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嫖文推荐

女主嫖文推荐247万字662072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嫖文推荐》:


爸爸,咱家有好多水,我好想去游泳。。。。
韩正宇点了点头:“好!”

陈静姝有点不太甘心,但最终也听了老板的指示,少买点就少买点吧,这年头连银行都不太靠谱了,你有存款都不能全部存在同一家银行里,更何况投资。

“老板什么时候用钱?”陈静姝问了一句。

两个月这个概念太空泛了,要是着急,她就不计利润了,抓紧出货,甚至能把当前的股价给带下一截来。

话说回来,可要是不着急,她就瞅准了机会慢慢出,这样的话,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投资利润。

毕竟市场总有个高低起伏。

尚富海想了想,说道:“老张那边是8月份组织今日头条的新一轮融资,具体几号还没有确定,最晚也就是下个月底的事,按照惯例,两个月内把钱转给他,到10月中旬之前吧,就这么个时间段了。”

他这么一说,陈静姝心里就有底了,按照现在的时间推算,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周转,足够了。

说完了这个事之后,陈静姝就先走了,韩正宇还有点别的事。

他给尚富海说:“老板,关于趣头条的事情,我给你汇报一下。”

“kevin,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对了,覃亮怎么说的?”尚富海问他。

接着摆手说道:“坐坐,坐下慢慢说。”

韩正宇说:“覃总那边说9月份或者10月份b轮融资,明年看情况就会考虑上市的事情。”

“他这是有把握了?”尚富海如有所思。

转而语气一变,突然说道“行啊,他这么快就要割韭菜了啊,还是说趣头条确实做得不错?”

韩正宇脸都黑了,老板这话说的可太直接了,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也是割韭菜的人之一。

至于尚富海,他没事的人一样,给韩正宇说:“kevin,你给覃亮说一声,我免费赠他一个月拍客短视频的趣头条资源推广,我祝他趣头条这一次融资能卖个好价格。”

“-_-||”韩正宇沉默,不说话了。

等韩正宇从他办公室里离开了以后,尚富海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静静的想了一会儿。

最近的事情其实不少,尤其这段时间,各种事情都堆到一块来了,他现在脑子里有点乱。

“老廖要走了…”

“关于博城市发展的扶助政策文件…”

“易支付、易购网和拍客短视频的下一步发展…”

还有更多的事情诚待解决,尚富海很挠头,他在琢磨着自己要是会分身术就好了,一个人当两三个人用了。

且说之前从尚富海这里离开的安晓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就给张兆军打了个电话,让他继续按照新制定的发展规划,先做好浙省的线下渠道再说。

至于豫南省那边现在营收忽然间回暖的问题,先放一放看看情况再说,反正豫南省那边的线下便利店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出现满负荷的情况。

和安晓辉差不多,韩正宇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后,也没耽搁,马上就给覃亮打了个电话,但覃亮的电话没有打通,韩正宇想了想之后,又给李雷打了个电话。

这一回很顺利的就打通了,俩人客套了一番之后,韩正宇直接进入了正题,他给李雷说了他们老板尚富海的决定。

“李总,这个事我们老板让我务必转告给覃总,我刚才给他打了电话,但没人接,还得劳烦李总回头告诉覃总一声。”

李雷回应了一声:“原来如此,这是关系到趣头条的大事,等覃总回来,我一定尽快转告他。”

这确实是大事,尚富海之前就给覃亮说过这个事,之后没了动静,没想到现在又提起来了,尚富海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李雷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覃亮去区里参加政府组织的经济座谈会去了,李雷也不好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寻思先给他发条信息,等完事后,他们俩再好好探讨一下。

……

宝菲集团大厦,尚富海从上午一直忙碌到下午三点多,把手头的活全给干完了以后,他舒了一口气,准备回家。

还没等他收拾好东西,忽然听到窗外传来‘轰’的一声震耳的炸雷声,雷声滚滚,震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尚富海正在收拾东西的手突然顿住了,他隔着窗外往外瞅了一眼,刚刚还是朗朗乾坤,转眼就变成黑云压城了。

紧接着瓢泼大雨就像是从高空中开了天河口一样,密集的雨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地面上堆积起来。

“这么快!”尚富海微微皱眉,又放下了手里还没收拾好的包,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感慨,七八月份的天真是神经病,明明天气预报没有大雨的,怎么说来就来了这么一阵暴雨。

俗话说得好,暴雨不持久,尚富海寻思能下多久,撑死了一个小时?

