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贵阳品茶上门

贵阳品茶上门933万字532011人读过丨 连载

《贵阳品茶上门》: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百万年薪。。。。
送完了礼物,尚福海告诉她晚上要请人吃饭,还不能在家里陪她们。

徐菲许是看在礼物的面子上,心里正美滋滋的,也没生气,就嘱咐他晚上少喝点酒。

且说尚福海开车走后,徐菲特意挺了挺胸,把脖子里刚戴上的项链给凸显出来,脸上带着得意且满足的微笑,一路垫着脚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几个人正在酝酿着马上要下班了的轻松氛围,有俩人已经小声嘀咕着下班后要去干什么。

宁玲玲眼尖,徐菲刚进了办公室,她就发现了徐菲脖子上多了条金项链。

“啊呀,菲姐,我早上没见你戴这条项链啊,什么情况?刚才出去干了啥?”宁玲玲脸上带着坏笑。

她这一嗓子,其他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了,纷纷围到徐菲身边。

李月月也跟着喊:“还真是,这一看就是新的,菲姐,快摘下来让我瞧瞧。”

徐菲心里也不无炫耀的心思,她喜滋滋的摘了下来,动作很轻柔的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面上。

宁玲玲、李月月,苏素都拿过去摆手里翻来覆去的仔细看着每一个细节,尤其那颗闪烁着光泽的钻石直接吸引了她们的目光。

“哎呀,真是漂亮,瞧瞧这项链的做工,再看看这颗钻石,是真的吧,这根项链不得贵老鼻子了,菲姐,出去一趟就多了根项链,快说说哪个情哥哥给送的……”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是我老公刚给送过来的。”徐菲满脸温柔的说:“他上周二去京城忙业务了,顺道在京城给我买了这条项链,这不是今天才回来,刚到家就给我送过来了。”

“真是老羡慕了,菲姐,我都要嫉妒你了,姐夫咋这么能耐,上个班给你买辆新车代步,出趟远门还给你买这么漂亮的首饰,我们家那口子直接就是白搭了。”苏素咬着银牙,脸上情绪很大。

徐菲说:“你可别这么想,要是你家那口子十天半个月的不见人影,你受得了?”

她这么一说,苏素才算是有点心理平衡了,不过还是酸酸的,她也想要一条这样的项链。

孟兴文开完会回到办公室里,一进门就看到几个人都围在了一块,嘀嘀咕咕的在讨论什么。

她走过去就看到了正在李月月手上放着的那条项链,她仔细看了几眼说道:“这是谁的项链,我前段时间在中国黄金柜台看到过类似的款式,好几万哪。”

“多少钱?”苏素吃惊的看着项链,比她想的贵好多啊。

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惊讶的看着徐菲,心里猜测她家到底是什么家庭?

孟兴文这一下看出来了,她问徐菲:“菲菲,这是你的?可得收好了,刮了蹭了可就不好了。”

李月月一听这话,赶紧的把项链还给了徐菲,就那个价格,再漂亮再看好也觉得烫手,要真是一不小心给掉在了地上,万一磕到了边边角角的,那麻烦就大了。

孟兴文心里也是惊讶不已,花几万买辆车和花几万买条首饰项链可完全不是一码事,徐菲家那口子不声不响的就给她办了,这让孟兴文都下意识的开始猜测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老梁上次给我菲菲她对象是干什么来着?”孟兴文开始想。

……

尚富海开车到了XC区一家名为春瑞福的私房菜馆,别看名字很土,它做的博城地方菜却很出名,说句不客气的话,老博城人还真是没几个不知道它的。

韩正宇和陈静姝还没有来,尚富海先点了6到店里的拿手好菜,尤其其中一道猪蹄煲更需要小火煲两个小时才能入味,尚富海算算时间,让店里的大厨先给煲上了。

到五点半多,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都一身休闲装打车过来了,这是存了喝点的心思。

韩正宇还提着个木色的箱子,尚富海瞅了一眼,红白葡萄酒。

上边全是英文,尚富海虽然在外企工作,但他英语口语还好,英文识字却不在行,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老板,瞧我带来了两瓶好酒,特意从西班牙过来的,我也是托朋友才买到的,今天尝一尝。”韩正宇拍拍酒箱子,有些小得意。

