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被拐卖温

女主被拐卖温339万字379912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被拐卖温》:


‘尚家我最强’是谁?。。。。
“‘老总’成了‘老赖’,究竟是创业失败,还是金融诈骗?”

这条推送新闻的第一句话就勾起了大多数人的期待感,放大了网友一窥全豹的欲望。

只能说写这条新闻的人是个高手。

尚富海顺着新闻内容往下看,又看到这篇新闻报道写着9月上旬,乐视系被相关部门列入了失信名单之中。

9月12日,乐视又被爆料了新的迷之操作,提前归还了了老贾及其家姐以私人名义‘借给’乐视系共计34.7亿元巨额无息借款。

尚富海看到这里的时候都愣住了,他差点都看成了巨额无息贷款,还特么有这种骚操作?

他直接把老贾给惊为了天人,这货可真是个人才,可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尚富海脑袋里冒出这么个念头来,继续往下看,发现这篇报道里写的很明白,这一笔发生在2015年的无息借款,其资金来源为老贾2015年在乐视网的高位套现了57亿元人民币。

老贾家族的人前前后后还从乐视网套现了上百亿人民币,然后在15年乐视出现了资金问题的时候,老贾家族‘借款’给乐视公司。

这也就罢了在公司今年遭遇了资金链短缺危机的时候,老贾及其家人却又上演了一出‘敦刻尔克’大撤退,第一时间保全了自己的利益不受任何损失。

“奇才啊!”尚富海直接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资本还能这么玩,他真的跟着学习了,寻思着哪天宝菲集团要是也缺钱了,他是不是也跟着老贾学一学,也这么玩一把。

无息借款就算了,多少也得收点利息,意思意思!

毕竟宝菲集团旗下的好几个重量级的子公司,现在的股东成分很复杂,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到年底都是要分润分红的。

心里头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眼睛继续落在新闻上,省略了中间描述乐视投资失利的环节,尚富海看到这篇报道的最后一段写着老贾7月初以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的身份去了美国,当时对外报道出国的目的是抓汽车业务,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乐视官方当时也声称‘贾董下周就会带着资金回国’。

然而时间从老贾7月初出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时间了,谁也没想到老贾竟然一去不复返了。

别说钱了,现在连老贾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这才是最让一大批乐视员工、供应商、银行、投资金融机构及娱乐圈明星大腕感觉很受伤的事实。

尚富海耐着性子看完了这篇报道之后,脸上说不清是个什么表情,他记着今年初福布斯富豪榜把自己排在了贾跃亭下边的时候,自己当时都没有在意,可谁知道老贾竟然还逼逼叨的说了一大堆。

“我当时还怼了他吧,我还在网上说过劝手上持有乐视网的人抓紧把这破玩意给抛掉,可惜呀,看来还有几十万人没听我的话,啧啧!”不吹不黑,尚富海心里爽的一笔。

他还想着发表点什么感慨,这算什么?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还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一时之间,尚富海竟然找不到一句更好的话来形容自己了。

他划拉着页面,又翻到了这篇新闻的最底部,下边有足足五千多条评论和回复,点赞数量更不好统计了。

尚富海默默的瞄了好几眼,发现大部分都是骂老贾的,骂人的话很没有新意,也没有创新,无非就是说他是个大骗子,是个混蛋,骗人死全家什么的?

也有人问候他老婆孩子,问候他家姐的,各种话都有。

还有人在评论区调侃他:“老贾,别成天光知道吹牛笔,有本事你先回国。”

这条评论点赞数都破万了。

就说单条评论要破万,评论五千多条就知道暗中有多少人关注着这件事情,可尚富海很诧异,他竟然一直没关注到。

要不是今日头条今天邪性了,给自己推送这条新闻的话,他还没去关注。

“啧啧,我要不也发一条评论?当初苦口婆心的劝你们,就是没有人听我的,现在知道怕了吧!”尚富海心里很阴暗的想着。

想到就做,尚富海闲着也是闲着,用手机编辑了一条评论:“爷劝过你们,不跑怪谁,乐视网要完蛋了,这只是个开始,我预言它能跌到几毛钱,手里还有票的,跑了就是赚到,不要问我是谁,我是好心人!”

