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www.zjdaom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唱给你的小情歌

橘铃

Pro 29:1 A man hating sharp words and making his heart hard, will suddenly be broken and will not be made well again.

世界短篇小说

浅黛

巴黎春天。。。。
又走了一个新的小区‘巴黎春天’,从里边出来后,老太太一直哎呦哎呦的叫:“动不动就七八千、八九千的,这房价也太贵了。”

徐菲心想,这才哪到哪儿啊,济城那边动不动两三万的您还没见哪,京城魔都深城那边动不动一平十几万的又怎么办?

博城的房价已经算是够便宜的了。

当然,那边相对的整体收入也高,博城这边现在还三千五六的人均收入,直接没法比,和收入相比较,博城现在的放假也是相当一部分人哪怕贷款都承担不起的。

徐菲又回头看了巴黎春天这个小区一眼,整体绿化做的分厂好,楼房建筑也很不错,房子都很新,一期是10年交的房,二期是11年交的房,这个年限也很合适。

并且它的周边配套设施也很不错。

往南两个路口就是大润发,往西一个路口是新玛特,往北走三个大路口就是银泰城,博城实验中学及附属小学也在小区附近,唯一差点事的就是博城中心医院较远,不过博城中心医院新院区也已经定下来就在西城区那边,现在已经在建了,再有最多两年就能够投入使用。

而巴黎春天距离新院区就不算远了,开车4公里多,这个距离完全能够接受。

话说回来,把家安在医院附近也特么不好,难道你还天天去医院逛逛街买买东西?

扯淡!

综合各方面,她很满意这个小区,问:“妈,你觉得这个小区怎么样?”

老太太虽然对价格有意见,但对小区的评价很客观,她说:“今天上午看的这几家,这一家弄得挺好。”

这就是说她老人家对这个小区也挺满意。

徐菲就乐了,可跟着又苦恼起来:“可是没有合适的房子哎,怎么办?”

小区里在售的房子不算少,但多数都是两室的,也有一部分三室的,想四室的或者更大面积的大跃层,根本没碰上。

老太太说:“你咋不去附近的中介看看他们那里有没有房源?”

姜春华跟着闺女转了一上午了,也知道了房产中介这个地方,更知道了‘房源’这个词,这是个活到老学到老的典范!

她们正往停车的地方走着,从后边小区门口处就小跑过来一位穿着白衬衣西装脚蹬皮鞋的小伙子。

“大姐,阿姨,你们稍等等……”他大老远的就开始喊。

徐菲和她母亲没反应,继续往停车区走,被徐菲反抱在怀里的小元宝啊啊的叫唤着,一只手往后指,一只手去揪她妈妈的衣服,她能明白后边那个人在叫她们。

徐菲这才回了头,老太太跟着停了下来。

“你刚才是在叫我们?”徐菲看看左右也没有别人了,她问追过来的年轻人。

从门口到她们站的位置并不长,但8月份的天,年轻人一路小跑,再加上还穿着黑西装,脸上还是出了一层汗。

“哈”年轻人哈出一口气,有点小喘:“大姐,阿姨,我就是叫你们,真抱歉打扰你们,我是附近联信地产的销售顾问,我刚才在这个小区门口好像听到你们说房子?”

“哎呦,耳朵还挺好使。”姜春华笑着点了点头:“小伙子,你那里有房源?”

