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www.zjdaom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都市武圣叶青

星轨star

‘好汉不提当年勇’。。。。
“尚董,没有可题,我这就告诉大家伙这个好消息去,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苏新河笑着说道。

尚富海笑了笑,正往前走着,看到了前边正不停忙碌的工厂员工,他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苏总,新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线,和这些普通员工也是分不开的,这样吧,你这周就给我提一份报告申请,所有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在职员工都发一套价值300元的纪念版服装,发一双价值300元的休闲运动鞋”。

“尚董,这样会不会太……”

苏新河说到一半就不说话了,但尚富海听懂了他潜在的意思,可他会不会成本太高了,这相当于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每一名员工发了600块钱的物品。

尚富海摇了摇头,径自往前走去,就在苏新河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尚富海的一句话又在前边轻飘飘的传了过来:“苏总,你得记住喽,是这些员工给公司创造了价值,新车gwl2下线,难道全是你的功劳,全是设计和研发的功劳?还是全是公司管理层的功劳?”

说这话的时候,尚富海的语气不自觉就重了几分,就连跟着来的韩正宇都下意识的正了正身子,他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会议室里,尚富海因为一些小事发火的时候。

苏新河就更懵逼了,他寻思,我就是想给你说一声这样花费的成本不小啊,怎么就惹你生气了?

这画风不大对劲啊。

国光新能源汽车去年重组之前,厂里的员工因为公司多次发不下工资来,没有发展前途等等原因,已经辞职走的差不多了。

但自从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重组成功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尤其是有了尚富海、马云这种‘明星富豪’式的人物参与了国光新能源汽车的成功重组以后,上至管理岗,中间的技术岗和一线管理岗,底层的操作工等,来应聘的人都挤破了脑袋。

现在的国光新能源汽车已经是一家有着过700人的中等规模以上的大公司了,并且还在继续招聘之中,为下一步的正式生产组装做准备。

就算按照700人的整数计算,每一名员工发大约600块钱的鞋子和衣服,这一笔支出就是42万元人民币,对国光新能源汽车这家截止到当前还没有正式的产品销售,没有正面盈利的公司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了。

苏新河慢慢被磨砺的学会了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冷不丁的让他因为‘庆祝新车下线’这么个小阶段的胜利,就要支出42万元的物质奖励,他有点不太能接受。

别介花着花着,好不容易融进来的钱又给花没了,后边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那,这才哪到哪儿。

可现在尚富海都亲口说二遍话了,他哪怕心里有其他的想法,暂时也没再去反驳,寻思等会儿瞅个没人的时候,再单独和尚富海说一下。

与此同时,他们身边还有几位国光新能源的普通员工,忽然听到‘大老板’说要给发衣服,还要发运动鞋,庆祝新车下线,还是足足600块钱的标准,那一刹那,他们心里的感觉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觉得自己也被公司给重视了,他们的忙碌操劳和加班也不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不再是单纯的给结算一点廉价的加班费了。

“现在干活就是带劲啊!”人群里有个人是之前的老员工,他在心里呐喊,觉得现在在这里上班干活,才真正感觉到有价值。

旁边的人也跟着点头,很认同他的说法。

且说尚富海打头往前走,韩正宇和孙庆德二人在他身后隔着。

离开了刚才的地方,韩正宇小声说道:“老板,刚才苏总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考虑运营成本的可题,我估计他是去年的时候被钱给瘪坏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借钱,连银行那边都把他给拒之门外了,这个时候他从心理上还是缓不过来。”

尚富海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kevin,你以为我不知道?”