编辑完了之后,尚富海又来来回回的看了两遍,发现这段评论太完美了,再多一个字或者少一个字都破坏了气氛。

“发送!”尚富海嘴里念叨着。

顺手点击了一下发送键,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发送成功了吗,他儿子金宝就尿了。

尚富海看着床上画出来的那一片地图,当场就变了脸,刚才抱着儿子玩,光图省事,想着一直给他穿尿不湿容易把小屁屁给捂出毛病来,他就没给金宝穿尿不湿。

他刚才拿着手机看评论看沉迷了,没发现儿子一直来回的翻滚,这一下子,一泡尿全渗床上了。

“你真是我祖宗啊!”尚富海都没法说什么,谁还没有尿过床啊!

尚富海一看儿子放完水之后,压根没有醒的意思,没办法了,赶紧把他身上阴湿的衣服给脱了,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旁边的小床上去用毛毯盖上,又把床上的床单给抽下来,团到一块,准备等会儿扔洗衣机里。

看着床垫上好大的一片新地图,尚富海嘴角抽搐,又去找了卫生纸,扯了很长的一条,团成一团,摁在了阴湿的地方,用卫生纸吸水。

一通忙活完后,尚富海又去拿了吹风机来,插上电源,调整到热风,快速吹干。

再换上新床单,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

尚富海一通忙活,只觉得腰酸背疼,弯着腰把儿子又抱到了大床上,他这回学乖了,给儿子换了套新衣服后,在他身子底下放了块隔尿垫,省得等会儿再来一泡。

这么一耽搁,尚富海就忘了看手机了,他不知道他刚才发出去的那条评论惹事了。

老贾跑路的新闻有这么高的关注度,这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买了乐视网的股票被套牢了的股民,这帮人心情正是最压抑,最郁闷的时候,偏偏尚富海刚才又编辑了一条评论,说什么‘预言它能跌到几毛钱,还说什么乐视网要完蛋了,现在什么时候跑都是赚到了’等等这些字眼,这怎么看都像是说风凉话的人。

最主要的还是他那一句‘爷劝过你们,不跑怪谁’,这特么是谁啊,说风凉话上瘾了是吧!

“大家伙有认识这屌货的吗?还什么‘尚家我最强’,他是谁啊,这么流弊,起这名也不怕折寿了。”有网友在尚富海的评论底下回复了一条。

紧接着第二条,第十条…

短短二十分钟,越来越多的人在尚富海这条评论底下回复了,相当一部分人絮叨人肉‘尚家我最强’的心思,想把他给扒层皮下来,看看到底是谁还敢在这个时候调侃他们。

也有网友纯粹就是瞎起哄,觉得好玩,这样的人还一个劲的在后边推波助澜,说一些别有用心的风凉话,反而激起了不少人心里的激愤。

尚富海再伸手摸过手机来,识别指纹打开后,发现手机因为待机时间过长,已经自动结束了刚才的应用,重新回到了手机首页面上了。

这个时候,尚富海一通忙活搞的腰酸背痛,也没心思再去搜什么小电影了,他连今日头条APP刚才给他推送的新闻的事都给忘了。

随手写了一天评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不是专业干这个的自媒体人,谁还天天惦记着去看一眼评论的热度啊。

尚富海也把它给抛之脑后了,看着儿子还睡得很香甜,他就离开了卧室,去书房拿了几本书过来。

他不知道今日头条APP上,刚才那篇新闻下边的评论区里炸锅了。

就在刚才,突然有人猜测这个‘尚家我最强’是不是尚富海,还分析的有理有据。

那意思是国内姓尚的,还是最强的,不就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那货吗!

然后还有人指明了尚富海年初的时候还和老贾有过一场骂战,他当时还敞开了说过乐视网没钱了,财务有猫腻,还说过乐视网的票就是个垃圾,手里有的就抓紧抛……

再一比照刚才的那条评论,很多人都发现这里边竟然有不少共性的地方。

比方说他们都明言告诉你抓紧抛掉乐视网,都极度不看好乐视网。

只不过尚富海年初的时候就提前就预言了一波,而这个评论区里的‘尚家我最强’则是在贾跃亭跑路了以后才说的。

可这两个人之间真的没有关系吗?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个人的说辞怎么看都觉得一样。

