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温柔又绝色的

女主温柔又绝色的151万字047079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温柔又绝色的》: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找到回家的路!

张国民反身就问他:“那你说要怎么帮我们处理?赔偿?还是走法律制裁他?”

熊友林直接扭头不说话了,这老爷子说话很呛人哪,火气太大了。

张国民看他这样,心里就有数了,喊着柳静:“闺女,咱走,找能给咱做主的人去。”

说完和柳静爷俩抬腿就往外走。

张凯的几个堂表兄弟都在门口等着了,刚才老爷子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几个人还在老实,其中还有一个是柳静的亲哥,看到他们俩出来了,柳杨跨步上来就问:“叔,妹妹,学校怎么说的,这事要怎么处理?给说法了吗?”

“哥……”柳静拉了长音,显示着她的愤怒:“什么也没说,根本就没想着解决,再闹一会儿,咱今天先回去。”

“回去?”柳杨不乐意了,还没掰扯清楚哪,怎么就回去了。

柳静心里想着临来之前,尚富海给她和公公单独说的话:“嫂子,你和张叔你们只管取闹,他们不敢那你们怎么样,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最好把你们现场沟通的话给录音保存好,要是能拍下视频来是最好的。”

所以柳静进去之前在自家兜里揣了根录音笔,估计学校方面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会有这种手段吧,也根本就没搜他们身上,当周晓健进了校办会议室之后,张国民和柳静不经意的引导,周晓健这‘蠢材’自家先嚣张的漏了陷。

他只当这话不会传到其他地方去,心里有这个底气,可哪知道柳静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会有录音这种记者才干的手段。

尚富海当时还给她和张国民说过另外一句话:“嫂子,如果能弄到些材料,那就想办法先带出来,也不要急着走,再继续闹一闹,别虎头蛇尾的让对方心里产生了警惕。”

……

老尚这厮为了老同事这点事也算是尽心竭力了,什么招都使出来了,什么情况也都考虑到了,几乎可以说是手把手的交给张国民和柳静怎么操作。当他拿到了柳静给他的录音笔时,听着录音笔里播放出来的话,尚富海脸上笑容与很辣并存,他知道这事妥了,最起码把对方搞臭了这事没跑了。

他给柳静和张国民说:“张叔,嫂子,你们先回去吧,剩下的我来弄,这事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最满意的答复莫过于足够的赔偿和事故对方得到应有的报应。

尚富海直接联系了梁汝波,通过电子文件传输的方式把这个录音给了梁汝波,梁汝波那边也有大量的视频录像,剩下的该怎么做梁汝波更专业。

没多久之后,拍客短视频一个‘调查即正义’的拍客号上播放出了一个视频片段,还有一段录音。

视频是拍摄的张国民和柳静他们拉横幅堵周山区实验中学大门的一幕,拍摄的视频中也有张国民涕泪横流的痛斥周山区实验中学周晓健老师怎么违规撞得他儿子,事后又有逃逸的嫌疑,怎么开车撵着他儿子拖拽了好几米,张国民还把儿子在icu里的惨状拍了照片,视频中张国民明显的把儿子的惨状照片伸到了拍摄镜头前,透过屏幕看着照片就能够想象的出来车祸当时的现场惨状和车祸的痛苦。

那段录音更绝了,一听就知道是受害者家属和事故车主的对话,录音中事故车主嚣张的说“我承认又能怎么样,我不承认又能怎么样……”

还有前后的一些相关录音,固然也少不了张国民大骂爆粗的记录,可谁都能够理解张国民的心情,并没有人拿着他的行为说事。

这两个东西已经曝光出来,再加上拍客短视频app后台的可以推介,这两份内容即可在短时间之内火爆起来。

与此同时,张国民和柳静在二次大闹无果之后总算走了,熊友林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他在校办会议室里恶狠狠的痛批了周晓健一顿,明摆着骂他说话不过脑子,搞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周晓健也知道自己理亏,并没有反驳周晓健。

熊友林记着去找周山区宣传口的赵科长,岳校长那边也在发挥自己的能力找周山区教育口的相关领导想着尽量低调处理这件事情。

岳校长那边已经给教育口的人打通了电话,也详细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遍,他在周山区实验中学校长这个位子上干了十几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时候隐瞒没有任何好处。

他找的人接连叹了几次气,最后告诉他尽全力试一试,结果怎么样不能保证。

岳校长放下电话后,感慨:“临到最后名声扫地”

