都没有用,有什么意思,说了又有几个人能听懂,他们只要知道自家餐厅去年挣了多少钱就好了。

即便是如此,3.4亿营收这个数字还是把一大波人给轰趴下了,台下所有属于自助餐饮这块的员工都跟着骄傲和自豪着。

而其他区块的事业部员工也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像那些优秀员工的家属,此时此刻他们想的是公司还招人吗?

跟着真正能挣钱的公司才会觉得有安全感,至于这3.4亿的营收里利润是多少,他们不会去考虑的。

像关联合作方和张一鸣、王琼这样的大佬们,也都受到了不小的震动。行业这种‘泡沫化’和‘共识度’承担起的估值不一样,尚富海介绍的这是实打实的实业收入,而且从刚才大屏幕上的播放内容来看,去年的三家分店仅仅只有博城分店是从年初元旦开始营业的,而剩下的济城店是4月份开业的,杭城店更是十月国庆小长假期间开业的,就是这么三家店竟然还拿下了3.4亿的营业额,任凭谁看了都知道这里边的含金量有多大,如果依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他们明年又是多少?

翻倍还是更多?

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这只是三家店的营业额,那么像尚福海刚才说的他们的第四家店已经快要营业了,今年难道只会止步于这四家店吗?

很显然不可能。

是以在这个时刻,台下很多人心里都开始盘算起来。

紧跟着尚富海继续说:“刚才我说过,在宝菲自助餐厅的成立上,我感谢了三个人,那么我接下来再着重说一下我刚才感谢的第二个人,他就是安晓辉先生,同时他也是我集团公司旗下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

接着尚富海又抬胳膊指向了背后的大屏幕,跟着他的手势变化,大屏幕上重新出现了几组数字。

“21,1100,68,9000,54,24.87,27”

当这几组看起来毫不相干的数字一列全部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尚富海开始问:“我想问一问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们的公司高管之外,其他的还有人知道这几组数字是什么意思的吗?”

像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安晓辉第一眼就看明白了这几组数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可正是因为看明白了,所以他更加为之骄傲,为之自豪,这是他和他们所有团队共同努力,所取得的成绩,毋庸置疑!

“老板,说出来有奖励吗?”

台下的人群中乱哄哄的,然后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句,现场瞬间出现了几秒钟的安静,接着一个个都瞪眼看着舞台上那个光环缭绕的男人。

“当然有。”尚福海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数:“一,二,三……七,这里一共有七组数据,你只要能说出4组数据代表的意思来,我就奖励给你一条10克的金条,敢不敢要。”

“我!”

钱壮英雄胆啊,尚福海这边刚说完,舞台下瞬间站起一个人来,生怕尚福海看不到,他还举起了胳膊,这一下他在人群中就显得很扎眼了。

“来,你上舞台上来,大声的告诉所有人,这几组数字都是什么意思?”尚福海说。

这个人也不怯场,‘蹬蹬蹬’几下跑到了舞台上,他从旁边的志愿者手里接过无线麦,然后……

“等等,先给大家伙介绍一下你自己。”尚福海脸上带着坏笑,打断了他。

王朔也挺郁闷的,但对面的是老板,他不敢太跳脱:“大家伙,我叫王朔,我是宝菲便利店的一名先驱工作者,意在为宝菲便利店开疆拓土,我很高兴能身为宝菲便利店的一份子并且站在这里,我祝愿宝菲便利店在未来能够开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牛皮吹得,尚福海都有些hold不住了,底下像李传青、张一鸣、王琼这些大佬莞尔一笑,都没当真。

底下的安晓辉强忍着要上去暴揍王朔一顿的冲动:“小王八蛋,口无遮拦,别让我逮着机会。”

“老安,还是你厉害啊,这员工的教育杠杠的。”

“嘿,这小伙子有意思,有朝气,是个好料子。”

“老安,还行不行了,不行的话把他放到我这边跟着跑业务去吧,就这嘴皮子溜得,我对他有信心。”

不理会底下几个同僚的调侃,安晓辉心里都想好了,要是真说不上来,光凭一张嘴炮,年会完事了他就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舞台上尚福海也笑了:“王朔,好好干,我看好你。”

这一句话又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很多人暗暗拍自己的大腿,捶胸顿足,竟然还能这么出风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这么玩。

王朔倒不是奔着出风头来的,他沉下心思后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舞台下的众人也都屏息凝神了:“我想21应该是宝菲便利店最早同时期开业的21家连锁店”

