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www.zjdaom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无人生还中文版

刘一水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冷面暴君宠毒妃

梦入神机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反派NPC求生史

对棋

轰!一阵热气蓦然从胸口直冲脑门,南茜浑身一僵,脑袋一片空白,不仅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连呼吸也跟着停下。可一切动作都停止后,感觉反而更敏锐,之前没注意到的事,瞬间全凸显了出来,他的心眺、他的呼吸,他紧贴着她的坚硬生理反应。

残王的鬼妃

奉天

154章 无限刷属性的会员卡。。。。
妈,我和你商量个事呗。”徐金兴晚上下班回来,死活拉着他妈不让走。

姜春华等了他一眼:“你说。”

徐金兴想了想,说:“妈,你给姐夫说一声,给我换个地方做暑期工呗,我天天的在自助餐厅那里,吃够了……”

“滚。”姜春华老太太很不客气的呵斥了一声,恨铁不成钢。

尚富海不知道还有这一码事,他最近回来的都很晚,主要一公里便利店刚刚起步,方方面面的事汇总了之后,安晓辉都要报给尚富海知道。

他每天都差不多十点以后进的家门,为此,徐菲没少絮叨他,尚富海都一笑置之,他还没告诉徐菲他又开了一份新地图。

这事说来也是神奇,他目前在忙着的很多‘新地图’,徐菲都不知道。

比如购买下来的‘头条股权’,比如‘一公里便利店’,这不是什么刻意的隐瞒,是尚富海觉得没必要天天挂在嘴边去炫耀,最终他都会在合适的时间给徐菲坦白。

……

转眼又是一天过去了,7月份开始进入下旬的时间段。

一大早起来,尚富海摸出两张卡来分别递给了他老婆徐菲和丈母娘姜春华。

“妈,菲菲,这两张卡是一公里便利店的会员卡,你们去店里买什么东西直接拿着这两张卡刷卡结账就行,钱我都充好了。”尚富海说。

实则,这是两张特制的会员卡,无限制刷卡,这样的卡一共制作了不足双手之数,全部都在尚富海手里,他预备给他家人的。

比方他老婆,他丈母娘,他父母,将来他闺女长大了……

其他人哪怕妹妹也没有(-_-||)!

徐菲翻过来覆过去的看,看完后她顺手从自己钱包里抽出一张银色的卡来,卡正面写着‘一公里便利店’六个烫金字体,她说:“真的假的,你给我的卡和我自己办的咋不一样啊,差的也太多了,还有,你这张卡怎么是黑色的,真难看!”

老太太真想给她一巴掌,怎么说话的?

尚富海犹如被十头草泥马给踢了一顿,他没好气的说:“你那是充了1000办的吧,我给你的这张不用充值,无限刷!”

就问你牛逼不牛逼!

“???”徐菲懵圈,姜老太太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女婿。

小舅子反应倒是快,他手嗖的一下从他姐姐手里把黑卡给抢走了,说:“姐,你真是老笨了。姐夫,我猜这家‘一公里便利店’是你开的吧?”

“吆喝,这反应可以啊。”尚富海说。

徐金兴下一刻就呆住了,他随口那么一说而已,有开玩笑的意思,可玩笑成了现实就特么不搞笑了。

老太太默不言声,徐菲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耷拉着脸问:“真是你弄得?”

尚富海点头。

徐菲张口:“熊玩意儿,是你开的还三天没憋出一个屁来,你早给我说一声不就完了,还有你弄了三辆汽车当奖品,我那三天也去买了不少东西,怎么就不能操作一下让我也中一辆……”

你是认真的吗?

尚富海很想喷她一脸,熊娘们,不财迷你能死啊。

以前就是这样,有点钱就非得存到余额宝里去赚利息,后来余额宝的利息低了,又改成了京东金融,再后来……

再后来钱不够花了,改成花呗分期了!

“你可得了吧,快点吃饭上班去吧。”尚富海拿她没辙,总不能修理她闺女吧!

老太太也整明白了,尽管心里又是一番五味杂陈,可她坚决不要这张卡,也是徐菲好赖说服了她,最后才收下了。

小舅子徐金兴在一边眼馋的很,几次伸手试探着也想要一张‘无限刷’属性的黑色会员卡,尚富海直接没搭理他。

小子哎,你现在还不够格!

