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为生存依附男人

女主为生存依附男人476万字432241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为生存依附男人》: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爸爸,你别忘了我的玩具和书。。。。
“瞧把你给能耐的,你咋不上天哪!”

徐菲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接着扬了扬手里厚厚的一叠纸张:“你看到了吗,我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忙,没时间和你闲扯了,等下午要是有空就开会视频,元宝说想爸爸了,想和你聊会儿天。”

“行,没问题。”尚富海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她闺女那张扎着两条羊角辫的小脸,元宝,爸爸也想你了。

“富海,中午想吃点什么啊。”快到中午的时候,尚富航放下了手里的活,过来问他。

尚富海无聊的都快睡着了,听到二哥叫他,又揉着眼睛站了起来:“哥,吃点那个驴肉火烧吧,那个什么河间是吧,这边有正宗的店吗?”

“哪有什么正宗不正宗的,这鬼话你也信,在河间的不都叫河间驴肉火烧了。”尚富航总算逮住了机会,还不借机好好训他兄弟一顿。

接着又说道:“话说回来,都来到保南城了,你还惦记什么河间驴肉火烧啊,直接吃保南驴肉火烧不就行了,热乎乎的可比河间那边夹凉肉青椒丝的要好多了。”

瞧着他一副专业人士的派头,尚富海也没反驳他二哥。

等尚富航一挥手说:“兄弟,走吧,我还真知道有家店做的挺好,每天都很火爆,今天中午带你过去尝一尝。”

“行!”尚富海一下子站起来,兄弟俩就开始往外走。

到了楼下,尚富海又习惯性的往他那辆劳斯莱斯里钻,尚富航赶紧的制止了:“可别再开你这辆车了,先把它听这里吧,中午就开你那辆奔驰和我这辆途观,要不等会儿把车往那边一停,你就甭想吃饭了。”

这话有道理,尚富海也不是非劳斯莱斯不坐的人,他给孙庆德他们三个人说了一声,直接上了二哥的推广,孙庆德他们三个人开着那辆黑色的奔驰s500在后边缀着。

这么一搞,尚富航这辆途观的派头立马就起来了。

开车跑了十来分钟,尚富航在一家偏古风的店铺旁边找了个位子把车给停下了,孙庆德他们三个一看,也跟着找了个地方停好车。

“喏,就是这家,希望还有位子。”尚富航嘀咕。

尚富航抬头,这才看到这家店铺门口上方挂着开木头牌匾,牌面上写着‘正宗保南驴肉火烧’。

再仔细一看,门两旁还用瓦状木片写着一副对联。

上联写着‘形似褡裢盛祥装瑞’,下联写着‘香飘京城油煎火烧’,横批‘传统名持’。

“好家伙,弄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尚富海歪歪嘴,还好没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富海,我给你说,这家店真的是这一片里驴肉火烧做的最好的一家店了。”尚富航又强调了一遍。

尚富海忙不迭点头,招呼着孙庆德他们仨一块进去了。

还好来的早一点,还有不少空位,尚富海和尚富航哥俩坐了一桌,孙庆德、高玉宝和邹亮亮他们三个人在哥俩左近坐下。

有服务员拿着菜单和记录本过来,尚富航把选择权给了他兄弟,他已经来过几回了,吃啥都行。

尚富海也不客气,一人弄了仨驴肉火烧,一人再来一碗驴肉汤,又点了6道凉拌菜,每一道备注着店里的特色,每道菜也点了双份。

“富海,太多了,吃不完。”尚富航不得不提醒他一声。

尚富海指着菜单上的圆形驴肉火烧的照片说:“哥,你看就这么大,肯定能吃得了。再说还有庆德他们,多点一些没错。”

这倒是真的,孙庆德他们几个人一直没断了锻炼,也是因为锻炼,他们每天的食物消耗量很大,饭量足足能顶的上普通人的两倍。

等着上菜的空闲时间里,尚富航问他:“富海,今天晚上就和姜春晖谈一谈?”