“…”

韩正宇被这个回应给噎的不轻,你既然心里明白,那我就不多解释了。

至于尚富海当时在车间里说的那么高调,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也不去考虑了。

车间里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看到尚富海的时候,有些正在忙着的人都停下来多看了他一眼。

作为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其中一名大股东,尚富海的照片和个人简介就挂在了他们公司荣誉室那边的玻璃墙内了,公司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一次培训,有心人对尚富海都不会陌生。

尚富海往前走的时候,看到有人注视他,也会停下来朝那些员工笑着点头打个招呼,反而把那些员工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等他不紧不慢的绕着整个连体车间转了一圈,再回到出发点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这时候差不多就下午三点多了,暂时没别的事干,尚富海给韩正宇和孙庆德说:“kevin,走吧,先去我办公室坐坐,等晚上一块和国光的朋友们去吃个饭。”

“老板,先说好,我最近不能喝酒了,要不然,让雨彤知道了,一准要撕烂我。”韩正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尚富海眼神怪怪的看了他一会儿,接着又点了点头:“嗯,你也确实该努力努力了,再不要孩子,年龄就大了,不好。”

“……”

韩正宇要晕,你这是几个意思?

尚富海的这间办公室是苏新河特意保留出来的,不但有他的,还有马云、张一鸣他们的,在这方面,苏新河倒是想的挺周全的。

听下边的人说尚富海去了办公室以后,苏新河就带着提前准备好的资料过去了。

到了门口后,苏新河敲了敲门。

“谁啊,进来!”尚富海的声音传来。

苏新河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尚富海和韩正宇两个人对面而坐,中间的小玻璃茶几上放着一个茶壶,俩人正聊得起劲。

看到是他之后,尚富海直接摆手招呼他:“苏总过来了,快点过来坐下喝杯茶,我正愁着很多新能源汽车方面的知识没弄明白,刚才还想着抽个时间找苏总去取经了。”

苏新河愣了一会儿,这时候的尚富海和他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截然不同,和上一次资产重组后再见面的时候也不一样。

刚才尚富海摆手招呼他坐下喝茶的那一瞬间,苏新河仿佛对面招呼他的事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这让他心里自然而然的觉得亲近了几分。

“尚董,您太客气了,有什么可题尽管可就行,我也不是很精通,咱们互相学习吧。”苏新河语气也柔和了很多。

尚富海笑了笑:“我还没谢谢苏总给我准备的这盒好茶,刚才过来后,韩总就闻到了香味,你也尝尝。”

“尚董喜欢就好。”苏新河说道。

尚富海摇头,说道:“苏总,你还是太客气了,咱们之间随意点就好。”

听着尚富海这么说,苏新河可没真盲目的就当了真,不过也比刚进门的时候更放得开了,他说:“尚董,我过来主要是想和你说说刚才的事情。”

“你是说关于那个纪念版服装和运动鞋的事?”尚富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侧头可他。

苏新河点了点头:“正是,尚董,咱们国光新能源现在有700多人,全部加起来就要花掉40多万,现在厂里新下线的车还没有正式上市,未来的销售情况怎么样也不太清楚……”

不等他说完,尚富海就摇手说道:“苏总,这可不像你当初的风格啊!”

听尚富海说了这么句没头没尾的话,苏新河眼神里满是疑惑。

看着他迷茫的样,尚富海又说道:“就是咱们一块和原来的曹市长吃饭那一次,我记着苏总当时可是霸气的很,苏总当时可是说过国光新能源汽车上市后就能达到200亿元的销售额的,怎么现在就失了这股锐气。”

苏新河听他说起这个事,立马就尴尬了。

他也想起来了,那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当时他和汉能的刘金惠刘总一块请博城当时的曹洪东市长吃饭,在场的还有尚富海和张一鸣。

苏新河当时和刘金惠都觉得尚张二人太年轻,哪怕有些成绩,也就那么回事,反而是他们俩当初拽得那叫一个二五八万的。

他至今都还记得刘金惠说汉能的满负荷产能是年销售额300亿以上,他当时就说国光的满负荷营收200亿人民币以上……

可偏偏最让人不能接受的事实就是博城汉能完蛋了,当时的总经理刘金惠现在也成了失踪人员,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身为好友的苏新河也不知道。

而国光新能源汽车偏偏又被尚富海和张一鸣联合入股了,还是控股的那种。

想到这,苏新河尴尬的不行,他一脸便秘样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尚董,我当初不知天高地厚,让你和张董见笑了。”

zn03251zxs

超时空悖论

六如和尚

380平大跃层。。。。
等了5分钟的时候,张继峰那边没有动静,徐菲问了一嘴,张继峰说马上就找到了。

等了10分钟后,小元宝开始吸允手指头了,这是释放饿了的信号,徐菲又问了一句:“小张啊,你有没有找到合适的房源,要是没有的话,我们先回去了。”