话说徐菲开车到了公司后,坐在自己办公桌前,还一直拿着两张颜色迥异的会员卡不停的对比。

她此刻犹如在做梦一般。

一公里便利店刚开业的时候,她就和她经理一块去公司附近的一家便利店充值办了会员卡,二人都买了些速食品放在了公司里,之后为了‘奖品’,她也有每天去刷卡消费,可愣是没想到她竟然一直在自家的店里花钱消费。

这话怎么听着就不对味!

熊玩意儿,你到底还瞒着我多少事?

徐菲此时此刻咬牙切齿,真想一口口把他给咬死拉倒。

她倒是不怀疑尚富海对她产生了其他的想法,就凭他那个熊样,他敢?

孟兴文提着个黑色坤包进来时,就看到徐菲正拿着‘一公里便利店’的银色会员卡再看,她们俩一块办的,她也充了1000,寻思徐菲还没新鲜够。

不过她实打实的看到了一个事实,徐菲花钱没有节制。

不说她上班就有了一辆新车,她老公给她买的那条价值不菲的项链,那天她们俩结伴去便利店里充值办理会员卡,她看到徐菲眼睛都不眨就办了个最高额度的充值会员卡。

她自己当时还有一点犹豫的,虽然最后也办了同样的。

徐菲最为今年的新进员工,她拿到手工资还不到3000,可她愣是拿三分之一去办了一张会员卡。

孟兴文还想着乱七八糟的念头,眼睛眨巴眨巴就看到了续费手里还有另外一张卡,纯黑色的,一面也有烫金的六个大字,另一边除了磁条,还有个芯片,其他的全是空白。

“咦,菲菲,你又去便利店办了一张会员卡?这个是充值多少钱的?怎么我没见过。”孟兴文问。

徐菲张张嘴,没说,最后告诉她:“我老公给我办的,具体我也不知道充多少。”

听到这么个答案,孟兴文没了兴趣,她至今对徐菲她老公有点好奇,主要是她回家后问了她们家老梁,老梁告诉她尚富海这个人不简单。

具体怎么个不简单法,老梁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也因为这个,孟兴文下意识的和徐菲要亲近很多,这也惹得人事部的个别员工对此很是吃味,暗中不知道有多少闲言碎语。

zn03251zxs

海贼王 征服苍穹

大黑牛牛

爸爸,咱家有好多水,我好想去游泳。。。。
韩正宇点了点头:“好!”

陈静姝有点不太甘心,但最终也听了老板的指示,少买点就少买点吧,这年头连银行都不太靠谱了,你有存款都不能全部存在同一家银行里,更何况投资。

“老板什么时候用钱?”陈静姝问了一句。

两个月这个概念太空泛了,要是着急,她就不计利润了,抓紧出货,甚至能把当前的股价给带下一截来。

话说回来,可要是不着急,她就瞅准了机会慢慢出,这样的话,能够最大限度的保证投资利润。

毕竟市场总有个高低起伏。

尚富海想了想,说道:“老张那边是8月份组织今日头条的新一轮融资,具体几号还没有确定,最晚也就是下个月底的事,按照惯例,两个月内把钱转给他,到10月中旬之前吧,就这么个时间段了。”

他这么一说,陈静姝心里就有底了,按照现在的时间推算,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周转,足够了。

说完了这个事之后,陈静姝就先走了,韩正宇还有点别的事。

他给尚富海说:“老板,关于趣头条的事情,我给你汇报一下。”

“kevin,你不说,我都快忘记了,对了,覃亮怎么说的?”尚富海问他。

接着摆手说道:“坐坐,坐下慢慢说。”

韩正宇说:“覃总那边说9月份或者10月份b轮融资,明年看情况就会考虑上市的事情。”

“他这是有把握了?”尚富海如有所思。

转而语气一变,突然说道“行啊,他这么快就要割韭菜了啊,还是说趣头条确实做得不错?”