很明显的事情,今天上午学校门口闹的那么大,有多少人围观根本就无从查起,这个时候又有多少人拍了照录了视频,给免费做了宣传,也无从查起。

这种情况下,肯定会有人落井下石,给他们学校的名誉或者正面形象抹黑。

他深刻的明白,这个世界上,敌人无处不在。

他找教育口的人,就是提前给教育口的领导们打个招呼说一声,好叫他们知道事出有因,尽量压下这些‘不正之风’。

另一边熊友林也快马加鞭的联系上了宣传口的赵科长,给对方说明了是实验中学的岳校长让他过来的之后,对方很客气。

“原来是岳叔让你来的,那这事我肯定帮,熊主任,你先坐……”赵科长很煞有介事的说了一通,安排熊友林坐下后,赵科长开始打电话安排,让下边的人通知周山区的地方相关媒体,一定要报道符合政府形象的报道,严把审核关,有些和事实不相符的新闻不能随便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给下边打这个电话的时候,熊友林是在一边听着的,他听完后心里想‘岳校长的这个关系就是好使’。

等对方打完了电话之后,熊友林满脸感激的感谢了对方,他着急慌张的就要回学校,就在他刚站起来还没有出门的时候,赵科长办公室虚掩着的门就被推开了,有个年轻的小姑娘拿着一个手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赵科长,您快看看这个视频。”来人着急的喊道。

zn03251zxs

爸妈来了。。。。
等到今天的最后一个环节亲子活动,家长和孩子们一块包水饺的时候,这些小调皮蛋真的是给你找事干的。

一会儿一把面粉撒过来了,要不就抓一块面团搓手一个一个的小颗粒,你砸我一下,我再砸过去,玩的挺高兴的。

稍好一点的小朋友就拿着一块面团,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用面团捏出他们自己想象中的模样。

像小元宝这样能像模像样的在那里擀面皮的真是少之又少了,当然了,擀出来的面皮没法用。

这一通忙活,足足花去了一个上午,尚富海观察到了一个细节。

早上刚过来的时候,有很多家长脸上都挂着很着急,很浮躁的表情,时不时的就拿出手机来接个电话,或者不停的用手机发短消息。

到了后来的,家长和孩子们一块配合着画画的时候,这种情况就很少了,乃至于到了最后一个亲子活动的时候,明明有的人手机铃声响起来了,他们都会默默的改成震动,整个人也显得安稳多了。

“挺好!”尚富海心里想着。

等尚富海和其他家长孩子们一样,饱餐了一顿水饺,带着高兴地蹦蹦跳跳的小元宝从幼儿园回到家里后,就听到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和她妈妈说着今天在幼儿园的趣事。

徐菲费劲的半躺在沙发上,脸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眯着眼睛看着宝贝闺女:“是吧,元宝,那你今天和爸爸一块玩的高兴吗?”

“高兴,妈妈,我可高兴了,我爱爸爸!”小家伙脸上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刚说完,她又跟着说了一句:“我也爱妈妈。”

“哎呦,小调皮蛋,你可真会来事。”尚富海哭笑不得的摸了摸他闺女的头发。

却没想到这个动作惹得小家伙不高兴了,抬手就拍掉了尚富海宽厚的手掌,不满的撅着小嘴巴,斜着眼睛嘟囔:“爸爸,你把我的发型都给弄乱了。”

看着他们父女俩在那里拌嘴,徐菲觉得挺有趣的,她一直安静的躺在沙发上看着,觉得如果永远这样,也是一件挺美的享受。

等小元宝说不过她爸爸,气的不理他了,徐菲这才招手把小元宝给招呼过来,安慰了她一会儿,小家伙又重新高兴起来。

徐菲给了尚富海一个白眼:“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还非得和一个小孩子较劲,我也是服你气了。”

“闹着玩哪,你今天怎么样,不行,咱就提前去医院住着。”尚富海问她。

徐菲哼了一声:“没事,哪有那么娇气,对了,我还想问你个事来着,让你这一打岔,差点给忘了。”

“什么事?”尚富海没想起来,问她。

徐菲说道:“还能什么事,今天不就那么一件大事,中央台的新闻专门播放了,网上也全都是这一个事,你就没注意到。”

徐菲问他。

尚富海这才恍然大悟,说道:“你说的批准成立雄安新区的事啊,嗨,我当是什么哪。”