“大姐,你再等我两分钟,我这里已经找到一套了,但不是很合适,我再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张继峰这么说。

也不知道是真的找到了,还是耍手段。

老太太说:“你也别催了,我先给元宝泡点奶粉,一上午都逛了,也不差这二分钟。”

张继峰听到老太太说的,心里满满的感激,他也很急迫,他也想开个单子,每天顶着烈日穿着一身西服去小区里大街上到处碰,图个啥?

还不就是为了成交一笔,要不然三个月试用期一到,一笔卖房单子未成,他又得走人。

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好干。

别说,张继峰不停的刷着他们公司的房产系统,还真让他刷到了第二套合适的房源,这是刚刚上传上来的。

他高兴的差点要蹦起来,急乎乎的用手机把信息给拍了下来,转而走到会客区这边给徐菲说:“大姐,你看看,我又找到了一套房源,第一套是11年的房子四居室,还不满5年,另外房产信息上写着是简装,和您要求的条件不符,我才多耽误了点时间,又找到一套新的,不过这一套是360平大跃层的,大姐您看不看?”

徐菲拿过他手机拍的信息一看:“6号楼2单元1601,跃层380平,中式精装修……”

她思索了一会儿,好像有点印象了,问张继峰:“小张,这个6号楼是不是就是小区里边靠着凉亭假山那一块的,还有个人工湖的吧?”

“没错,大姐,您记性太好了,那一块区域正是这个小区里风景最好的一片。”张继峰心里挺紧张的,他也没想到要么找不到房源,要么给来了个这么大的惊喜,也忒大了,客户别一看这么大面积就不要了。

然后她就看到徐菲直接一挥手,非常霸气的说:“没事,面积大无所谓,就去看这套吧,你说的那套简装的就算了,我们可没那个时间再装修。”

跟着她问姜老太太:“妈,咱去吧,看看要是不合适的话,就直接回家了。”

“行,我收拾收拾。”姜春华刚给外孙女泡好了奶粉,奶粉瓶子和勺子还没来得及装包里,徐菲帮着她一通收拾。

张继峰倒是想帮一把手,可看着那些小孩子的瓶瓶罐罐的,他也没经验,直接插不上手啊。

挺尴尬的站在一边干等着,他说:“大姐,那我这就联系一下房东,看看人家在不在。”

好巧,房东正好在这边收拾着房子,徐菲她们运气不错。

又等了两分钟,徐菲收拾好后直接把包背在了身后,她想伸手抱着小元宝的,姜春华执意抱着外孙女,另一只手已经拿着奶瓶子塞到了小家伙嘴里。

“快走吧。”老太太说。

张继峰在前头带路,徐菲和母亲并排跟着在后边再次往小区里走。

等他们出去后,店里留守的人一个个的看着面面相觑。

有个瓜子脸的女人说:“哼,依我看小张还是开不了单,他连最基本的看人都不会,好家伙,买那么大平方的房子,是一个女人和一个老太太能决定的吗?人家娘俩只是看,男主人都没出现过,本身就说明诚意不大。”

“是吧,柳姐这眼力劲就是厉害,这都能看出来。”有个面目白净的年轻小伙子腆着脸说,似乎他也不想看到张继峰开单。

另外一个人嗤笑一声:“你们可得了吧,有这闲功夫还不如出去转一转,搜一搜房源,找一找客户,我倒是看小张这小兄弟不错,没准人家就成了哪。”

“老高,你诚心和老娘过不去是吧,我就说他开不了这一单,你要不服,咱俩打个赌,谁赢了请今天的晚餐怎么样……”女人这就置上气了。

高姓男子都懒得搭理她,自顾自又开始埋头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他是个务实的人。

好像想起来什么,他又抬头对着另外一个小年轻的说:“还有那个朱良伟,高哥也劝你一句,你和小张你们俩是一块进的公司,多用点心思在房源和客户身上,别整天没事就跟着琢磨些乱七八糟的,开单才是硬道理,懂不。”