韩正宇脸都黑了,老板这话说的可太直接了,你是不是忘了你自己也是割韭菜的人之一。

至于尚富海,他没事的人一样,给韩正宇说:“kevin,你给覃亮说一声,我免费赠他一个月拍客短视频的趣头条资源推广,我祝他趣头条这一次融资能卖个好价格。”

“-_-||”韩正宇沉默,不说话了。

等韩正宇从他办公室里离开了以后,尚富海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静静的想了一会儿。

最近的事情其实不少,尤其这段时间,各种事情都堆到一块来了,他现在脑子里有点乱。

“老廖要走了…”

“关于博城市发展的扶助政策文件…”

“易支付、易购网和拍客短视频的下一步发展…”

还有更多的事情诚待解决,尚富海很挠头,他在琢磨着自己要是会分身术就好了,一个人当两三个人用了。

且说之前从尚富海这里离开的安晓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就给张兆军打了个电话,让他继续按照新制定的发展规划,先做好浙省的线下渠道再说。

至于豫南省那边现在营收忽然间回暖的问题,先放一放看看情况再说,反正豫南省那边的线下便利店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出现满负荷的情况。

和安晓辉差不多,韩正宇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后,也没耽搁,马上就给覃亮打了个电话,但覃亮的电话没有打通,韩正宇想了想之后,又给李雷打了个电话。

这一回很顺利的就打通了,俩人客套了一番之后,韩正宇直接进入了正题,他给李雷说了他们老板尚富海的决定。

“李总,这个事我们老板让我务必转告给覃总,我刚才给他打了电话,但没人接,还得劳烦李总回头告诉覃总一声。”

李雷回应了一声:“原来如此,这是关系到趣头条的大事,等覃总回来,我一定尽快转告他。”

这确实是大事,尚富海之前就给覃亮说过这个事,之后没了动静,没想到现在又提起来了,尚富海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李雷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覃亮去区里参加政府组织的经济座谈会去了,李雷也不好现在就给他打电话,寻思先给他发条信息,等完事后,他们俩再好好探讨一下。

……

宝菲集团大厦,尚富海从上午一直忙碌到下午三点多,把手头的活全给干完了以后,他舒了一口气,准备回家。

还没等他收拾好东西,忽然听到窗外传来‘轰’的一声震耳的炸雷声,雷声滚滚,震的耳朵里嗡嗡作响。

尚富海正在收拾东西的手突然顿住了,他隔着窗外往外瞅了一眼,刚刚还是朗朗乾坤,转眼就变成黑云压城了。

紧接着瓢泼大雨就像是从高空中开了天河口一样,密集的雨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地面上堆积起来。

“这么快!”尚富海微微皱眉,又放下了手里还没收拾好的包,看着窗外的大雨,心里感慨,七八月份的天真是神经病,明明天气预报没有大雨的,怎么说来就来了这么一阵暴雨。

俗话说得好,暴雨不持久,尚富海寻思能下多久,撑死了一个小时?

“也不知道几点能停,等等再走?”

想到这里,他也不着急了,又坐回到老板椅上,打开了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选了几首早已经下载好的舒缓轻音乐,循环播放,整个人完全窝进老板椅里,闭上眼睛侧耳倾听。

尚富海觉得这个状态简直太舒服了,他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耳边是舒缓的轻音乐,外边是连绵不绝的雨打玻璃时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虽然急,但是自有一股韵律。

听着听着,尚富海睡着了。

此时,窗外的暴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天空中还时不时响起一声炸雷,偶尔一道闪电撕裂了黑幕和大地,映照着一片炽白的光线。

宝菲集团大厦四楼属于宝菲便利店的这一层办公楼层里,安晓辉站在窗户前看着外边至少没过脚脖子的雨水,他心里很担忧,这场雨来的莫名其妙,可它没有停的迹象,这不是个好形象。

看着集团大厦门前的大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溅起一片比车还高的水花,水花落在了旁边匆匆而过的行人身上,淋湿了全身,有人在咒骂,但嘟囔几声也就过过嘴瘾了。

已经成了落汤鸡,还是赶紧回家吧!

“要糟糕,这又是一场雨灾吗?”安晓辉的心里很沉重。

与此同时,属于宝顺物流仓储有限公司的城南镇公司驻地,尚富贵看着眼前丝毫没有变小的暴雨,他赶紧打电话给各个部门的经理,让他们抓紧联系并切实叮嘱派送的员工注意自身安全。

分派完任务后,尚富贵又去给徐菲打了个电话,给她说了一下公司这边的情况。

“徐总,眼下这种情况,咱们就不能再争取送达的时间了,先保证员工的人身安全再说。”尚富贵说道。

徐菲答应了:“尚总,你给所有的分点都传达到,必须保证安全!”