尚富海显得有点波澜不惊,他神秘兮兮的说:“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人家不让我说。”

徐菲早习惯了他这幅有时候耍神棍的模样,到没有太过于惊奇,她说道:“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问你,你上一次给我说宝顺物流仓储在北河省买的那块地在哪儿来着。”

尚富海抬起手来,手指头狠狠地照着空气戳了几下:“就是这里呗,我上次不都给你说了,媳妇,你赚翻了,那块地的价值,现在翻个几倍不成问题,怎么样,高不高兴。”

徐菲满脸郁闷的表情看着尚富海,她很不满的说道:“我本来是挺高兴的,可一看你这幅成竹在胸的模样,我就高兴不起来,你说说你有什么不知道的吧。”

这个话把尚富海给问住了,他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可怎么说哪?

好在徐菲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也不知道嘴里念念有词的说了什么,没一会儿就自己乐呵去了。

尚富海和徐菲两口子陪着闺女小元宝在家里玩的时候,东云尚家庄,尚勇开着他儿子年前刚送给他的新奔驰,带着周秀梅去了趟大舅哥周秀清家里,去接老丈人周清利,然后把他们送到博城儿子那里去。

周鑫鸿今天也从县里回来了,最近这段时间,县里一直平稳发展,没有太大的起伏波动。

再加上市里年前年后那段时间出的那档子事,现在整个市辖下边各个县区都平静的很,谁也不会没心没肺的在这个时候瞎蹦跶。

周鑫鸿看到尚勇和周秀梅的时候,笑着喊了一声:“二姑,二姑父。”

“鑫鸿啊,县里现在忙不忙,我看你前段时间又上电视了,哎,你也多休息休息。”周秀梅这个当二姑的叮嘱他。

周鑫鸿点了点头:“二姑你放心吧,累不着我。”

“嗯,那行吧。”尚勇不再管他了,也管不了,他这个大侄子都成了县里的副书记了,堂堂正正的三把手,他现在还是群众,从级别上来说,怎么管。

在大舅哥家絮叨了一会儿,听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周鑫鸿跟着感慨:“国家这下子肯定是要有大动作了,雄安新区在这个节骨眼上冒出来,肯定是有它的根本目的的。”

尚勇想不透这里边的门道,但也跟着说道:“真是了不得,这是第19个了吧,那边那些种地的人得发财了啊。”

“呵呵,也就是运气好,还没有二姑父你现在随便动动手赚得多。”周鑫鸿笑着说道。

他可是知道二姑父的养猪场分场都建好了,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筹备阶段了,等全面消毒完事之后,就可以投入使用了。

而且,这个养猪场的规模可是比老家尚家庄那个规模大太多了,养猪场里安装的设备也都是趋于最新的自动化设备,用的人力更多了不少,喂养起来也更加科学了。

现在就连县里的宋明晨书记在又一次闲聊的时候都提了一嘴,说等养猪场开始正式投入运营之后,他亲自带着县里的大小局口过去参观,看看他们东云的第一养殖大户到底有多大。

尚勇听到他大侄子这么说,赶紧摆摆手,谦虚的说道:“鑫鸿,哪里有那么简单,养猪这个营生担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一个弄不好要是来个疫病,那你这一年的投入就全赔进去了不说,这些人工、饲料的投入也一样全陪进去了,到时候欠一笔股债……”

这倒是个事实,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干什么事稳当的?

三百六十行,好像都找不出这么个营生来。

就说当公务员吧,感觉上好像是铁饭碗,可也搁不住你在某一个位子上时间长了,慢慢的就被腐蚀了,最后再犯点事,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周秀梅去给老父亲收拾行李去了,弄完了之后,她和大哥周秀清一块往车上装。

周秀清看着妹夫这辆车,说道:“秀梅,尚勇又换车了啊,你们真是挣到钱了。”

“大哥,你可高看他了,他哪有什么钱,这辆车还是富海买了送给他的,他也就沾他儿子的光了。”周秀梅对此和不认同,这都是她儿子的功劳。

周秀清没去辩驳这个,他心里寻思,我儿子一样混的不差,都成了县里的副书记了,可也没见给我买辆车开。

把老人的东西给装完了以后,尚勇和周秀梅也没有多留,他们还想趁着天好,抓紧赶到博城哪!

