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和男主是床伴

女主和男主是床伴599万字203334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和男主是床伴》: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好汉不提当年勇’。。。。
“尚董,没有可题,我这就告诉大家伙这个好消息去,他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苏新河笑着说道。

尚富海笑了笑,正往前走着,看到了前边正不停忙碌的工厂员工,他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苏总,新车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下线,和这些普通员工也是分不开的,这样吧,你这周就给我提一份报告申请,所有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在职员工都发一套价值300元的纪念版服装,发一双价值300元的休闲运动鞋”。

“尚董,这样会不会太……”

苏新河说到一半就不说话了,但尚富海听懂了他潜在的意思,可他会不会成本太高了,这相当于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每一名员工发了600块钱的物品。

尚富海摇了摇头,径自往前走去,就在苏新河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尚富海的一句话又在前边轻飘飘的传了过来:“苏总,你得记住喽,是这些员工给公司创造了价值,新车gwl2下线,难道全是你的功劳,全是设计和研发的功劳?还是全是公司管理层的功劳?”

说这话的时候,尚富海的语气不自觉就重了几分,就连跟着来的韩正宇都下意识的正了正身子,他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会议室里,尚富海因为一些小事发火的时候。

苏新河就更懵逼了,他寻思,我就是想给你说一声这样花费的成本不小啊,怎么就惹你生气了?

这画风不大对劲啊。

国光新能源汽车去年重组之前,厂里的员工因为公司多次发不下工资来,没有发展前途等等原因,已经辞职走的差不多了。

但自从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重组成功的消息放出去之后,尤其是有了尚富海、马云这种‘明星富豪’式的人物参与了国光新能源汽车的成功重组以后,上至管理岗,中间的技术岗和一线管理岗,底层的操作工等,来应聘的人都挤破了脑袋。

现在的国光新能源汽车已经是一家有着过700人的中等规模以上的大公司了,并且还在继续招聘之中,为下一步的正式生产组装做准备。

就算按照700人的整数计算,每一名员工发大约600块钱的鞋子和衣服,这一笔支出就是42万元人民币,对国光新能源汽车这家截止到当前还没有正式的产品销售,没有正面盈利的公司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了。

苏新河慢慢被磨砺的学会了精打细算的过日子,冷不丁的让他因为‘庆祝新车下线’这么个小阶段的胜利,就要支出42万元的物质奖励,他有点不太能接受。

别介花着花着,好不容易融进来的钱又给花没了,后边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那,这才哪到哪儿。

可现在尚富海都亲口说二遍话了,他哪怕心里有其他的想法,暂时也没再去反驳,寻思等会儿瞅个没人的时候,再单独和尚富海说一下。

与此同时,他们身边还有几位国光新能源的普通员工,忽然听到‘大老板’说要给发衣服,还要发运动鞋,庆祝新车下线,还是足足600块钱的标准,那一刹那,他们心里的感觉瞬间就变得不一样了。

觉得自己也被公司给重视了,他们的忙碌操劳和加班也不再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不再是单纯的给结算一点廉价的加班费了。

“现在干活就是带劲啊!”人群里有个人是之前的老员工,他在心里呐喊,觉得现在在这里上班干活,才真正感觉到有价值。

旁边的人也跟着点头,很认同他的说法。

且说尚富海打头往前走,韩正宇和孙庆德二人在他身后隔着。

离开了刚才的地方,韩正宇小声说道:“老板,刚才苏总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考虑运营成本的可题,我估计他是去年的时候被钱给瘪坏了,到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借钱,连银行那边都把他给拒之门外了,这个时候他从心理上还是缓不过来。”

尚富海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kevin,你以为我不知道?”

“…”

韩正宇被这个回应给噎的不轻,你既然心里明白,那我就不多解释了。

至于尚富海当时在车间里说的那么高调,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他也不去考虑了。

车间里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看到尚富海的时候,有些正在忙着的人都停下来多看了他一眼。

作为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其中一名大股东,尚富海的照片和个人简介就挂在了他们公司荣誉室那边的玻璃墙内了,公司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一次培训,有心人对尚富海都不会陌生。

尚富海往前走的时候,看到有人注视他,也会停下来朝那些员工笑着点头打个招呼,反而把那些员工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等他不紧不慢的绕着整个连体车间转了一圈,再回到出发点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这时候差不多就下午三点多了,暂时没别的事干,尚富海给韩正宇和孙庆德说:“kevin,走吧,先去我办公室坐坐,等晚上一块和国光的朋友们去吃个饭。”

“老板,先说好,我最近不能喝酒了,要不然,让雨彤知道了,一准要撕烂我。”韩正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尚富海眼神怪怪的看了他一会儿,接着又点了点头:“嗯,你也确实该努力努力了,再不要孩子,年龄就大了,不好。”

“……”

韩正宇要晕,你这是几个意思?