“阿姨,我叫张继峰,要不这样吧,外边太热了,您和大姐还抱着个孩子,大人受得了,孩子也受不了对吧,咱们还是去我们店里坐坐,容我给阿姨和大姐详细的说一说。”小伙子张继峰眼力劲不错,说话也很得体,尤其知道抓住二人的重点。

这大热的天,老太太早想抱着元宝回家了,简直是受罪。

“你带路。”徐菲说。

联信地产在巴黎春天小区门口右边,隔着4个沿街店铺,很近。

进了店里后,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老太太下意识的拿手护住了小元宝脑袋,跟着把一件随身带着的小毯子盖到了她身上。

乍热乍凉的,别说小孩子受不了,大人都打了个哆嗦。

跟着就有店里的人要过来招呼她们,等一看到是张继峰领她们进来的,围过来的人群又各自散了。

张继峰把她们带到一个会谈区域,几张小沙发围着一个圆形玻璃面桌子,他又勤快的用一次性塑料杯子给倒了两杯温水。

“阿姨,大姐,你们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咱们再聊一聊你们想找什么样的房子?”张继峰也不催,这让老太太和徐菲对他的感官都很好。

逛了一上午了,做的这么知心全面的中介人员还真不多。

“小张是吧,这样,我说一说我的要求,你去帮忙找一找有没有合适的房源,好吧。”徐菲问他。

逛了一上午了也没个结果,再加上孩子受罪,母亲这么大年纪也跟着折腾,更受罪,她已经开始想着回家休息了。

要不是张继峰小伙子嘴甜,眼力劲好,她们早准备回家了。

张继峰一听徐菲这么说,笑的更甜了,好像这一单已经成交了:“大姐,您说,我记记。”

“嗯,精装修满5年的,最小四室的,楼层不能太低也不能太高,最好偏中间的,要是户型合适,稍微高点也可以考虑。”徐菲简单扼要的说了一下自己的要求。

张继峰还等着继续记录,听到徐菲不说了,他问:“大姐,还有吗?最好说的更具体一点,我好给您找个最满意的房源。”

瞧瞧这话说的,徐菲听着就笑了,她伸手一弹食指:“小张,你就按照这个要求先找找,要是有合适的,我们就抓紧时间去看看。”

她指了指元宝:“你看,我闺女快饿了,得抓紧回家吃饭了。”

她这么说,张继峰知道人家真的有要回家的意思了,赶紧的用自己的电脑去查找房源。

每个房地产中介都有自己的库存房源,当然也有个人单独记录的房源。

且不说张继峰通过什么手段去查他的房源,老太太抱着小家伙,看着她给晒得有点发红的小脸蛋,很心疼:“你看元宝这小脸都晒成什么样子了,等回去了,我和元宝下午可不出来了。”

“成,要还没有合适的,我今天也不打算出来了。”她也累了,这才觉得买房咋这么困难!

zn03251zxs

废材逆天御兽九小姐全文书包网

杨米琪

暗价竞标。。。。
()找到回家的路!

“郭总,不好意思,今天这个会场,只卖拍客短视频的股份。”梁汝波也幽默了一把。

可他也很坚决的给其他人传递了一个信号,易趣网和易支付是非卖品,最起码目前是这样的。

郭胜国有些失望,但现场不容许他再失望下去。

梁汝波宣讲完毕之后,接着就进入了今天的主题阶段。

梁汝波下去之前,他说:“我今天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下面由我的老板上台来告诉大家关于拍客app具体融资的一些事情。”

尚富海还给自己整了整衣领,大踏步走到了会场前端的中间位置,站在那一个点上之后,他感觉自己举目看到了全世界,一切都尽在目中,包括老马也在他眼皮子底下,这让他有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老马啊老马,你也有今天。”尚富海心里呐喊。

他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各位,废话就不多说啦,我来给大家说一下今天的融资规则。”

“和在场的所有人相比,我在这个行业里还是一个纯纯的一个新人,有什么说错的做错的都多包容一下,接下来我和大家简单说一下拍客app从成立以来的融资情况。”

“在正式的融资前,我先说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拍客app这个项目从创建之初均为我个人独家投资,先后投入了超过1个亿的产品开发费用和6个亿的产品推广资金,推广费用其中1个亿用于支付给今日头条的头版推荐和引流,其他的费用主要用于客户的提现和产品推广费用的支付,接下来肯定还会要继续加大投入更多的资金去推广和宣传,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并不能保证它一定会盈利……”