“我记得这21家连锁店当初一同开业的时候,21家连锁店当时最高的销售记录是1100万”

没去例会说的对不对,王朔继续往下说:“68应该是去年国庆节又同时开业了47家连锁店,加上21家老店一共是68家”

“我记着去年国庆节的第二天,我们68家便利店的销售总额突破了9000万,国庆期间我们5天的总销售额突破了4亿元。”

“24.87我不知道,但是最后这个27我知道是我们宝菲便利店在济城又一举拿下了27个重点社区的门店,这个事是我带人去做的,所以我大胆的猜测,刚才的这个24.87会不会是我们宝菲便利店去年的销售总额24.87亿!”

“喔……”

“天哪天哪,我没听错吧,宝菲便利店有这么厉害?”

随着这7个数字的解读,便是张一鸣和王琼都惊呆了,想李传青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那个小子不声不响的就干下了这么大的事情?

再说像许中友这一类政府官员,在来这里之前,他其实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可真正在现场听着舞台上的人把他解读出来之后,他也有些震撼。

尚福海惊讶的看着这个叫王朔的小伙子,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宝菲便利店最早负责开拓博城城市外区县渠道的几个人之一吧,很好!

“王朔,你很好,很有心,你全部都说对了,不过我真的还不知道济城的27家点是你这个小子带头给拿下的,你很棒!”尚福海接连不断的赞叹,然后一挥手:“志愿者在哪里,给我们的工程拿上一根20克的金条过来。”

老板就是这么任性,这奖励瞬间就涨价了,妥妥的看心情。

zn03251zxs

女主的h武侠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是鬼男主捉鬼

更新时间:2021-06-25 09:35:38

女主的h武侠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第606章 贴身高手徐涛女主
第227章 品茶图片 意境手绘
第311章 女尊男主妖孽 下载
第455章 穿越女主多才多艺
第126章 女主是苏凌雪的小说
第596章 修真重生小说 女主
第617章 品茶的感受和意义
第875章 ᰮС˵
第939章 女主穿越赵敏的小说
女主的h武侠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品茶的诗句及解析
第2章 常州模特网
第3章 女主系统变娇软
第4章 女主穿越小李飞刀
第5章 女主重生类小说现代
第6章 女主与扶苏
第7章 穿越小说女主花芷
第8章 描写品茶的句子100字
第9章 女主二婚男主外国人
第10章 同人女主吐槽
第11章 女主与鸿钧相爱
第12章 女主慕雨的小说
第13章 男主用女主东西
第14章 女主方箐小说是哪部
第15章 描写品茶看书的句子
第16章 黑暗魔法小说是女主
第17章 超级兵王女主处女
第18章 男主表面不喜欢女主
第19章 女主类长篇完结小说
第20章 品茶交友的心境品人生句子
第21章 女主重生玄幻完结小说
第22章 天庭女主
第23章 品茶的暗语约的都是什么鬼
第24章 女主大人求抱大腿
第25章 女主是暴露狂
第26章 女主金叶子小说
第27章 女主招夫小说
第28章 女主异能小说九尾狐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75章节
第877章 女主是大魔王叫玉衡
第878章 女主总被欺负的小说
第879章 小说女主紫冰凝
第880章 女主教智障男主亲吻
第881章 sn论坛论坛会所室内设计
第882章 女主百毒不侵的小说
第883章 小说女主冥月
第884章 女主重生竞技文
第885章 女主救男主受重伤
第886章 描写品茶
第887章 女主被闺蜜背叛重生
第888章 女主莞莞小说
第889章 无敌天下的女主
第890章 女主快穿蔡徐坤同人
第891章 女主很忙全文阅读
第892章 女主有很多人爱
第893章 穿越女主海贼王山治
第894章 女主成为植物人
第895章 小说女主兰芷
第896章 女主是唐妙的小说
第897章 女主幸村精市h
第898章 日在火影女主
第899章 正确的品茶步骤是什么?
第900章 圣天狐女主
第901章 女主本是千金但被抱错
第902章 女主是南方人的宠文
第903章 黑化女主快穿
第904章 武冈熟女【楼】凤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 More+

女主是三流小明星

一坨狗

女主女扮男装很像

斤朝

综漫女主撩汉np

低空飞行

金鳞化龙传女主

乔笑笑

ŮС˵bl

郝帅帅

女主重生被继母捧杀

郭景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