“也不知道几点能停,等等再走?”

想到这里,他也不着急了,又坐回到老板椅上,打开了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选了几首早已经下载好的舒缓轻音乐,循环播放,整个人完全窝进老板椅里,闭上眼睛侧耳倾听。

尚富海觉得这个状态简直太舒服了,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耳边是舒缓的轻音乐,外边是连绵不绝的雨打玻璃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虽然急,但是自有一股韵律。

听着听着,尚富海睡着了。

此时,窗外的暴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天空中还时不时响起一声炸雷,偶尔一道闪电撕裂了黑幕和大地,映照着一片炽白的光线。

宝菲集团大厦四楼属于宝菲便利店的这一层办公楼层里,安晓辉站在窗户前看着外边至少没过脚脖子的雨水,他心里很担忧,这场雨来的莫名其妙,可它没有停的迹象,这不是个好形象。

看着集团大厦门前的大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溅起一片比车还高的水花,水花落在了旁边匆匆而过的行人身上,淋湿了全身,有人在咒骂,但嘟囔几声也就过过嘴瘾了。

已经成了落汤鸡,还是赶紧回家吧!

“要糟糕,这又是一场雨灾吗?”安晓辉的心里很沉重。

与此同时,属于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的城南镇公司驻地,尚富贵看着眼前丝毫没有变小的暴雨,他赶紧打电话给各个部门的经理,让他们抓紧联系并切实叮嘱派送的员工注意自身安全。

分派完任务后,尚富贵又去给徐菲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了一下公司这边的情况。

“徐总,眼下这种情况,咱们就不能再争取送达的时间了,先保证员工的人身安全再说。”尚富贵说道。

徐菲答应了:“尚总,你给所有的分点都传达到,必须保证安全!”

“我明白。”尚富贵答应下来。

徐菲最后说道:“大哥,等会儿给大嫂说一声,实在不行,你今天晚上坐镇公司值个班,要不然我不放心,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好!”尚富贵痛快的答应下来。

……

“当当当”

孙庆德上来敲响了老板办公室的门,他一直在下边等着,眼瞅着马上到了下班的时间点,一直不见老板下来,也没接到什么信息,孙庆德不放心,上来看了看。

走到老板办公室门前,这才发现办公室门是关着的,他敲了几下,没人回应。

孙庆德心里‘咯噔’一下,寻思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下一刻,他伸手攥着门把手猛地用力拧了一下…晃着手腕了。

门把手一下子轻轻松松的就打开了,入目处,尚富海正仰躺在老板椅上,一副很舒坦的姿势。

睡着的尚富海也听到了异响,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孙庆德,他揉了几下眼睛,说道:“庆德啊,你怎么过来了?”

“老板,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我看着你一直没动静,就上来看看。”孙庆德说道。

“呵呵”

尚富海笑了笑,说:“刚才本来要走,一看外边下雨了,索性再等等,谁知道听着音乐就睡着了,庆德,现在是几点了?”

他早听到背后还有雨打玻璃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场雨竟然还没停?

“老板,已经过五点了,这场雨下了有快两个小时了,外边的大道上,排水不行,水都淹到小腿肚以上了。”

“这么快啊,唔,有什么异常发生吗?”尚富海心情很不好。

这种恶劣的天气,肯定又要出事了。

孙庆德摇头:“老板,我一直在下边,还没有去关注其他的方面。”

“哦,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再说。”尚富海说着话就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找到后,就给徐菲打了个电话。

徐菲很快就接通了,问他:“大海,你现在在哪里?几点回来?雨太大了,你回来的时候可慢着点,注意安全。”

“媳妇,家里没事吧!”尚富海感受着她的关心,轻声问了一声。

徐菲大声说道:“什么事都没有,你就放心吧。”

她话音刚落,尚富海接着就听到了闺女元宝的大呼声:“爸爸,爸爸,你回来了吗,咱家都是水了,好多水呀,我好想去游泳。”

尚富海忽然感觉有上万只乌鸦在他头顶,遮天蔽日,黑压压一片。

zn03251zxs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153章 开业之致命一击(三) 第六更。。。。
卖了多少?”听着安晓辉断断续续的话,尚富海都替他着急。

安晓辉不知道是兴奋的过头了还是真的累了,喘了很长时间,才说:“老板,21家店一共卖了将近1100万,我们有6家店铺今天的营业额超过了50万,老板,我们真的成功了。”

他现在喊尚富海‘老板’喊得很顺溜,尤其这一次一公里便利店的成功,让他对尚富海佩服的五体投地。

瞧瞧人家这生意做得,海菲自助餐厅成功了,随随便便搞得便利店也特么这么成功。

21家大点的社区超市罢了,竟然也卖出了天价的销售额!