“另外,拍客app的a轮已经由今日头条已15亿美金的估值融资了10%的股份,我答应过张董今天的b轮融资,同样由今日头条领投。”

“至于对拍客app的报价,我不做任何评判,但我有权终止一个不符合我心理预期的价格。”尚富海最后来了个霸道的宣言。

这一会儿却没有任何人出来反驳,哪怕是底下仰头听着的老马,最终也给了尚富海一个肯定对方的微笑。

他们今天既然赶到了这里,就说明这里边有赚头,前头那位反过头来可是他们的财神爷啊,不能得罪。

等尚富海说完之后,那么问题来了,投资方的人群里有人问:“尚老板,这次打算拿出多少股份融资。”

尚富海直接伸出了两根手指头:“20%,但我要说明一点,我会另外从我个人的股份中拿出5%-10%用以分配给我的研发团队及公司高管,包括未来的员工持股以及公司后进的期权池计划。”

这些本该在早期就做好的计划,尚富海为了保持派克科技公司的干净和掌控,在今日头条进入之前,他一直都没有对外融资过,全部由自己筹资研发和项目推广,那一段时间他很难,可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也是牛逼炸了。

人群中忙着来回奔走照应现场的韩正宇、宋雨彤和梁汝波忽然听到尚富海的这个‘宣讲’,她们内心里激动起来,他们知道,心里也明白,这是尚富海要兑现他的承诺了。

其他的投资方包括今日头条尽管有些不能理解,可尚富海已经说了他是从自己的股份中拿出这一部分来,不会去稀释他们的股权占比,是以这些人都没反对。

而且让员工和高管持股更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降低了尚富海的持股比例,甚至他们以后可以从员工或高管手里迂回收购。

在过来之前,他们只知道尚富海叫嚣着拍客短视频要b轮融资,可特么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拍客短视频到目前为止竟然只有两个股东,一个尚富海本人,一个就是股权占比10%的今日头条了,这特么让他们去哪里说理去。

“这家伙也太毒了吧。”有人小声议论。

可也不敢大声说出来,今天这个会场里,尚富海才是他们的财神爷。

哪怕老马都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不是看好拍客短视频app这个项目,他们干什么要在年底下这个时候千里迢迢的来回奔波。

这个时候在家里享受着一家人的天伦之乐,他不好吗?

“尚老板,说出你的估值底线吧。”30多个资本方里,有人忍不住了。

尚富海拢共才出了20%的股权拿来融资。

这才多点,真的是手快有手慢无了啊。

况且还要今日头条领投,这也意味着天然就去掉了一个名额,剩下的还能再有几个投资名额?

2个?

还是3个?

真不能确定了。

众人看着人群前边那张年轻的面孔,长得可真是讨人喜,可特么就是这性格简直成了老油条,和他这张脸完全不搭啊,说他奸猾似鬼也没有一丁点问题。

这一轮拿出20%的股权占比,意味着此轮过后尚富海还拥有72%的股权占比,就算他承诺要拿出10%的股份作为期权池奖励,那他也还剩下64.8%的股权占比,还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今日头条还有8%的股权占比,可今日头条领投,这20%的股权占比里边,今日头条又要霸占多少?

张一鸣这会儿正和王琼躲在一角商量着,王琼说什么都要占有一席名额,她提前都给张一鸣说好了,可眼下尚富海这厮太鸡贼了,就拿出来这么点股权。

这和她的想法有点不符。

老马都开始思索起来,他问身边的周航:“小周,你怎么看?”

“马董,在今天的融资轮中,咱们没有发言权。”周航就说了一句,可一句话就让老马郁闷的闭上了嘴。

正如周航所说的,他们没有发言权,真正具有发言权的是今日头条的张一鸣。

老马在外拥有再显赫的身份,都白搭。

尚富海直接看向了张一鸣:“老张,你认为出个什么底价合适?”