“嗯,肯定要谈一谈的,都来了两天了,还一点工作都没开展,一直在这里耽搁下去也不是一回事。”尚富海一本正经的说道。

瞧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尚富航真恨不得甩开拳头给他一顿乱犬。

“你还能靠谱一点吗?昨天下午刚到,今天上午才刚刚过去,满打满算一天工夫,到你嘴里就翻倍了。”尚富航很无语。

点的凉拌菜和驴肉火烧端上来之后,看着巴掌大焦黄的小圆饼,里边夹着慢慢的冒着热气的驴肉,尚富海就开始吞咽唾沫了。

“看着很不错哦,哥,我先吃了啊。”尚富海也不客套,直接拿过一个就吃开了。

平时吃惯了大酒店,再尝一尝这种地方特色小吃,是真的觉得很享受。

“不错,味道很好。”尚富海边吃便赞叹。

也没忘了给孙庆德他们说一声:“你们三个,不够再点,可别饿着肚子,到时候真要用上你们了,一个个都成软脚虾了。”

孙庆德和邹亮亮他们仨个人都无力吐槽了,高玉宝小声嘀咕:“老板什么都好,就是这张嘴有时候是真欠!”

“……”

下一刻,孙庆德和邹亮亮二人都瞪大了眼睛,眼神诡异的盯着高玉宝,他们二人心里则想着,老高,你是认真的么,竟然敢背后编排老板了?

在这里不用喝酒,尚富海吃完一个,直接用手又抓起另一个,驴肉汤也不用勺子了,端起碗就‘呼呼’的喝了起来,感觉这样才带劲。

用勺子,一勺一勺的喝确实足够斯文了,可特么没有大口吃肉、大口喝汤的爽利。

尚富航一点都不着急,慢条斯理的慢慢吃着,一举一动之间还有那么一股子优雅的味道。

尚富海马上就看不过去了:“哥,快点省省吧,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吃饭,可别讲究那一套了。”

特么的!

尚富航这回真想骂他,他这个堂兄弟的这张嘴有时候真烦人。

吃饱喝足了,孙庆德去付了账,回来的时候,他还满脸窃喜:“老板,我用易支付付的款,还给我抵消了一个两块钱的红包。”

“……”尚富海直接无言以对,老孙,你刚才那股子贼兮兮的窃喜劲是什么意思,你很缺这两块钱么?

高玉宝也跟着来了句:“老孙,别太小气吧啦的,你要记住,你去付款是代表着老板的脸面,丢份!”

说完后,他心里就舒坦多了,可算报仇了。

从店里出来后,没有地方可去,最后干脆又回到了时代广场这边,一直靠到下午四点多,尚富海给他媳妇发了条信息,意思是问她回家了吗,有空的话和他闺女开个视频。

这边刚发过去,徐菲那边就发过来了视频邀请,尚富海赶紧点了同意。

正琢磨着他媳妇今天速度很快啊,映入眼睑的却是他闺女小元宝那颗可爱的小脑袋。

“元宝,哎呦,我的乖乖,想爸爸了吗?”尚富海看到他闺女的时候,觉得此刻什么事都想不起来了。

小家伙猛点头:“想,爸爸,我可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唔,爸爸早点办完事,就早点回去,好不好。”尚富海问他。

可惜小元宝这回很不给面子,她直接忽视了爸爸的问题,小脸上满是严肃的表情:“爸爸,你说给我买玩具,还有书,你别忘啦!”

“……”

尚富海此时此刻的内心拔凉拔凉的,他忽然有种很清晰的感觉,闺女这么急迫的想和他视频,估计也是惦念着她的玩具和绘本,生怕自己给忘了吧。

老尚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故作一脸的生气状,那头看着这一幕的徐菲早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元宝,你这个小破孩,你欠揍了是吧。”尚富海故作恼火的瞪着她。

可惜小元宝压根不吃他那一套:“爸爸,我不和你说了,我要看动画片。”

“拜拜”

还不等尚富海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家伙已经熟练的挥舞着小手和他说拜拜了,然后尚富海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尚富海通过手机屏幕就看到他闺女嫩白的小手指头已经朝着他戳了过来。