周鑫鸿看着远去的奔驰,眯着眼睛说道:“我二姑父现在也做大做强了,真是了不得。”

周秀清理解不了儿子的感慨,他没有说别的。

看了看天色,给儿子说道:“鑫鸿啊,你要是赶着回东云的话,就抓紧回去吧,再不走,等会儿又堵车了。”

今天是周六,东云下班各个乡镇统一去县里上高中的学生们要放假了,到时候光这些学生就能够堵半条道。

周鑫鸿也没矫情,他今天回来,主要是送送他爷爷,顺便和二姑父说两句话。

他是不是也变得有些市侩了,还真不见的!

尚勇开着车一路以100码的平均速度往博城跑,他也不图快,路上有不少车嗖嗖的从他车旁边超了过去,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尚勇都不屑一顾。

他心里想着‘这些人还是太年轻了,开那么快的车,赶着去阎罗王那里投胎转世嘛!’

车快进博城的时候,周秀梅给她儿子打了个电话。

尚富海听到他母亲说马上就到博城了,姥爷也过来了,他也挺高兴的,寻思正好这段时间不忙了,暂时也不去公司了,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多陪陪姥爷。

“媳妇,你公公婆婆等会儿过来了,我姥爷也过来了,你是在这里躺着,还是先去楼上躺一会儿。”尚富海冲着躺在沙发上的徐菲,说道。

徐菲听说公公婆婆要过来了,她着急就想坐起来,可肚子太大了,不是很方便,让尚富海帮忙,这才坐好了。

“大海,你看看我头发乱不乱,要是乱的话,你给我梳梳头发,真是的,爸妈要过来,提前说一声也行啊,我也好提前准备一下,你看看我现在这个邋遢样,怎么见人啊。”

zn03251zxs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女主温柔又绝色的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武汉品茶

更新时间:2021-06-24 05:03:50

女主温柔又绝色的最新章节列表
第605章 红楼之宠妃女主
第935章 小说女主李悦婷
第350章 穿越女主作
第288章 女主重生当学霸的小说
第466章 女主车祸台言小说
第638章 女主捕快的小说
第670章 女主空间有小世界
第552章 末世女主是花
第223章 动漫品茶图片唯美
女主温柔又绝色的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女主重生几年后
第2章 芜湖熟女聊天
第3章 女主重生系统音乐
第4章 女观音扬善男主
第5章 女主中毒晕倒古小说
第6章 小说女主凉子
第7章 品茶听琴心境的句子
第8章 女主小说exo
第9章 女主佣兵穿越
第10章 女主是佣人 小说
第11章 男主是女主长辈古文
第12章 快穿文女主拿着剑的
第13章 女主穿书成修仙女配
第14章 調教大宋几个女主
第15章 妖尾温蒂女主
第16章 宠上天虫前有鸟女主
第17章 手冢同人女主有病
第18章 世界微尘里女主处吗
第19章 女主姓姓云穿越小说
第20章 男主离婚后爱上女主的小说
第21章
第22章 虐文女主逆袭记小说
第23章 男主女主都是杀手的小说
第24章 С˵ĬЦ
第25章 凡人修仙传女主女配
第26章 女主心脏病的宠文
第27章 女主冰山的言情小说
第28章 上海【楼】凤生活有你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94章节
第877章 女主千雪邪恶小说
第878章 谈谈学茶品茶过程中的感受
第879章 描写女主第一次
第880章 民国旧影类小说女主
第881章 鬼眼狂刀女主
第882章 女主是炎沐雪
第883章 快穿女主004
第884章 女主有经商才能
第885章 古代小说女主九兮
第886章 品茶的暗语约的都是什么鬼
第887章 女尊夫君溺宠女主
第888章 很欲的女主
第889章 女主相貌平平的小说
第890章 女主赤练穿越
第891章 星河帝國吧 女主
第892章 女尊男主是总裁现代
第893章 杖责女主小说片段
第894章 穿越异世无女主小说
第895章 女主病娇男主忠犬宠文
第896章 女主是药剂师的小说
第897章 女主重生薇薇
第898章 江南第一媳女主
第899章 女主纪南柯的小说
第900章 网王武林女主
第901章 女主挽回的小说
第902章 网王守护甜心女主强
第903章 女主是汪大东的妹妹
第904章 日在校园谁是女主
玄幻异界相关阅读 More+

品茶的图片泡茶的图片

断牙无伤

女主是特种兵教官

洋芋饼

动漫驱魔少年女主

流血的星辰a

魔帝重生女主小说

素手折枝

女主肖长歌

君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