张一鸣心里直接就开骂了,好事你想不到我,这些破事你倒是一件不落的全部带上我了。

他也不想落个骂名,旁边的王琼给他支了一个招,听完后,张一鸣笑了。

他没有去看尚富海:“各位,咱们今天来个简单的吧,一会儿会有助理给在座的每一家资本方发一张纸,你们在纸上写上你们的心理价位和名字,最后会有人把所有的暗价全部收上来,我会邀请现场最有影响力的马董和我一块查看结果,大家觉得这个方法怎么样。”

“可以!”接着就有人回应了。

这是个某种情况下惯用的法子,至少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曾经用过这个法子,而且用了不止一次,对此,他们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没多会儿,就有助理开始给在场的32家资本方发了统一的a4空白纸张和一支马克中性签字笔。

每个资本方都找了个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开始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报价。

阿里的老马也不例外,他还把签字笔带帽的一端杵在了下巴底下做出一副沉思状,老马眼珠子转的飞快,外星人的大脑袋上闪现出一抹称之为智慧的光芒。

果然,有钱人连思考问题的时候都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有光环加持。

老马还和周航交流沟通了一会儿,他最终朝周航摇头,自己亲自写下了自己的心理报价。

这个事并不复杂,甚至特别简单,十分钟不到,所有人连带思考的时间算在里边,全部完事。

张一鸣也果然邀请了老马一块看所有的暗价报价单,老马还风骚了一把,他对着所有资本方以自己的人格保证绝对不会在监督过程中失职。

猛不丁的蹦出这么一句话,直接引爆了现场。

老马这人真是有趣,他每看一张暗价报价单,都会抬头看一眼人群里的某个方向,然后挑眉张嘴的做惊讶和不可思议状,让下边等着结果的一帮人都恨恨的咬着牙,恨不得暴打他一顿。

尚富海在一旁看着都觉得有趣,不过他已经答应了今日头条作为这一轮的领投方,只要最终的估值报价满意,剩下的他就不管了,由着张一鸣去分配吧,省得其他人对自己不满。

话说,这也是今日头条作为本轮领投方的职责和义务。

在老马的各种作怪表情包中,暗价报价总算统计结束了。

最后在老马点头同意过后,张一鸣亲自在一张纸条上写上了4方,并把纸条给了尚富海。

尚富海看到结果的时候,真的惊讶的不行。

只见上边写着‘35亿美金’。

“沃日,用不用这么狠?”尚富海着实惊讶了一把。

不是这个价格太低了,而是太高了。

上一轮还是在12月份,张一鸣最终在当时的海菲自助餐厅博城店里无奈和纠结中给出了15亿美金的高估值,可没想到还不足2个月时间,这帮人竟然还能豪迈的给出35亿的估值,这特么一下子就翻了一倍了,真的能接受这个报价?

尚富海最终也不去考虑那些了,他开始宣读结果:“拍客短视频本轮以35亿美金的估值,由今日头条领投,海纳亚洲、阿里资本和中信建投跟投……”

一听到这个高估值,在场八成的人就知道自己歇菜了。

zn03251zxs

长相依

闲家小二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找到回家的路!

张国民反身就问他:“那你说要怎么帮我们处理?赔偿?还是走法律制裁他?”

熊友林直接扭头不说话了,这老爷子说话很呛人哪,火气太大了。

张国民看他这样,心里就有数了,喊着柳静:“闺女,咱走,找能给咱做主的人去。”

说完和柳静爷俩抬腿就往外走。

张凯的几个堂表兄弟都在门口等着了,刚才老爷子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几个人还在老实,其中还有一个是柳静的亲哥,看到他们俩出来了,柳杨跨步上来就问:“叔,妹妹,学校怎么说的,这事要怎么处理?给说法了吗?”