给店家说了声开始上菜后,尚富海尝了半杯所谓的白葡萄酒,他可算不上什么品酒的高手,直接没喝出是个什么味来,至于说这就到底好在哪里,更是说不出来。

韩正宇一看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往下灌的价值,直接就在心里嘀咕:“好酒都喂了猪了,你当这是喝马尿哪。”

这话,他却是不敢直接说出来。

当小火煲了两个小时的猪蹄煲端上来后,尚富海亲自给二人每人盛了一小碗,汤肉都有,示意他们常常。

汤就别说了,枸杞红枣都有,还有其他一些认不出来的配料,便是猪蹄筋吃到嘴里都有种软糯的感觉,正应了‘入口即化’的描述。

“博城菜名不虚传。”陈静姝大拇指点赞。

尚富海笑了笑,他看着韩正宇:“Kevin,静姝,这次能顺利收购今日头条的股份,你们二人是出了大力气的,别的就不多说了,我敬你们一杯。”

说完话,他仰脖把杯子里的余酒一饮而尽。

韩正宇一看,也跟着喝干了杯中酒,倒是陈静姝酒量确实不大,只是皱着秀眉抿了一口。

尚富海接着说:“Kevin,一直以来都没和你正面聊过你的待遇问题,咱们今天接着这个机会,我给你说过底数,150万,奖金年底另算,你觉得怎么样。”

“……”韩正宇张大了嘴巴。

还问怎么样,还要怎样啊?

比他在中信建投工作的时候翻了1.5倍,要知道他当时是在京城工作,现如今是在博城工作,而且短期之内他不会回京城,就这边的物价水准,这个价码妥妥的人生赢家。

更不说还有个‘奖金年底结算’,他有理由相信,尚富海不会亏待了他。

接着尚富海又看着陈静姝:“静姝你的能力我也看到了,这样,我给你底数100万,绩效奖金年底另算,怎么样。”

陈静姝自然也没有问题。

京城这段时间,尚富海确实看到且亲身感受到了陈静姝的能力,她让他知道了什么叫专业!

这一点,他已经从韩正宇身上体会过一次。

‘好汉不提当年勇’。。。。
“尚董,没有可题,我这就告诉大家伙这个好消息去,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苏新河笑着说道。

尚富海笑了笑,正往前走着,看到了前边正不停忙碌的工厂员工,他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苏总,新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线,和这些普通员工也是分不开的,这样吧,你这周就给我提一份报告申请,所有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在职员工都发一套价值300元的纪念版服装,发一双价值300元的休闲运动鞋”。

“尚董,这样会不会太……”

苏新河说到一半就不说话了,但尚富海听懂了他潜在的意思,可他会不会成本太高了,这相当于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每一名员工发了600块钱的物品。

尚富海摇了摇头,径自往前走去,就在苏新河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尚富海的一句话又在前边轻飘飘的传了过来:“苏总,你得记住喽,是这些员工给公司创造了价值,新车gwl2下线,难道全是你的功劳,全是设计和研发的功劳?还是全是公司管理层的功劳?”

说这话的时候,尚富海的语气不自觉就重了几分,就连跟着来的韩正宇都下意识的正了正身子,他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会议室里,尚富海因为一些小事发火的时候。

苏新河就更懵逼了,他寻思,我就是想给你说一声这样花费的成本不小啊,怎么就惹你生气了?

这画风不大对劲啊。

国光新能源汽车去年重组之前,厂里的员工因为公司多次发不下工资来,没有发展前途等等原因,已经辞职走的差不多了。

但自从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重组成功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尤其是有了尚富海、马云这种‘明星富豪’式的人物参与了国光新能源汽车的成功重组以后,上至管理岗,中间的技术岗和一线管理岗,底层的操作工等,来应聘的人都挤破了脑袋。

现在的国光新能源汽车已经是一家有着过700人的中等规模以上的大公司了,并且还在继续招聘之中,为下一步的正式生产组装做准备。

就算按照700人的整数计算,每一名员工发大约600块钱的鞋子和衣服,这一笔支出就是42万元人民币,对国光新能源汽车这家截止到当前还没有正式的产品销售,没有正面盈利的公司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了。

苏新河慢慢被磨砺的学会了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冷不丁的让他因为‘庆祝新车下线’这么个小阶段的胜利,就要支出42万元的物质奖励,他有点不太能接受。