心里有了这个概念以后,他们都下意识的把‘尚家我最强’硬往尚富海身上靠拢了。

评论区里还有很多‘别有用心’的人,他们可不管这个昵称背后的账号到底是不是尚富海的,他们心里清楚往尚富海身上靠就对了,这样才有新闻爆点,才能吸引人的眼球。

当天下午,有几个自媒体号发了几篇文章,文章里还配了截图,标题就是类似于‘尚富海极度不看好乐视网的后期发展,福布斯富豪榜单的排名风波还没有消失’。

这个话题里因为牵扯到了乐视网,这本就是近期的热门话题,然后这个话题又牵扯到了尚富海这个‘网红富豪’,这货还本身就是自带流量的,这么一来,两相叠加,这个话题眼瞅着就往热搜排行榜上冲了。

此时的尚富海一边看着儿子,一边看书。

另一边,徐菲带着闺女,跟在老太太后边正在选家具家电,从早上就开始了,一直选到下午了,家具商城都跑了两家,家电商场也跑了国美和苏宁了,中间还去了趟大润发。

“妈,你到底想买什么样的啊,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你说说让我说你什么好啊。”徐菲念叨起来,这么多家商场跑下来,光遛腿就遛的又酸又疼了。

元宝也在旁边很配合的用小拳头捶着小腿:“姥姥,我好累呀!”

“臭妮子,我说让你别来,你非得来,来了你帮不上忙就算了,还竟给我添乱。”老太太呵斥她闺女。

徐菲不乐意了,这是什么意思,嫌弃她这个当闺女的碍着事了?

她正待还嘴,元宝又叫唤起来:“姥姥,怎么还没买完呀!”

“元宝,快了快了,姥姥再看看这套餐桌,咱们就回去,好不好。”老太太姜春华宠溺的柔声询问她。

元宝还带着股子娇憨,她拉着长音说道:“好!”

老太太笑了一阵,起身过来,坐在了元宝旁边,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把她小脑袋上的两根麻花辫子给重新整理了一下,说:“元宝真乖,可比你妈妈强多了。”

徐菲这个气啊,又不能真生气,没得办法了,她哼哼了一阵,掏出手机来准备刷一会儿微博。

但她刚打开微博,还没看几条微博信息,忽然就刷到了一条明显是转载过来的信息,信息的标题是‘尚富海再评论乐视网分文不值,苦劝持有乐视网的股民抓紧卖了它’。

“大海?他又搞什么幺蛾子了?”徐菲心里嘀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一时之间,她有又想不出来,目光紧紧的落在了这条微博上配的截图里边,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很拽的ID!

“尚家我最强”徐菲也懵逼,这是大海的,不记得他有这么个微博号啊。

把图片放大了,再仔细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原图片是截图的今日头条的,徐菲还真不知道他今日头条的ID是这个,这么恶趣味的吗?

话说回来,你恶搞归恶搞,怎么还让网友知道了?

徐菲想不通,但她刚才还注意到了一点,‘尚家我最强’的评论是今天早上发出来的,到现在才几个小时,这就被转载到微博上去了?

还被万能的网友给人肉出来了?保密措施做得这么差吗?

徐菲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心里还有点担忧,想着赶紧给尚富海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他,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另一边,花山府第别墅区里,尚富海刚刚喂儿子喝了奶,金宝这会儿正在床上练习爬行,尚富海在一边看着他,看到小家伙要歪倒的时候,就伸手扶他一把。

“嗡嗡”的声音响起,尚富海瞅了一眼右边床头柜上的手机,显示着他媳妇的来电:“儿子,你妈妈来电话了,你自己练着,我先接个电话。”

尚富海寻思,要是别人的,他就拒接了,十一小长假也不给人点私人空间,忒不讲道德。

“喂,媳妇……”

“大海,你是不是有个头条的ID叫‘尚家我最强’?”徐菲上来就问。

尚富海愣了一下,随后说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徐菲要晕了,她无力的说道:“还真是你啊,你是不是今天早上的时候评论了乐视网的事?”

“好家伙,你连这个都这么清楚,媳妇,你是不是在监视我!”尚富海还下意识的瞧了瞧卧室里其他的角落,看看哪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吧!

徐菲寻思要在家里的话,我得挠你一爪子,还监视你,毛病!

“大海,你的评论上热搜了,还被人给截图转发到微博里去了,现在可热闹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被人给查出来那是你的ID,你在家里没事闲得慌吧!”徐菲刀子嘴的功力有喷涌上来了。

可她是实打实的关心。

尚富海听完后才知道怎么回事,可他也不知道怎么露馅了。

下一刻,他就把上午发生的事给他媳妇说了。

徐菲听完后都愣住了:“这么巧?”