“哥……”柳静拉了长音,显示着她的愤怒:“什么也没说,根本就没想着解决,再闹一会儿,咱今天先回去。”

“回去?”柳杨不乐意了,还没掰扯清楚哪,怎么就回去了。

柳静心里想着临来之前,尚富海给她和公公单独说的话:“嫂子,你和张叔你们只管取闹,他们不敢那你们怎么样,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最好把你们现场沟通的话给录音保存好,要是能拍下视频来是最好的。”

所以柳静进去之前在自家兜里揣了根录音笔,估计学校方面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会有这种手段吧,也根本就没搜他们身上,当周晓健进了校办会议室之后,张国民和柳静不经意的引导,周晓健这‘蠢材’自家先嚣张的漏了陷。

他只当这话不会传到其他地方去,心里有这个底气,可哪知道柳静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会有录音这种记者才干的手段。

尚富海当时还给她和张国民说过另外一句话:“嫂子,如果能弄到些材料,那就想办法先带出来,也不要急着走,再继续闹一闹,别虎头蛇尾的让对方心里产生了警惕。”

……

老尚这厮为了老同事这点事也算是尽心竭力了,什么招都使出来了,什么情况也都考虑到了,几乎可以说是手把手的交给张国民和柳静怎么操作。当他拿到了柳静给他的录音笔时,听着录音笔里播放出来的话,尚富海脸上笑容与很辣并存,他知道这事妥了,最起码把对方搞臭了这事没跑了。

他给柳静和张国民说:“张叔,嫂子,你们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弄,这事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最满意的答复莫过于足够的赔偿和事故对方得到应有的报应。

尚富海直接联系了梁汝波,通过电子文件传输的方式把这个录音给了梁汝波,梁汝波那边也有大量的视频录像,剩下的该怎么做梁汝波更专业。

没多久之后,拍客短视频一个‘调查即正义’的拍客号上播放出了一个视频片段,还有一段录音。

视频是拍摄的张国民和柳静他们拉横幅堵周山区实验中学大门的一幕,拍摄的视频中也有张国民涕泪横流的痛斥周山区实验中学周晓健老师怎么违规撞得他儿子,事后又有逃逸的嫌疑,怎么开车撵着他儿子拖拽了好几米,张国民还把儿子在icu里的惨状拍了照片,视频中张国民明显的把儿子的惨状照片伸到了拍摄镜头前,透过屏幕看着照片就能够想象的出来车祸当时的现场惨状和车祸的痛苦。

那段录音更绝了,一听就知道是受害者家属和事故车主的对话,录音中事故车主嚣张的说“我承认又能怎么样,我不承认又能怎么样……”

还有前后的一些相关录音,固然也少不了张国民大骂爆粗的记录,可谁都能够理解张国民的心情,并没有人拿着他的行为说事。

这两个东西已经曝光出来,再加上拍客短视频app后台的可以推介,这两份内容即可在短时间之内火爆起来。

与此同时,张国民和柳静在二次大闹无果之后总算走了,熊友林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他在校办会议室里恶狠狠的痛批了周晓健一顿,明摆着骂他说话不过脑子,搞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周晓健也知道自己理亏,并没有反驳周晓健。

熊友林记着去找周山区宣传口的赵科长,岳校长那边也在发挥自己的能力找周山区教育口的相关领导想着尽量低调处理这件事情。

岳校长那边已经给教育口的人打通了电话,也详细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遍,他在周山区实验中学校长这个位子上干了十几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时候隐瞒没有任何好处。

他找的人接连叹了几次气,最后告诉他尽全力试一试,结果怎么样不能保证。

岳校长放下电话后,感慨:“临到最后名声扫地”

