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生活卑微的小说

女主生活卑微的小说264万字079787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生活卑微的小说》:


C轮融资。。。。
孙庆德很认同的点了点头,他能证明老板兜里确实比脸上还干净。

可特么最根本的问题是,他老板的钱基本都存银行了,要么就是拿去投资了,就连他象征性带着的钱夹子都在自己这里放着,他兜里不干净才怪了。

对于他老板尚富海刚才那番伤春悲秋的感慨,正在开车的孙庆德,压根不想去反驳什么,他老板这纯粹是闲的。

话说回来,你一个全天营收几百万甚至过千万的人,竟然去羡慕外边那些一天几百块钱的,是不是闲的慌了!

一行开车到了酒店之后,尚富海给洗了把脸,收起了长途跋涉后的疲惫,他从孙庆德那里要过来自己那部对外办公的电话,一看未接电话满了。

尚富海也没再去看到底是谁给自己打的电话,他直接给梁汝波打了个电话。

“老板,你回来了?徐总没事吧!”梁汝波问道。

他是知情者之一,听到了一些消息,但涉及到老板的家庭私事,他没去打听,这几天,他也没再去打扰尚富海。

尚富海嗯了一声,说道:“还好,虚惊一场,老梁,我走的这三天,京城这边怎么样了?”

“老板,太忙了,说的夸张一点,我这三天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梁汝波开始诉苦。

尚富海确实能从梁汝波说话的时候听到他嗓音嘶哑的声音。

“老梁,这几天辛苦你了!”尚富海说道。

梁汝波听完后,心里很受用,不怕干活,就怕干了之后,老板还不知道。

“老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梁汝波说。

尚富海笑着问他:“明天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吧!”

梁汝波点头:“都准备好了,在凯迪利大酒店的顶层综合会场,明天早上十点前,所有有意向参加本次融资的资方都会赶到那里,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在八点半之前赶到,整理好会场。”

这是他前两天刚定下来的,本来是要给尚富海汇报一声的,但尚富海那两天回博城了,他就没再打扰尚富海,自己做了决定。

再说这个事也不大,在哪里都行,哪怕是在京城派克科技的公司里也行。

尚富海皱眉,头皮涌动,牵动了耳朵附近的肌肉,以至于他的耳朵也跟着抖动了两下。

“凯迪利大酒店……哦,我想起来了,今日头条d轮融资的时候,就在那里了,是吧!”尚富海问他。

看到梁汝波点头后,尚富海喜上眉梢:“好,很好,那个地方不错,是我的福地,这回能不能借今日头条的东风,咱们也来了高报价。”

这个说不好,梁汝波也不敢夸这个海口。

110亿美金,闹着玩的啊!

不过一想到这个数字,确实很激动,梁汝波心里也隐隐然有点儿期盼,他也渴望自己能做出更漂亮的成绩单。

只有这样,他才能拿到更多的股票期权。

这个晚上,梁汝波彻夜难眠,他老婆蒋慧文一直在劝他,让他别这么紧张,可梁汝波就是平静不下来。

对梁汝波来说,他是好不容易熬到了22号天亮,六点多,梁汝波就起来了。

一晚上没睡好,精神头不太足,他还特意去洗了个澡,雾蒙蒙的热水从皮肤上掠过,顿时感觉就不一样了,精神头倍足。

忙完之后,梁汝波对他老婆说道:“慧文,我先走了,今天还是得麻烦你去送果果上学了。”

蒋慧文撇嘴:“说的你好像送过果果上学一样,老梁,我得说你两句了,你这个爸爸当得真的很不合格!”