他这话实诚,但是一般没人爱听。

被叫做朱良伟的小伙子直接就耷拉脸了,脸色很差。

但人家是老资历的员工,还是店里的金牌销售,他只是个新来的伙计,连三个月的试用期都还没完事,到目前为止,仅仅开了俩长租单而已,比张继峰是强一些,可也没强到哪里去。

“高哥说的是,我这就出去多转转。”朱良伟说。

他干什么,才没人有心思管,老高摇摇头又开始忙了。

年轻人啊,心思不纯!

且说张继峰带着徐菲和姜春华老太太一路到了6号楼,也就是巴黎春天小区的中心位置,他指着这栋楼旁边的凉亭、假山、人工湖说:“大姐,就是这儿了,您瞧瞧这布置的多漂亮,这一块也是物业的重点工作,要我说您买这儿,绝对没跑。”

“哈哈,先看看房子吧,合适再说。”徐菲说。

张继峰通过门禁上的电话联系了1601,应该是房东给回了话,遥控开了门。

进了电梯后,徐菲就发现8楼以后成了类似8…10…12…14…16…这样的间隔,然后一路电梯上了16楼。

张继峰继续说:“大姐,这栋楼全是一梯一户的,8楼以下是单层大平房,8楼以上全是大跃层结构,您以后上下都很方便,家里的私密性也非常好。”

“是吧,这倒是挺好的,安静,不过一梯一户的话,这长年累月的,费用也不低呀。”徐菲随口说道。

张继峰听到她这么说,简直要晕菜了,大姐,您这是闹着玩的吧。

都舍得花费巨资购买这里的房产了,还差那两个坐电梯的钱?

他思绪很复杂。

等电梯在16楼停下,果然对开的电梯门尽头直对着一个关闭的房门,中间这一段也被做了简单的装修,在门口处放了两个鞋柜,地上有几双看着崭新的拖鞋,显得房主特别讲究。

看到这个,徐菲就很满意了,她喜不自禁:“挺好,要的就是这个感觉,妈,你说是不是?”

zn03251zxs

木玉成约百度云

白衣王子

败走麦城,还是战略性转移?。。。。
“安总,你说的是豫南省新城的那位于老总?”尚富海点头,满腹感慨:“那是零售商圈这股泥石流里的一股清流啊,以前还有个信誉楼能和它们比服务,现在白搭了。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年龄大的人讲情怀,是这么个理。”

“嗯,胖东来商贸在那边很有民间基础,老板,我个人认为,咱们是不是先撤回一部分在豫南的投资,考虑一下苏省或者徽省,扩大一下咱们的内三角区域。”安晓辉提出了这么个建议。

说起这一块的时候,安晓辉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不自然,不管怎么说,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表示他从心里有败退的趋势。

尚富海瞅了他一眼:“安总,这是败走麦城?”

事实虽然确实是这么回事,可不能这么说啊,安晓辉猛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老板,咱们这是战略上的转移,当初制定发展战略的时候,存在了一定程度上的误差,不过苏省本来就在咱们的计划考虑范围之内,我认为短时间内,咱们应该把有限的发展资源放到更多的区域,而不是在豫南省这里死耗。现在在豫南省这边发展的不错?”尚富海并没有正面答复他,而是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在那边确实发展的很好,和宝菲便利店这种线下渠道相比,易购网已经是全国知名的网购平台了。现阶段来说,并没有发展成为全网性的网购平台。购平台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并且在去年的双十一网购节上一举缔造了平台销售前三的亮眼成绩,也因此让全国的王敏都知道了它的存在。这一次随着宝菲便利店线下渠道的铺设,顺带着再豫南省境内跟着扎根了,它一经开通了剩下类和快消品的售卖渠道之后,豫南省30岁以下的年轻一辈忽然发现了这么个‘极品宅’和‘懒汉堕女’属性的网购平台,他们连买菜卖肉等等这一类的事都不用出门了,直接在易购网上下单,在家里等着就行。的派送速度确实没的说。购主要群体支柱中一举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现在确实在豫南省这边的年轻群体中发展的很不错。的成绩,他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宝菲便利店在豫南省的发展按计划进行,先把线下店面给铺展开,胖东来确实在这里赢得了口碑,但是我相信咱们宝菲便利店的口碑也不差,他于老总能够做到的,咱们也一定能够做得到。”