很明显的事情,今天上午学校门口闹的那么大,有多少人围观根本就无从查起,这个时候又有多少人拍了照录了视频,给免费做了宣传,也无从查起。

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有人落井下石,给他们学校的名誉或者正面形象抹黑。

他深刻的明白,这个世界上,敌人无处不在。

他找教育口的人,就是提前给教育口的领导们打个招呼说一声,好叫他们知道事出有因,尽量压下这些‘不正之风’。

另一边熊友林也快马加鞭的联系上了宣传口的赵科长,给对方说明了是实验中学的岳校长让他过来的之后,对方很客气。

“原来是岳叔让你来的,那这事我肯定帮,熊主任,你先坐……”赵科长很煞有介事的说了一通,安排熊友林坐下后,赵科长开始打电话安排,让下边的人通知周山区的地方相关媒体,一定要报道符合政府形象的报道,严把审核关,有些和事实不相符的新闻不能随便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给下边打这个电话的时候,熊友林是在一边听着的,他听完后心里想‘岳校长的这个关系就是好使’。

等对方打完了电话之后,熊友林满脸感激的感谢了对方,他着急慌张的就要回学校,就在他刚站起来还没有出门的时候,赵科长办公室虚掩着的门就被推开了,有个年轻的小姑娘拿着一个手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赵科长,您快看看这个视频。”来人着急的喊道。

zn03251zxs

军九龄

翔炎

爸妈来了。。。。
等到今天的最后一个环节亲子活动,家长和孩子们一块包水饺的时候,这些小调皮蛋真的是给你找事干的。

一会儿一把面粉撒过来了,要不就抓一块面团搓手一个一个的小颗粒,你砸我一下,我再砸过去,玩的挺高兴的。

稍好一点的小朋友就拿着一块面团,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用面团捏出他们自己想象中的模样。

像小元宝这样能像模像样的在那里擀面皮的真是少之又少了,当然了,擀出来的面皮没法用。

这一通忙活,足足花去了一个上午,尚富海观察到了一个细节。

早上刚过来的时候,有很多家长脸上都挂着很着急,很浮躁的表情,时不时的就拿出手机来接个电话,或者不停的用手机发短消息。

到了后来的,家长和孩子们一块配合着画画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很少了,乃至于到了最后一个亲子活动的时候,明明有的人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他们都会默默的改成震动,整个人也显得安稳多了。

“挺好!”尚富海心里想着。

等尚富海和其他家长孩子们一样,饱餐了一顿水饺,带着高兴地蹦蹦跳跳的小元宝从幼儿园回到家里后,就听到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和她妈妈说着今天在幼儿园的趣事。

徐菲费劲的半躺在沙发上,脸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眯着眼睛看着宝贝闺女:“是吧,元宝,那你今天和爸爸一块玩的高兴吗?”

“高兴,妈妈,我可高兴了,我爱爸爸!”小家伙脸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刚说完,她又跟着说了一句:“我也爱妈妈。”

“哎呦,小调皮蛋,你可真会来事。”尚富海哭笑不得的摸了摸他闺女的头发。

却没想到这个动作惹得小家伙不高兴了,抬手就拍掉了尚富海宽厚的手掌,不满的撅着小嘴巴,斜着眼睛嘟囔:“爸爸,你把我的发型都给弄乱了。”

看着他们父女俩在那里拌嘴,徐菲觉得挺有趣的,她一直安静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觉得如果永远这样,也是一件挺美的享受。

等小元宝说不过她爸爸,气的不理他了,徐菲这才招手把小元宝给招呼过来,安慰了她一会儿,小家伙又重新高兴起来。

徐菲给了尚富海一个白眼:“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非得和一个小孩子较劲,我也是服你气了。”

“闹着玩哪,你今天怎么样,不行,咱就提前去医院住着。”尚富海问她。

徐菲哼了一声:“没事,哪有那么娇气,对了,我还想问你个事来着,让你这一打岔,差点给忘了。”

“什么事?”尚富海没想起来,问她。

徐菲说道:“还能什么事,今天不就那么一件大事,中央台的新闻专门播放了,网上也全都是这一个事,你就没注意到。”