梁汝波更惭愧了,啥也不说了,说得越多愧疚越多,他赶紧溜之大吉。

另一边,尚富海整个晚上都睡得特别好,他连个梦都没做,自然醒过来的时候,从床上做起来,就看到外边天亮了。

尚富海精神倍儿棒,洗漱过后,招呼了孙庆德一声,让他直接开车带着自己去了凯迪利大酒店。

到地方后,随着酒店服务员的安排把车停好后,尚富海看着凯迪利大酒店这个熟悉的招牌,回想着上一次也是在这里,自己放弃了跟投,但是反而从杭城德华投资的康有德和严如华二人手里把他们所持有的今日头条股份给买了过来。

一想到这个,尚富海就忍不住想他提前把王琼和沈南鹏的目标给截胡了,这在当时犹如虎口拔牙,还特么成功了,爽啊!

“庆德,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地方也算是我的福地。”尚富海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把孙庆德给听得云里雾里,他不明白老板这是在打什么玄机。

尚富海也没等他回应,就带着他直接进了酒店,通过直梯,上了凯迪利大酒店的顶层。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连路线都这么熟,到了顶层这个好话会场门口,孙庆德已经提前过去给他推开了半掩着的门。

“都给我机灵点,等会儿各个你们耳熟能详的大佬就都过来了,你们要记住,你们每一个人都代表着派克科技有限公司的形象,坚决不能给公司抹黑。”梁汝波正在会场里大吼着训话。

看到有不积极的,他马上就过去训斥一顿,这个时候的梁汝波可不会客气,训话的时候也不会委婉,有的员工受不了委屈,眼睛都红了。

会场里的桌椅自然由酒店的服务员帮忙安排。

梁汝波这会儿正背对着门口,他忙的根本就没空去关注别人了,还是有现场的员工提醒了他一声,梁汝波这才看到尚富海已经站在他身后了。

“老板,你这么早就过来了。”梁汝波很惊讶。

尚富海指了指他:“你不是来的比我还早。”

梁汝波有些不好意思了:“老板,别提了,事到临头,我竟然有点紧张,生怕今天的事情办砸了,昨晚上一夜没睡好。”

“老梁,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拍客短视频这款产品,你做的很好,公司的各项指标,你也管控的很好,相信它,相信公司,今天肯定会震惊世人的。”

“对,老板说得对,对了,老板你吃早餐了吗!”梁汝波问他。

尚富海把手放在肚皮上,顺时针划了几圈圆,他说:“本来不饿,你这一提醒,我还真饿了。”

“那正好了,我们从公司里拿过来很多点心,老板你先随便吃点垫垫肚子。”梁汝波指了指不远处,那里堆满了各种食品。

梁汝波喊了个人,给尚富海拿过来一部分点心,他也顺手拿过两个吃了起来。

尚富海边吃,边说:“老梁,这种布置现场的活,用不到你亲自上阵。”

“嗯,本来是hr负责的,昨天晚上,我这心里一直不安宁,我想着亲自来这边转转,我也放心。”梁汝波说道。

尚富海轻轻摇头,没再说别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这个时候就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了。

到了九点半的时候,梁汝波给尚富海说了一声,他就下去开始接人去了。

尚富海找了个地方随意坐下,那些属于派克科技的工作人员也不敢过来打搅他,都在原地往这边瞅。

也有凯迪利大酒店的工作人员认出了尚富海,边忙着,边偷偷的看他。

有人觉得他太年轻了,比传说中的描述还要年轻,一个个的在心里想着,都是一样的年纪,怎么人家就混的那么高级,自己还在这里擦桌子,摆椅子。

这对比简直可以买块豆腐撞死了。

没多长时间,尚富海就听到了会场门外的过道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有人开始有序的进入了会场。

这一波进来的基本都是稍小一些的资本方,有名有姓的,尚富海就看到了沈南鹏,这老家伙来的倒是挺积极的。

他看到尚富海之后,眼睛顿时就亮了:“尚老板,你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你是不知道,你消失的这几天,可是让我好找。”

“沈总,家里有点急事,我也没来得及给你说一声,就连夜赶回去了,实在抱歉。”尚富海应付着他。

怎么说也是圈里的老前辈了,自己从后辈的角度讲,也得尊重一点。

“尚老板,你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吗?没处理完的话,需不需要我帮忙,其实我在济东省那边还是有一些关系的……”