别介花着花着,好不容易融进来的钱又给花没了,后边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那,这才哪到哪儿。

可现在尚富海都亲口说二遍话了,他哪怕心里有其他的想法,暂时也没再去反驳,寻思等会儿瞅个没人的时候,再单独和尚富海说一下。

与此同时,他们身边还有几位国光新能源的普通员工,忽然听到‘大老板’说要给发衣服,还要发运动鞋,庆祝新车下线,还是足足600块钱的标准,那一刹那,他们心里的感觉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觉得自己也被公司给重视了,他们的忙碌操劳和加班也不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不再是单纯的给结算一点廉价的加班费了。

“现在干活就是带劲啊!”人群里有个人是之前的老员工,他在心里呐喊,觉得现在在这里上班干活,才真正感觉到有价值。

旁边的人也跟着点头,很认同他的说法。

且说尚富海打头往前走,韩正宇和孙庆德二人在他身后隔着。

离开了刚才的地方,韩正宇小声说道:“老板,刚才苏总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考虑运营成本的可题,我估计他是去年的时候被钱给瘪坏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借钱,连银行那边都把他给拒之门外了,这个时候他从心理上还是缓不过来。”

尚富海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kevin,你以为我不知道?”

“…”

韩正宇被这个回应给噎的不轻,你既然心里明白,那我就不多解释了。

至于尚富海当时在车间里说的那么高调,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也不去考虑了。

车间里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看到尚富海的时候,有些正在忙着的人都停下来多看了他一眼。

作为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其中一名大股东,尚富海的照片和个人简介就挂在了他们公司荣誉室那边的玻璃墙内了,公司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一次培训,有心人对尚富海都不会陌生。

尚富海往前走的时候,看到有人注视他,也会停下来朝那些员工笑着点头打个招呼,反而把那些员工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等他不紧不慢的绕着整个连体车间转了一圈,再回到出发点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这时候差不多就下午三点多了,暂时没别的事干,尚富海给韩正宇和孙庆德说:“kevin,走吧,先去我办公室坐坐,等晚上一块和国光的朋友们去吃个饭。”

“老板,先说好,我最近不能喝酒了,要不然,让雨彤知道了,一准要撕烂我。”韩正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尚富海眼神怪怪的看了他一会儿,接着又点了点头:“嗯,你也确实该努力努力了,再不要孩子,年龄就大了,不好。”

“……”

韩正宇要晕,你这是几个意思?

尚富海的这间办公室是苏新河特意保留出来的,不但有他的,还有马云、张一鸣他们的,在这方面,苏新河倒是想的挺周全的。

听下边的人说尚富海去了办公室以后,苏新河就带着提前准备好的资料过去了。

到了门口后,苏新河敲了敲门。

“谁啊,进来!”尚富海的声音传来。

苏新河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尚富海和韩正宇两个人对面而坐,中间的小玻璃茶几上放着一个茶壶,俩人正聊得起劲。

看到是他之后,尚富海直接摆手招呼他:“苏总过来了,快点过来坐下喝杯茶,我正愁着很多新能源汽车方面的知识没弄明白,刚才还想着抽个时间找苏总去取经了。”

苏新河愣了一会儿,这时候的尚富海和他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截然不同,和上一次资产重组后再见面的时候也不一样。

刚才尚富海摆手招呼他坐下喝茶的那一瞬间,苏新河仿佛对面招呼他的事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这让他心里自然而然的觉得亲近了几分。

“尚董,您太客气了,有什么可题尽管可就行,我也不是很精通,咱们互相学习吧。”苏新河语气也柔和了很多。

尚富海笑了笑:“我还没谢谢苏总给我准备的这盒好茶,刚才过来后,韩总就闻到了香味,你也尝尝。”

“尚董喜欢就好。”苏新河说道。

尚富海摇头,说道:“苏总,你还是太客气了,咱们之间随意点就好。”

听着尚富海这么说,苏新河可没真盲目的就当了真,不过也比刚进门的时候更放得开了,他说:“尚董,我过来主要是想和你说说刚才的事情。”

“你是说关于那个纪念版服装和运动鞋的事?”尚富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侧头可他。

苏新河点了点头:“正是,尚董,咱们国光新能源现在有700多人,全部加起来就要花掉40多万,现在厂里新下线的车还没有正式上市,未来的销售情况怎么样也不太清楚……”

不等他说完,尚富海就摇手说道:“苏总,这可不像你当初的风格啊!”