徐菲问他。

尚富海这才恍然大悟,说道:“你说的批准成立雄安新区的事啊,嗨,我当是什么哪。”

尚富海显得有点波澜不惊,他神秘兮兮的说:“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人家不让我说。”

徐菲早习惯了他这幅有时候耍神棍的模样,到没有太过于惊奇,她说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问你,你上一次给我说宝顺物流仓储在北河省买的那块地在哪儿来着。”

尚富海抬起手来,手指头狠狠地照着空气戳了几下:“就是这里呗,我上次不都给你说了,媳妇,你赚翻了,那块地的价值,现在翻个几倍不成问题,怎么样,高不高兴。”

徐菲满脸郁闷的表情看着尚富海,她很不满的说道:“我本来是挺高兴的,可一看你这幅成竹在胸的模样,我就高兴不起来,你说说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吧。”

这个话把尚富海给问住了,他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可怎么说哪?

好在徐菲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也不知道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了什么,没一会儿就自己乐呵去了。

尚富海和徐菲两口子陪着闺女小元宝在家里玩的时候,东云尚家庄,尚勇开着他儿子年前刚送给他的新奔驰,带着周秀梅去了趟大舅哥周秀清家里,去接老丈人周清利,然后把他们送到博城儿子那里去。

周鑫鸿今天也从县里回来了,最近这段时间,县里一直平稳发展,没有太大的起伏波动。

再加上市里年前年后那段时间出的那档子事,现在整个市辖下边各个县区都平静的很,谁也不会没心没肺的在这个时候瞎蹦跶。

周鑫鸿看到尚勇和周秀梅的时候,笑着喊了一声:“二姑,二姑父。”

“鑫鸿啊,县里现在忙不忙,我看你前段时间又上电视了,哎,你也多休息休息。”周秀梅这个当二姑的叮嘱他。

周鑫鸿点了点头:“二姑你放心吧,累不着我。”

“嗯,那行吧。”尚勇不再管他了,也管不了,他这个大侄子都成了县里的副书记了,堂堂正正的三把手,他现在还是群众,从级别上来说,怎么管。

在大舅哥家絮叨了一会儿,听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周鑫鸿跟着感慨:“国家这下子肯定是要有大动作了,雄安新区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来,肯定是有它的根本目的的。”

尚勇想不透这里边的门道,但也跟着说道:“真是了不得,这是第19个了吧,那边那些种地的人得发财了啊。”

“呵呵,也就是运气好,还没有二姑父你现在随便动动手赚得多。”周鑫鸿笑着说道。

他可是知道二姑父的养猪场分场都建好了,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筹备阶段了,等全面消毒完事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而且,这个养猪场的规模可是比老家尚家庄那个规模大太多了,养猪场里安装的设备也都是趋于最新的自动化设备,用的人力更多了不少,喂养起来也更加科学了。

现在就连县里的宋明晨书记在又一次闲聊的时候都提了一嘴,说等养猪场开始正式投入运营之后,他亲自带着县里的大小局口过去参观,看看他们东云的第一养殖大户到底有多大。

尚勇听到他大侄子这么说,赶紧摆摆手,谦虚的说道:“鑫鸿,哪里有那么简单,养猪这个营生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一个弄不好要是来个疫病,那你这一年的投入就全赔进去了不说,这些人工、饲料的投入也一样全陪进去了,到时候欠一笔股债……”

这倒是个事实,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干什么事稳当的?

三百六十行,好像都找不出这么个营生来。

就说当公务员吧,感觉上好像是铁饭碗,可也搁不住你在某一个位子上时间长了,慢慢的就被腐蚀了,最后再犯点事,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周秀梅去给老父亲收拾行李去了,弄完了之后,她和大哥周秀清一块往车上装。

周秀清看着妹夫这辆车,说道:“秀梅,尚勇又换车了啊,你们真是挣到钱了。”

“大哥,你可高看他了,他哪有什么钱,这辆车还是富海买了送给他的,他也就沾他儿子的光了。”周秀梅对此和不认同,这都是她儿子的功劳。

周秀清没去辩驳这个,他心里寻思,我儿子一样混的不差,都成了县里的副书记了,可也没见给我买辆车开。

把老人的东西给装完了以后,尚勇和周秀梅也没有多留,他们还想趁着天好,抓紧赶到博城哪!