这尼玛以后等分店越来越多,可让沃尔玛、乐天玛特还有大润发这一类大型综合商场怎么活?

“农村包围城市,便利店围剿了商超,嘿!真是经典了。”安晓辉暗自感慨。

尚富海挂了电话后,就一直小声嘀咕:“1100万,1100万……”

他想到了结果不会太差,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好的这么离谱。

就凭这个总销售额,分摊下去就是每家店将近50万的日销售额啊,竟然比一家1000平米的自助餐厅还要给力。

尚富海不由得开始思考,作为博城最火爆的综合商超,每天都人山人海的大润发,它一天营业额多少?

每天有1000万吗??

我今天是比它厉害?还是差一丢丢?

此时正值夜晚,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也听到了安晓辉刚才在电话里兴奋的大吼声,听着21家店总营业额将近1100万,他们忍不住面面相觑。

就算一公里便利店今天为了搞活动,所有品类商品价格相对较低,但因为铺货价也低,他们确信毛利也在20%以上,这么算的话,今天一天毛利将近200万哪。

就算再减去今天搞活动送出的各类奖品和一辆头等大奖裸车市场价值6万的汽车,这些综合计算20万?

在扣除物业费用、水电人工,还能剩下多少?

他们相信至少在一半以上,也就是单天利润过百万了。

话说回来,就算错过这三天开业活动期间的疯狂,后续日营业额没这么多了,可相应的单品类价格也上调了一部分,毛利润也跟着上涨,净利润哪怕一天大几十万,这都吓人了。

事实上应该不止!

“Kevin,静姝,今天已经很晚了,你们回去休息吧。”尚富海说。

他也很累了,期望着今天晚上能睡个好觉。

可是他错了。

当天晚上,21家分店统计完所有的销售数据,并将今天的开奖信息开诚布公以后,针对各个分店发出去的手机、微波炉、豆浆机等礼品还好,但是今天的头等大奖吉利帝豪是在博城电视台的现场监督下开出来的,它的得主就是位于南京路店旁边的东城华府小区的刘明先生,晚上快10点了,安晓辉在博城电视台新闻记者的陪同下,给刘明打通了电话。

刘明是博城本地人,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大儿子刚上初中,小闺女才幼儿园中班,两个孩子的压力也让他们两口子没敢再添置一辆汽车。

周围的亲戚朋友都说拿东西就是吃钱的机器,刘明这个普通收入群体对此讳莫如深。

小周门口的便利店开业了,宣传中说头等大奖是一台吉利帝豪,他心里倒也盼着自己中奖,得了一辆车,还省了自己买车的钱,何乐而不为。

可这东西就像是买彩票一样,你今天买2块钱的,后天再买10块钱的,想着中奖,却没有一次中奖。

刘明也是这么个心思。

他想着反正日常消费品是断不了的买,趁着便宜搞活动,去大润发还不如在家门口方便,价格也不高,再加上还有中奖的希望,基于这些想法,他跟着大部队冲进了‘一公里便利店’。

当时人太多了,现场太火爆了,他一激动跟着充值了300办的会员卡,然后也被其他人的情绪给渲染了,疯狂的买买买,根本不考虑家里是不是能用得到,反正抢了慢慢的一大堆,一结账,300的充值没了……

好吧,不管后来的事情,也不说他拿着一堆抢来的商品回到家里,他老婆好说了他一顿,两口子甚至差点要吵一架。

可这个莫名其妙的矛盾在晚上接了一通电话后,直接烟消云散了。

“老婆,我,我,我中奖了。”刘明结结巴巴的给他老婆说。

“就你那个德行,中个屁,别给我转移话题。”他老婆凶悍的训斥他。

刘明争辩:“我真的中奖了,汽车,头等大奖,刚打来的电话,一会儿就把车给送过来。”

“真的?”他老婆也不凶了。

半个小时后,晚上10点多了,手机在一次响起,刘明和他老婆就听到了楼底下汽车摁喇叭的声音。

然后几分钟后,呼呼的一帮人进了他们家,打头的就是安晓辉,后边还有电视台的人跟着。

看这架势,他老婆彻底相信了是真中奖了。

然后她心里各种想法蹦了出来,她老公花了400多块钱买了一大堆产品什么的都成了过眼云烟,她寻思着明天也去充值办卡,疯狂买买买……

不说别的,一辆车就值了,可万一要是再中点别的奖品哪!