听尚富海说了这么句没头没尾的话,苏新河眼神里满是疑惑。

看着他迷茫的样,尚富海又说道:“就是咱们一块和原来的曹市长吃饭那一次,我记着苏总当时可是霸气的很,苏总当时可是说过国光新能源汽车上市后就能达到200亿元的销售额的,怎么现在就失了这股锐气。”

苏新河听他说起这个事,立马就尴尬了。

他也想起来了,那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当时他和汉能的刘金惠刘总一块请博城当时的曹洪东市长吃饭,在场的还有尚富海和张一鸣。

苏新河当时和刘金惠都觉得尚张二人太年轻,哪怕有些成绩,也就那么回事,反而是他们俩当初拽得那叫一个二五八万的。

他至今都还记得刘金惠说汉能的满负荷产能是年销售额300亿以上,他当时就说国光的满负荷营收200亿人民币以上……

可偏偏最让人不能接受的事实就是博城汉能完蛋了,当时的总经理刘金惠现在也成了失踪人员,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身为好友的苏新河也不知道。

而国光新能源汽车偏偏又被尚富海和张一鸣联合入股了,还是控股的那种。

想到这,苏新河尴尬的不行,他一脸便秘样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尚董,我当初不知天高地厚,让你和张董见笑了。”

zn03251zxs

贵阳品茶上门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穿越国外公主

更新时间:2021-06-24 04:41:15

贵阳品茶上门最新章节列表
第262章 女尊现代男主反派
第230章 女主是顾宁
第615章 饮酒品茶的精美句子
第766章 末世女主无限流小说
第596章 女主穿越成月神
第967章 女主残月重生
第832章 男主是总裁女主童童
第381章 限量版男人女主
第110章 女主开饭馆的穿越文
贵阳品茶上门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安吉丽娜女主小说
第2章 男主很黏女主的小说
第3章 女主 海族 玄幻
第4章 女主失忆在日本
第5章 末世求生录女主
第6章 女主最后死了的小说
第7章 女主穿越兄战np
第8章 古代女主嫁给老头
第9章 女主是白无常
第10章 女主被收养的兄妹恋
第11章 女主穿越成顾二小姐
第12章 女主穿越勇者大冒险
第13章 玄学类的单女主小说
第14章 小说女主全身赤红
第15章 冰之无限女主
第16章 乐陵情人网
第17章 末世魔神游戏女主
第18章 女主穿越小说爱男配
第19章 女主 内敛 古言
第20章 霸道总裁女主套路
第21章 兽世女主冷漠
第22章 女尊_男主是瞎子
第23章 江门同城交友
第24章 女主是神豪的快穿文
第25章 女主苏菲菲男主风晨
第26章 豪门高冷女主的小说
第27章 女主未曰修仙文
第28章 宫斗文 女主狠毒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49章节
第877章 老舍的作品茶馆
第878章 女主禁忌辣文
第879章 射雕小说穿越女主
第880章 快穿系统男配的女主
第881章 重生女主会识别古董
第882章 女主黑暗系复仇
第883章 女主付出很多
第884章 女主有双胞胎男宝宝
第885章 女主养大男主黏人的文
第886章 女主穿越成弃妃的小说
第887章 天庭农庄几个女主
第888章 江门sn论坛论坛论坛2020
第889章 女主是吃鸡主播小说
第890章 女主全能的穿越小说
第891章 卫辉夜蒲网
第892章 长沙品茶场子有哪些
第893章 女主阴阳师类小说
第894章 女主穿越辣文鼎炉
第895章 女主快穿 最强大脑
第896章 穿越小说女主普通
第897章 品茶与人生的句子
第898章 女主刘璃的小说
第899章 女主是家中长姐
第900章 女主穿越前清小说
第901章 贵阳品茶上课qq群号
第902章 女主猥琐无下限的
第903章 女主穿越精灵叶罗丽
第904章 无女主武侠同人小说
世界名著相关阅读 More+

女主温良 诺诺

张孟颖

武汉品茶是不真的

猫踩老虎背

女主是正室的小说

徐文赋

女主是锦鲤的穿书

步千帆

完结女主奇幻小说

苏康伯

品茶三步骤

三生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