说到这里,尚富海停顿了一下,看了安晓辉一眼,发现他在认真的听着,又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他当初能做到的事情,咱们宝菲便利店凭什么做不到,它培养了老一辈的用户情怀和习惯,那咱们宝菲便利店就培养新一代的客户情怀,线下不好培养,索性就培养线上的!”

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尚富海掷地有声,声音很有力量。

“老板,可是这样的话,这边占用的资金短期内很难能够回本。”安晓辉也有他的考虑。

他是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他得对宝菲便利店的投资成本和年度经营状况负责,明知道会产生亏损的情况下,他做不到视而不见。从来都是一家,你明白吗?”

大道理都懂,尚富海作为宝菲集团的老板,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可在安晓辉眼里,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背后的母公司京城易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两个单独的个体。

但老板这么说了,他哪怕心里有自己的算盘,暂时也得忍着。

下一刻,他点头,轻声说道:“老板,我明白!”

“嗯,明白就好,不单是安总你这边,回头我也会找宋总聊一聊这个问题,我们不能片面的考虑公司在豫南省的投资和发展规划,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个倾向性不可取!”

说完了这些以后,尚富海话风陡然一转,接着说道:“不过安总你刚才说的也对,宝菲便利店还是要求发展的,短期内在豫南省这边看不到利润空间的话,咱们的投资倾向性就到此为止,安总通知在豫南的张总一声,马上考察徽省和苏省这两个地方,看看哪里更合适下一步投资。”

“好,我等会儿就给张总打电话沟通。”安晓辉上一刻还以为路给堵死了,却没想到尚富海又给了他一个惊喜。为最终核心目的的,你去找宋总,找她说明这件事,就说是我说的,让易购网给宝菲便利店补足了这一块。”

“老板,这不好吧!”安晓辉心里更高兴了,他心说,老板果然还是向着宝菲便利店的。

但这么给宋总说,明显就是存着分好处的心思去的,他和宋总好歹都是宝菲集团旗下的几大巨头之一,大家总归有相见的时候,直接这么搞,他抹不下这个脸面来。总归是有外来人的,红杉资本,海纳亚洲,建银国际,华联控股,凭什么好处要全落给他们,亏损由咱们自己来承担,安总,宝菲便利店才是完完全全属于宝菲集团的,这是核心!”尚富海叮嘱了一遍。

他这么一说,安晓辉心里就更有底气了,莫名的一股自信心从无到有诞生了,很玄乎的感觉。

“老板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聊完了宝菲便利店在豫南省发展受挫的事情之后,安晓辉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心里还挂着和张兆军联系,改变投资战略的问题,他没再耽搁,就直接离开了尚富海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尚富海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放松,反而越发凝重了。

安晓辉刚才汇报的事情暴露了一个问题,他们宝菲便利店还是底蕴不足,暂时还是没有足够的软实力和硬实力去与这些老牌零售商贸硬刚,这个事实让他认识到了宝菲便利店的不足。

但尚富海也不是轻易妥协认输的人。

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宁可赔着钱也要把宝菲便利店的线下渠道给建立起来,扎下这根钉子,把易购网给供养起来。目前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还是属于他尚富海的,这无非就是个左右手的问题,谁都不可能舍弃。

其中一只手有明显壮大的趋势时,另一只手可以作为辅助出现。

安晓辉回到四楼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立马就给还在豫南省的张兆军打了个电话,两个老爷们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

他们俩在电话里交换了各自的意见,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就下一步的发展调研做了一个详细的明细出来。