俩人正在这里‘叙旧’,接着就听到门外有人说道:“琼姐,你听我的,尚富海这厮肯定在里边,等会儿见到他,我一定帮琼姐狠狠的修理他。”

尚富海突然听到这个讨论,他气得鼻子都歪了,张一鸣,你这厮什么时候也学会背后说我坏话的臭毛病了。

“老张,我人就在这里站着,你这样说我,你不脸红吗?”尚富海突然大声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门外的讨论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几秒钟的功夫,张一鸣和王琼两个人一块出现在了会场门口,看到尚富海后,张一鸣丝毫没有刚才‘背后说人坏话’的觉悟,他嘴角带着惯有的微笑:“哎呦,这不是咱们尚董吗,前两天还刚吃了饭,怎么突然间就见不到人了,是不是还怕再让你请客。”

zw81200303u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女主生活卑微的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是吃货的宠文

更新时间:2021-06-25 10:29:20

女主生活卑微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第179章 女主重生香港娱乐圈的小说
第510章 武汉品茶论坛贴吧
第234章 品茶后的感受
第754章 重生小说女主苏黎
第280章 品茶的心境品人生诗词
第137章 皇甫无双女主 穿越
第530章 《女主有毒》
第465章 女主安暖的小说
第243章 女主叫凌天男主姓帝
女主生活卑微的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女主受伤忍着痛小说
第2章 女主多系魔法师
第3章 女主偶像穿越歌殿
第4章 淮安私人伴游
第5章 女主头上被插钉子
第6章 女主精神病犯罪小说
第7章 萌娘守护者女主
第8章 女主快穿完失忆了
第9章 成都【楼】凤一般多少钱
第10章 女主嫁了2回的小说
第11章 女主安来
第12章 女主练丹药现代小说
第13章 女主是血族的女尊
第14章 EXO女主怀孕小说
第15章 女主能见鬼的小说
第16章 女主超级无敌
第17章 女主是公主叫小小
第18章 女主末世种田文
第19章 女主是无赖小痞子
第20章 图木舒克夜生活网
第21章 女反派催眠男主
第22章 古代无cp女主小说
第23章 珠海sn论坛论坛会所
第24章 广西玉林sn论坛论坛论坛首页
第25章 重生女主现代完结小说
第26章 铁骨 女主
第27章 ¹С˵
第28章 女主不小心坐男主脸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603章节
第877章 奋斗在新明朝 女主
第878章 清穿女主逃跑
第879章 冒領女主
第880章 女主姓罗的古代小说
第881章 品茶的心境品人生句子西兰花的做法
第882章 叶枫晚 女主
第883章 关于女主穿越少奶奶
第884章 星际穿越异能女主
第885章 男主夜御二女
第886章 女主重生到舅舅家
第887章 女主爱吐槽的欢脱文
第888章 女主变丧尸末世小说
第889章 С˵
第890章 女主的爸是个暴发户
第891章 篁唯依女主同人小说
第892章 女主被裸绑拍卖动漫
第893章 火影小说女主团宠
第894章 海贼 女主罗宾
第895章 成都哪个品茶最好喝
第896章 女主知道男主是坏人
第897章 女主看戏的小说
第898章 形容在郊外品茶的唯美句
第899章 кڵС˵걾
第900章 女主重生成知青文
第901章 攻略女主gl快穿
第902章 女主有空间 娱乐圈
第903章 女主醉酒后遇到男主
第904章 快穿女主病弱校园
世界名著相关阅读 More+

女主喜欢舅舅叔叔

目自翕张

男主坐在女m身

隔壁老李

品茶的步骤带图

(苏)尼·奥斯特洛夫斯基

女主穿越魔法少女奈叶

浅浅一笑

女主是小团子的小说

仙神天下柚

女主是中医穿越

孔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