周鑫鸿看着远去的奔驰,眯着眼睛说道:“我二姑父现在也做大做强了,真是了不得。”

周秀清理解不了儿子的感慨,他没有说别的。

看了看天色,给儿子说道:“鑫鸿啊,你要是赶着回东云的话,就抓紧回去吧,再不走,等会儿又堵车了。”

今天是周六,东云下班各个乡镇统一去县里上高中的学生们要放假了,到时候光这些学生就能够堵半条道。

周鑫鸿也没矫情,他今天回来,主要是送送他爷爷,顺便和二姑父说两句话。

他是不是也变得有些市侩了,还真不见的!

尚勇开着车一路以100码的平均速度往博城跑,他也不图快,路上有不少车嗖嗖的从他车旁边超了过去,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尚勇都不屑一顾。

他心里想着‘这些人还是太年轻了,开那么快的车,赶着去阎罗王那里投胎转世嘛!’

车快进博城的时候,周秀梅给她儿子打了个电话。

尚富海听到他母亲说马上就到博城了,姥爷也过来了,他也挺高兴的,寻思正好这段时间不忙了,暂时也不去公司了,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多陪陪姥爷。

“媳妇,你公公婆婆等会儿过来了,我姥爷也过来了,你是在这里躺着,还是先去楼上躺一会儿。”尚富海冲着躺在沙发上的徐菲,说道。

徐菲听说公公婆婆要过来了,她着急就想坐起来,可肚子太大了,不是很方便,让尚富海帮忙,这才坐好了。

“大海,你看看我头发乱不乱,要是乱的话,你给我梳梳头发,真是的,爸妈要过来,提前说一声也行啊,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你看看我现在这个邋遢样,怎么见人啊。”

zn03251zxs

魅骨生仙:寝了,神君

秦牧真帅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最新入库 More+
不毛之地 宝石猫
惟宠娇夫 西西棠
我的大学高尔基 若能归去
重生古代童养媳 乘龙九霄
番外 长安调 顾懿轩
冷情女帝妖孽妃 妍妍
伤歌行by飞樱 方宏恺
脱掉反派皮的一百种方法 黄俊铭
神偷妖后 归尘
血族废柴公主 野性之心
最新资讯
七季 雪阳冬
寒 战 洪儒云
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微微鸿气
蓝雨丝--情物语 瑾唯
快穿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 张家宁
重生之极品仙尊 虚谷子
萌系冥王 刘志轩
意峦征服在线 沁温风
不好意思 劫个色 血猩红
端午品丰 夏筱梦
最近更新 More+
恋上轻熟女 虞橙诗
宦海危情 居隐
半个月亮吃到饱 笑言海.QD
被隔壁直男看上怎么办 苏洛洛
民企江湖 霍公子
超神级绣惑 曾正阳
五体不满足 梧桐夜雨时
欲海yin妻 百度云 夏挽歌
你丫丫上瘾了番外 麻辣辣
惊破大明全本 鱼小淼
天梯高手 梅子泡茶
楚凡.凡神 锦屏韶光
异界之魔武流氓全集 风华居
混沌初始全本 忘忧草
人皇纪八零 萧家三少
影帝的吸血鬼经纪人 被罚站的豆豆(书坊)
现代耽美 潘心盛
流金岁月 捂脸大笑
换夫 宠你上瘾 唐溪
舞动分卫 芒宇
带上包子闯关东 柳夕乔
花心王爷人鱼妃 云落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