尚富海知道,她这是去戳关闭键去了,这小破孩可真够现实的。

和闺女的通话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尚富海也被气乐了,偏偏又没法说什么。

尚富航也听到了他侄女刚才还带着点娇憨的叮嘱。

“富海,元宝喜欢什么玩具,明天我去给她买个,权当我这个二大爷送的礼物了。”他说。

尚富海没同意:“哥,等忙完了再去看看。”

行吧,尚富航也没说别的。

晚上六点钟,许中友给尚富海打了个电话,问他现在能不能去市委招待所。

“好,一会儿到。”尚富海回应了一声。

12月份的六点钟早已经漆黑一片,外边也就是有路灯照着,要不然这又黑又冷的天出门,还真让人觉得瘆得慌。

他们哥俩赶到市委招待所的时候,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许中友估计也摸准了他们赶到这边的时间点,他正在招待所门口站着。

“许市长,真抱歉,又让你等着了。”尚富海一脸歉意的说道。

许中友压根不在意这个,他胳膊往这边一身,握住了尚富海的手:“行了,快点进去吧,姜书记在里边了。”

zw81200303u

女主为生存依附男人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网王原创女主

更新时间:2021-06-25 11:13:01

女主为生存依附男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715章 女主魂穿现代文
第369章 女主重生军训教官
第080章 重生女主珍惜男主
第317章 女主是沈墨卿小说
第515章 女主季盼盼小说
第232章 逗比的女主小说
第946章 虐文女主当学 霸
第999章 好看的魔法小说女主
第579章 女主快穿完失忆了
女主为生存依附男人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女主无情只为自己
第2章 女主善于算计人心
第3章 女主穿越飞轮少年之
第4章 У԰ڰС˵
第5章 龙凤网南京
第6章 品茶的步骤水果芭乐的绿皮可以吃吗
第7章 女主姓凰的重生小说
第8章 快穿女配女主驾到
第9章 女主被各种酷刑虐
第10章 三国之刘备军师女主
第11章 鄂尔多斯私人伴游
第12章 女主离婚后自己开店
第13章 妻子把女主送给男主
第14章 广州品茶看图微信号
第15章 超级百宝囊的女主
第16章 鬼小说女主夏欣
第17章 武汉品茶最全导航
第18章 女主怀孕逃跑的古言
第19章 克斯玛帝国 女主
第20章 小说第一章女主跳河
第21章 女主小白温柔的文
第22章 女主重生之异世生活
第23章 女主时空管理局小说
第24章 女主乖巧文静
第25章 清如女主小说
第26章 女主系统攻略小说
第27章 深圳品茶工作室
第28章 女主宫女的古言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89章节
第877章 女主先喜欢男主的小说
第878章 溧阳【楼】凤
第879章 第章重生女主与公主
第880章 女主有两个灵魂的小说
第881章 С˵
第882章 广州品茶预约微信号
第883章 女主帮男主口的丧尸
第884章 女主是明星的辣文
第885章 女主驱鬼的小说
第886章 位面时空之匙女主
第887章 男主用女主东西
第888章 克拉玛依熟女【楼】凤
第889章 51С˵
第890章 男尊女贵小家主
第891章 请走剧情女主网盘
第892章 网王女主是瞎子手冢
第893章 快穿女主前期渣
第894章 女主穿越成凤凰貂
第895章 女主海贼王小说完结
第896章 ǼС˵
第897章 女主穿越成白骨精
第898章 男主对女主一见钟情的穿越小说
第899章 С˵а
第900章 女主聪明伶俐穿越
第901章 醉生梦死女主
第902章 品茶看书的精美句子
第903章 女主狂霸酷炫
第904章 凶兽时代 女主
世界名著相关阅读 More+

女主重生懦弱女

三棱军刺

日喀则交友网

萧飞捷

女主聪明淡然的小说

百事可难了

女主出生在军人家庭

岁惟

广州品茶群2019

宋濮存

女尊男生子np虐男主

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