“我明白。”尚富贵答应下来。

徐菲最后说道:“大哥,等会儿给大嫂说一声,实在不行,你今天晚上坐镇公司值个班,要不然我不放心,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好!”尚富贵痛快的答应下来。

……

“当当当”

孙庆德上来敲响了老板办公室的门,他一直在下边等着,眼瞅着马上到了下班的时间点,一直不见老板下来,也没接到什么信息,孙庆德不放心,上来看了看。

走到老板办公室门前,这才发现办公室门是关着的,他敲了几下,没人回应。

孙庆德心里‘咯噔’一下,寻思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下一刻,他伸手攥着门把手猛地用力拧了一下…晃着手腕了。

门把手一下子轻轻松松的就打开了,入目处,尚富海正仰躺在老板椅上,一副很舒坦的姿势。

睡着的尚富海也听到了异响,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孙庆德,他揉了几下眼睛,说道:“庆德啊,你怎么过来了?”

“老板,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我看着你一直没动静,就上来看看。”孙庆德说道。

“呵呵”

尚富海笑了笑,说:“刚才本来要走,一看外边下雨了,索性再等等,谁知道听着音乐就睡着了,庆德,现在是几点了?”

他早听到背后还有雨打玻璃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场雨竟然还没停?

“老板,已经过五点了,这场雨下了有快两个小时了,外边的大道上,排水不行,水都淹到小腿肚以上了。”

“这么快啊,唔,有什么异常发生吗?”尚富海心情很不好。

这种恶劣的天气,肯定又要出事了。

孙庆德摇头:“老板,我一直在下边,还没有去关注其他的方面。”

“哦,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再说。”尚富海说着话就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找到后,就给徐菲打了个电话。

徐菲很快就接通了,问他:“大海,你现在在哪里?几点回来?雨太大了,你回来的时候可慢着点,注意安全。”

“媳妇,家里没事吧!”尚富海感受着她的关心,轻声问了一声。

徐菲大声说道:“什么事都没有,你就放心吧。”

她话音刚落,尚富海接着就听到了闺女元宝的大呼声:“爸爸,爸爸,你回来了吗,咱家都是水了,好多水呀,我好想去游泳。”

尚富海忽然感觉有上万只乌鸦在他头顶,遮天蔽日,黑压压一片。

zn03251zxs

长生途全集

羿宸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最新入库 More+
不期而遇 扶摇娘子
龙王传说 八零 曳光
牢狱之灾 李惟七
hp铁骨百度云盘 尘土人生
吞星纪 赖和蔼
试婚成瘾 团子
都市轮回志异 龙淑慧
替嫁血魅王爷清冷妃 忘记离愁
贴身狂少楚文星全集 水煮妖花
魅药 龙之将皇
最新资讯
狐狸老板你干嘛 财迷兔
神秘侦探社1 慕君非白
护花圣手 炫亦 炎水淋
无敌儿子米虫娘亲 静哥哥不是哥
男妇科医生王禹 尽歡颜
源庚虐文 薛朋义
本宫非贤良狸小追 执剑长老
高门佳妻资源 苟宁
地狱菩提 六夜
黑色豪门之纯情 秋明枫
最近更新 More+
hp奇异恩典 陈心芸
众神的恶作剧 林政辛
月亮和六便士 莞尔wr
校花的贴身高手林逸 魔女恩恩
风起建章百度云 墨梵
猎同之我叫糜稽 我心向明月
百花盛放 苏怀荒
天之道全本 蕾笑依然心
后宫 权倾天下 牛白白
奥术神座百度云 渔君歌一曲
网游之火影天下全集 意绵绵
网游天下无双绿帽 狸狸猫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全集 魔道弟子
异世傲天奇书 徐文赋
带着空间混异世橙子 地狱火炬
笨丫头和小狐狸新浪 离兮
逆世女王网盘 九鬼
抗战之特种系统 我是咸鱼
武燎巅峰免费 蜗牛你别跑
老板也是人 梦世界
纯情校花爱上我全集 黄小伟
书香云影 谢永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