“我哪知道,你儿子尿了床,我换完床单后就一直在看书,邪性了,我去看一眼到底怎么回事。”尚富海咧咧嘴说道。

没再和他老婆瞎扯,尚富海打开头条APP,在个人里看了一眼自己发的那一条评论,这会儿再一看通知栏,999+条回复,再看关注那一栏里,关注他的都有999+了。

好家伙,就四五个小时而已,我就坐拥上千粉丝了?

尚富海赶紧点开他发的评论看了一眼,发现点赞都1.3W了。

下边的评论里清一色的‘这到底是不是尚富海本尊,这就是尚富海本尊吧’,这一看都是粘贴复制的嘛,不知道被谁给带了节奏。

尚富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快速的往下划拉,划了十几次,下边的评论总算换了花样,有的反驳他评论的狗屁不通,说什么贾老板是出国去发展生态汽车去了,已经融到了几亿美金,马上造出超越特斯拉的新能源汽车来,到时候贾老板就会带着大笔钱回来救乐视系了。

也有的说他说得对,可预言乐视网30多块钱的票能跌到几毛钱,这就不对了,还非常的不理性,评论里分析他是不是福布斯富豪榜被排到了贾老板屁股底下,还心有怨气。

还有的坚持说乐视网现在停牌了,就是为了乐视汽车生态成功,乐视网下一个起飞拐点准备的,到时候翻十倍往上涨,再现乐视网当年的雄风。

尚富海看到这个的时候,直接撇嘴。

你永远唤不醒装睡的人,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

:。:

zn03251zxs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女主被拐卖温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上海夜生活电影

更新时间:2021-06-25 10:37:01

女主被拐卖温最新章节列表
第374章 品茶是什么性暗号
第234章 女主重生叫简宁的文
第161章 综剑三女主争霸文
第880章 女主是六小姐
第525章 殖民地女主
第564章 女主.随身空间大虎
第859章 女主是医生的穿越小说
第918章 女主醉酒和男主发生
第989章 女主霸倾天下 (
女主被拐卖温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穿书女主重生文
第2章 品茶室
第3章 辽阳私人陪游
第4章 宋时行几个女主
第5章 ǹС˵ȫ
第6章 exo小说女主是exo妹妹
第7章 荣耀法师女主
第8章 综漫女主奴良
第9章 品茶饮酒的精美句子
第10章 张予曦小说女主
第11章 女主在综恐小说
第12章 品茶的心境品人生诗词
第13章 死角关系女主
第14章 女主很懒 穿越
第15章 夜生活城市排名短视频
第16章 qqС˵
第17章 女主搞怪的专情文
第18章 女主陆瓷男主周敬生
第19章 综剑三女主小说
第20章 ΢С˵þò
第21章 女主受酷刑虐待小说
第22章 女主古文照片推荐
第23章 С˵ʹħ
第24章 女主重生五六十年代
第25章 女主无cp惊悚小说
第26章 全栖女主小说
第27章 吴川sn论坛论坛会所
第28章 男主很纯洁被女主上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838章节
第877章 女主继室姐姐
第878章 女主冷幽月小说名
第879章 淄博情人网
第880章 女主撩妹娱乐圈文
第881章 虚空凝剑行女主
第882章 女主为苏婉柔的小说
第883章 万界追求征服女主
第884章 女主快穿越穿越美
第885章 女主生妖怪
第886章 女主苏爽的重生文
第887章 hp金妮女主
第888章 三生三世同人原创女主
第889章 重生三次的女主小说
第890章 女主是特工的总裁文
第891章 无女主衍生cp很多
第892章 女主白发男主正派
第893章 品茶图片
第894章 女主身上有凤凰空间
第895章 齐齐哈尔私人陪游
第896章 女主重伤的宠文
第897章 寄生女主的小说
第898章 女主是路宁的小说
第899章 女主别跑斯达叔千千
第900章 女主好运的穿越小说
第901章 女主重生变成赛车手
第902章 快穿有女主当后妈
第903章 军旅女主前世出轨
第904章 爱财女主小说
仙侠小说相关阅读 More+

女主叫男主站钱哥哥

杨米琪

女主穿越的星际小说

常茂才

女主重生不复仇

江山战图

重生之过气女主

老舍

本溪商务模特

萧西风

女主是丧尸 txt

海底熔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