博城电视台全程跟踪报道了头等大奖的新闻,但晚上10点多了,再电视上播出是不可能了,最快也得明天上午,可还有网站啊。

当天晚上,博城电视台的官方网站发出了这条消息,跟着安晓辉安排的网络推广,各大企业、微信地区平台也推送了这条消息。

宣传有大奖和真的有人中了大奖是完完全全的两码事,再看得奖人的信息,普普通通,显然也不像是事先安排好的,这一下子就刺激了其他人继续消费的欲望。

事实也是这样,当天晚上看到这条信息的人,本来对‘一公里便利店’不屑一顾,认为他们不过哗众取宠的人直接转变了思维观念,还有些犹豫的也放弃了那点仅存的理智,想着一周就等着休息日去大润发、沃尔玛等大型商超购物的也都放弃了这种消费观。

在周末这一天早上,各个一公里便利店分店的门口再一次被比昨天还多的人给包围了,生怕来得晚了,汽车就成了别人家的了。

zn03251zxs

女主嫖文推荐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男主有红眸女主穿越

更新时间:2021-06-25 11:27:36

女主嫖文推荐最新章节列表
第311章 女主爷爷叫步
第464章 女主是吸血鬼的女尊
第990章 女主夏荷的小说
第263章 综甜文女主98
第067章 贵阳品茶qq群号
第159章 乌苏夜生活论坛
第213章 深圳品茶自带工作室真的
第223章 女女主有情人的小说
第142章 武汉品茶贴吧论坛
女主嫖文推荐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孙悟空同人原创女主
第2章 泡茶的感受和品茶感受
第3章 女主穿越战姬绝唱之
第4章 女主是miss的小说
第5章 风流炼金师女主
第6章 女主穿书手拿剧本
第7章 女主狐狸精有肉的文
第8章 女主弱弱的小说有肉
第9章 女主做酒店管理的文
第10章 重生女主仙临
第11章 女主淡漠嗜睡架空
第12章 女主是男主的宠妃
第13章 女主喜欢粉色穿越文
第14章 小说女主如莯
第15章 古言女主重生复仇宠文
第16章 穿越女主挂了
第17章 女主姓辛的小说
第18章 女主野外求生小说
第19章 什么悠女主
第20章 女主是王八的小说
第21章 品茶的精美诗句
第22章 exo同人文女主
第23章 铜陵品茶论坛
第24章 女主是 狐族
第25章 女主柔弱男主将军
第26章 2010С˵
第27章 女主是检察官的宠文
第28章 神秘接触女主结局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943章节
第877章 丑颜阿呆女主结局
第878章 女主姓熊的小说
第879章 女主发浪小说
第880章 韶山sn论坛论坛会所
第881章 女主打怪升级小说
第882章 女主慕言欢的小说
第883章 女主是佣兵王
第884章 女主是皇族公主
第885章 hp同人女主赫敏
第886章 长沙品茶服务
第887章 重生末世女强无男主
第888章 酒店品茶是什么意思
第889章 女主穿越家教的小说
第890章 女主是纲手的小说
第891章 男主陆励女主唐颖
第892章 品茶图片唯美图片大全
第893章 女主穿越多男高干文
第894章 男主是狗女主是人
第895章 快穿女主引勾无罪
第896章 重生小时候女主小说
第897章 女主穿越西游佛祖
第898章 快穿魔道祖师女主
第899章 男主黑魔王女主穿越
第900章 z罩杯女主小说
第901章 女主是嘉德丽雅小说
第902章 女主是刘亦菲的小说
第903章 三国醉龙图女主之死
第904章 重生之极品小王爷女主
玄幻异界相关阅读 More+

女主楚凡楚悦

天羽屠龙舞

创造101女主小说

多奇

УŮС˵

失落的喧嚣

ڭС˵ĺþ

竹林之大贤

女主有毒jar

身披马甲

男主把女主铁链

Free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