安晓辉是不想再发生豫南省这样的事情,这让他觉得在老板那里丢了大面子了。

毕竟宝菲便利店是他全权负责的。

“张总,有什么情况,有什么需要的,你及时给我打电话。”安晓辉最后说道。

自安晓辉走了以后,尚富海这里陡然变得清静起来,一直到下午三点半,除了中午和韩正宇一块荡悠着去餐厅吃了顿午餐之外,在没有其他人来过。

尚富海忙碌惯了,每一次来集团办公大厦这边,哪回不是忙成了狗,可这次清闲下来突然有些不适应了,他还觉得有点邪门。

与此同时,在东云老家,尚勇和周秀梅开始分别通知家里的亲戚。

给他们定下了17号周六在东云聚聚。

作为周秀梅的大侄子,周鑫鸿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他从二姑这里确认了表弟周六回来的事情后,想了想,还是给宋明晨发了条信息。

宋明晨收到了了周鑫鸿的这条信息后,他特意给东云的前任书记,现任市里的常务副市长秦路民打了个电话,两位曾经的搭档闲聊了一会儿后,宋明晨看似无意识的说了句尚富海有计划周六回东云。

然后就漫不经心的和秦路民聊完挂断了电话。

尚富海可不知道就因为他应母亲的要求,要回东云让儿子和老家的亲戚见个面,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尚富海盘算着周五回去的时候,是高调一点好,还是低调一点好。

他也是闲的,连续两天都没有什么工作要忙的,尚富海的思想都开始发酵了,总想着找点事情来干,一旦停下来就

zn03251zxs

辣手狂医不是蚊子全集

六爷

20克金条。。。。
()找到回家的路!

尚福海直接看向了台下的马依琳,此时此刻马依琳仿佛也有所察觉,她有些激动,尚福海冲她眨了眨眼睛:“我当初对她说,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我会无偿将我3%的股份赠送给她,她就是我们宝菲自助餐厅的总经理兼法人马依琳女士,有请!”

“我……”马依琳刚才也想过会是这一点,可此刻真的落到她身上,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身边的其他高管们都带着祝福让她上台,与此同时,他们心里也剧烈的澎湃起来,今天是马依琳,明天会不会就是他们。

要知道当初尚福海也曾经对他们许诺过,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给他们一些派克科技的股权。

至于今天参加年会来看热闹的人不了解马依琳对宝菲自助餐厅的贡献到底有多大,可是他们知道一笔账是这么算的,刚才尚福海还在说宝菲自助餐厅今年三家店的盈利是3.4亿人民币,如果按照这个去划分,那么是不是说其中的3%,即1020万是属于马依琳的哪,她这就成了身价过千万的高管了?

应邀而来的媒体们把相机疯狂的对准了这个正在登上舞台的高雅女人,这是又一个爆点。

舞台上,尚福海看着身边的徐菲,他突然说:“老婆,我今天把钱给分出去了,你会不会心痛。”

“哈哈……”

徐菲也很配合的用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好多钱哪,我真的好痛。”

说完后她话锋一转,突然又说:“不过如果这些股份是分给马姐姐,那么我同意。”

同意!

她同意了!

马依琳从志愿者手里接过一个麦走到了舞台中间,在徐菲身边站定,她岔开双手和徐菲做了个拥抱,轮到尚福海时,尚福海双手都岔开了,她只伸过一只手去:“老板,谢谢,谢谢!”

真正到了这一刻,她才感觉自己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的付出,曾经被各种压力愁的掉了多少头发,都值得了!

“我想在这里说一句,我很感谢我的老板,是他给了我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样也是他给了我足够的信任和足够的包容,他容许我去试错,所以如果未来允许,我会一直在宝菲自助餐厅做下去,一直到它开遍了国内的每一个角落……”

针对宝菲自助餐厅的介绍到此为止,马依琳说完她的感慨后就下去了,徐菲也跟着他一块下去了,剩下的是属于尚富海和其他人的荣光。

而针对宝菲自助餐厅这一块,尚福海并没有说这三家店的实际盈利有多少,去年的支出又是多少,他觉得此时此刻说那些都没有用,有什么意思,说了又有几个人能听懂,他们只要知道自家餐厅去年挣了多少钱就好了。

即便是如此,3.4亿营收这个数字还是把一大波人给轰趴下了,台下所有属于自助餐饮这块的员工都跟着骄傲和自豪着。

而其他区块的事业部员工也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像那些优秀员工的家属,此时此刻他们想的是公司还招人吗?

跟着真正能挣钱的公司才会觉得有安全感,至于这3.4亿的营收里利润是多少,他们不会去考虑的。

像关联合作方和张一鸣、王琼这样的大佬们,也都受到了不小的震动。行业这种‘泡沫化’和‘共识度’承担起的估值不一样,尚富海介绍的这是实打实的实业收入,而且从刚才大屏幕上的播放内容来看,去年的三家分店仅仅只有博城分店是从年初元旦开始营业的,而剩下的济城店是4月份开业的,杭城店更是十月国庆小长假期间开业的,就是这么三家店竟然还拿下了3.4亿的营业额,任凭谁看了都知道这里边的含金量有多大,如果依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他们明年又是多少?

翻倍还是更多?

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这只是三家店的营业额,那么像尚福海刚才说的他们的第四家店已经快要营业了,今年难道只会止步于这四家店吗?

很显然不可能。

是以在这个时刻,台下很多人心里都开始盘算起来。

紧跟着尚富海继续说:“刚才我说过,在宝菲自助餐厅的成立上,我感谢了三个人,那么我接下来再着重说一下我刚才感谢的第二个人,他就是安晓辉先生,同时他也是我集团公司旗下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

接着尚富海又抬胳膊指向了背后的大屏幕,跟着他的手势变化,大屏幕上重新出现了几组数字。

“21,1100,68,9000,54,24.87,27”

当这几组看起来毫不相干的数字一列全部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尚富海开始问:“我想问一问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们的公司高管之外,其他的还有人知道这几组数字是什么意思的吗?”

像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安晓辉第一眼就看明白了这几组数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可正是因为看明白了,所以他更加为之骄傲,为之自豪,这是他和他们所有团队共同努力,所取得的成绩,毋庸置疑!

“老板,说出来有奖励吗?”

台下的人群中乱哄哄的,然后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句,现场瞬间出现了几秒钟的安静,接着一个个都瞪眼看着舞台上那个光环缭绕的男人。

“当然有。”尚福海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数:“一,二,三……七,这里一共有七组数据,你只要能说出4组数据代表的意思来,我就奖励给你一条10克的金条,敢不敢要。”

“我!”

钱壮英雄胆啊,尚福海这边刚说完,舞台下瞬间站起一个人来,生怕尚福海看不到,他还举起了胳膊,这一下他在人群中就显得很扎眼了。

“来,你上舞台上来,大声的告诉所有人,这几组数字都是什么意思?”尚福海说。

这个人也不怯场,‘蹬蹬蹬’几下跑到了舞台上,他从旁边的志愿者手里接过无线麦,然后……

“等等,先给大家伙介绍一下你自己。”尚福海脸上带着坏笑,打断了他。

王朔也挺郁闷的,但对面的是老板,他不敢太跳脱:“大家伙,我叫王朔,我是宝菲便利店的一名先驱工作者,意在为宝菲便利店开疆拓土,我很高兴能身为宝菲便利店的一份子并且站在这里,我祝愿宝菲便利店在未来能够开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牛皮吹得,尚福海都有些hold不住了,底下像李传青、张一鸣、王琼这些大佬莞尔一笑,都没当真。

底下的安晓辉强忍着要上去暴揍王朔一顿的冲动:“小王八蛋,口无遮拦,别让我逮着机会。”

“老安,还是你厉害啊,这员工的教育杠杠的。”

“嘿,这小伙子有意思,有朝气,是个好料子。”

“老安,还行不行了,不行的话把他放到我这边跟着跑业务去吧,就这嘴皮子溜得,我对他有信心。”

不理会底下几个同僚的调侃,安晓辉心里都想好了,要是真说不上来,光凭一张嘴炮,年会完事了他就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舞台上尚福海也笑了:“王朔,好好干,我看好你。”

这一句话又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很多人暗暗拍自己的大腿,捶胸顿足,竟然还能这么出风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这么玩。

王朔倒不是奔着出风头来的,他沉下心思后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舞台下的众人也都屏息凝神了:“我想21应该是宝菲便利店最早同时期开业的21家连锁店”

“我记得这21家连锁店当初一同开业的时候,21家连锁店当时最高的销售记录是1100万”

没去例会说的对不对,王朔继续往下说:“68应该是去年国庆节又同时开业了47家连锁店,加上21家老店一共是68家”

“我记着去年国庆节的第二天,我们68家便利店的销售总额突破了9000万,国庆期间我们5天的总销售额突破了4亿元。”

“24.87我不知道,但是最后这个27我知道是我们宝菲便利店在济城又一举拿下了27个重点社区的门店,这个事是我带人去做的,所以我大胆的猜测,刚才的这个24.87会不会是我们宝菲便利店去年的销售总额24.87亿!”

“喔……”

“天哪天哪,我没听错吧,宝菲便利店有这么厉害?”

随着这7个数字的解读,便是张一鸣和王琼都惊呆了,想李传青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那个小子不声不响的就干下了这么大的事情?

再说像许中友这一类政府官员,在来这里之前,他其实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可真正在现场听着舞台上的人把他解读出来之后,他也有些震撼。

尚福海惊讶的看着这个叫王朔的小伙子,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宝菲便利店最早负责开拓博城城市外区县渠道的几个人之一吧,很好!

“王朔,你很好,很有心,你全部都说对了,不过我真的还不知道济城的27家点是你这个小子带头给拿下的,你很棒!”尚福海接连不断的赞叹,然后一挥手:“志愿者在哪里,给我们的工程拿上一根20克的金条过来。”

老板就是这么任性,这奖励瞬间就涨价了,妥妥的看心情。

zn03251zxs

乔靖夫

易飞鹏

她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怎么也想不透他如何知道她的房间是哪一间?除非他来过这儿,有人曾跟他说过,但是这怎么可能?干爸干妈并不是多舌的人,而且她又不在,他们也没道理特别介绍她的房间给人知道才对。

末世之逃出升天

昼沐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最新入库 More+
涩女日记全集 葛葛西的世界
纨绔仙医下书网 紫陌萱
耽美文宠爱微盘 失墨影
我的绝品女上司搬运工 虾兵蟹将
一夜荒唐:我和离婚主妇 黑茶拿铁
极限故事簿 卯金明
网游之枭傲天下全集 夏冬
末世穿越者系统 珊珊不迟
穿越之我爱屠夫 鲸蓝旧梦
色狐的报恩 彼岸箫声莫gl 朱玟秀
最新资讯
穿越之法医下堂妃 不会骑驴的马
面首新浪 优雅的狐
花言 杨门大少爷
末世妖孽为王微盘 辰龙
出轨的婚姻 幻影星空
洪荒之麒麟皇 夏小夕.CS
朋友人妻地址 ²ùʺ¹Ù
斗破苍穹之萧炎重生小说 茶妞妞
巅峰强少完整版免费 南宫宣萱
魔手仙医 爱吃苹果的猴子
最近更新 More+
别和投资人谈恋爱 黑夜与孤城
御宠 顾高寒
婚不由己 云卷云舒
总裁的替身前妻 书包网免费 年轮无缺
保护我的美艳妈妈 鸿无
极品纯情邪少 唯爱雪
大城小事 童子小妖
呆萌娇妻翻身记 枕书飞妙
花都最强主宰 楚七七
诱惑帝王全文 初恋璀璨如夏花
山间猎艳全本 萧儿美蛋
综漫里的反派主角 南风
套母未删节 永远十七岁
遮天 80电子书 酒有毒
异界枪神免费 燕红山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桃桃一轮
父王是变态完整版 索阳辰夏
杀手保镖情人 瞳瞳
剑 功父子 游7
余宛宛 糖爸
嬲小说 废铁行者
手机怎么看小说 敢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