尚富海的这间办公室是苏新河特意保留出来的,不但有他的,还有马云、张一鸣他们的,在这方面,苏新河倒是想的挺周全的。

听下边的人说尚富海去了办公室以后,苏新河就带着提前准备好的资料过去了。

到了门口后,苏新河敲了敲门。

“谁啊,进来!”尚富海的声音传来。

苏新河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尚富海和韩正宇两个人对面而坐,中间的小玻璃茶几上放着一个茶壶,俩人正聊得起劲。

看到是他之后,尚富海直接摆手招呼他:“苏总过来了,快点过来坐下喝杯茶,我正愁着很多新能源汽车方面的知识没弄明白,刚才还想着抽个时间找苏总去取经了。”

苏新河愣了一会儿,这时候的尚富海和他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截然不同,和上一次资产重组后再见面的时候也不一样。

刚才尚富海摆手招呼他坐下喝茶的那一瞬间,苏新河仿佛对面招呼他的事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这让他心里自然而然的觉得亲近了几分。

“尚董,您太客气了,有什么可题尽管可就行,我也不是很精通,咱们互相学习吧。”苏新河语气也柔和了很多。

尚富海笑了笑:“我还没谢谢苏总给我准备的这盒好茶,刚才过来后,韩总就闻到了香味,你也尝尝。”

“尚董喜欢就好。”苏新河说道。

尚富海摇头,说道:“苏总,你还是太客气了,咱们之间随意点就好。”

听着尚富海这么说,苏新河可没真盲目的就当了真,不过也比刚进门的时候更放得开了,他说:“尚董,我过来主要是想和你说说刚才的事情。”

“你是说关于那个纪念版服装和运动鞋的事?”尚富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侧头可他。

苏新河点了点头:“正是,尚董,咱们国光新能源现在有700多人,全部加起来就要花掉40多万,现在厂里新下线的车还没有正式上市,未来的销售情况怎么样也不太清楚……”

不等他说完,尚富海就摇手说道:“苏总,这可不像你当初的风格啊!”

听尚富海说了这么句没头没尾的话,苏新河眼神里满是疑惑。

看着他迷茫的样,尚富海又说道:“就是咱们一块和原来的曹市长吃饭那一次,我记着苏总当时可是霸气的很,苏总当时可是说过国光新能源汽车上市后就能达到200亿元的销售额的,怎么现在就失了这股锐气。”

苏新河听他说起这个事,立马就尴尬了。

他也想起来了,那已经是两年多前的事了,当时他和汉能的刘金惠刘总一块请博城当时的曹洪东市长吃饭,在场的还有尚富海和张一鸣。

苏新河当时和刘金惠都觉得尚张二人太年轻,哪怕有些成绩,也就那么回事,反而是他们俩当初拽得那叫一个二五八万的。

他至今都还记得刘金惠说汉能的满负荷产能是年销售额300亿以上,他当时就说国光的满负荷营收200亿人民币以上……

可偏偏最让人不能接受的事实就是博城汉能完蛋了,当时的总经理刘金惠现在也成了失踪人员,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身为好友的苏新河也不知道。

而国光新能源汽车偏偏又被尚富海和张一鸣联合入股了,还是控股的那种。

想到这,苏新河尴尬的不行,他一脸便秘样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尚董,我当初不知天高地厚,让你和张董见笑了。”

zn03251zxs

10倍估值?。。。。
晚上,京城大饭店,张一鸣指着一位长发方脸,浓眉厚唇的女人开始介绍“尚董,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SIG的王琼王总,今日头条能发展到今天,和王姐当初对我的帮助是分不开的。”从称呼就看得出他对王琼的感情不一样。

他说:“我现在还记得王姐当初带我一块去找投资人的那段日子。”

接着又介绍:“这一位当初是DST中国区合伙人周受资周总,不过就在上个月,周总被小米诚挚邀请去担任了首席财务官。”张一鸣又指着一位看着面目白净瘦弱的男子作介绍,他笑着说:“我们周总当初可是资本圈里最有内涵的帅哥。”

“去你的,老张,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周受资拍了他一巴掌。

张一鸣不以为意,他继续说:“周总在DST的时候,曾主导投资过小米,京东,阿里,滴滴打车,尚董,你说这样一个人,他是不是很牛很帅!”

“周总厉害!”尚福海诚挚的赞了个大拇指。

这些主导过的项目,哪一个不是新闻主持人经常挂在嘴边的,哪一个市值都堪称巨无霸。

张一鸣跟着指向最后一位清爽高个男子说:“这是我们今日头条的高级副总裁张利东张总,他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如果没有利东帮忙,我肯定不可能有更多的精力带领头条走到今天,说起来我还真的要好好谢谢利东。”

“哈哈,张董客气了,你要真想干系我,等会儿就陪我多喝两杯。”张利东很洒脱,也很好杯中之物。也看得出来他和张一鸣之间的私交关系也很不错。

尚福海看着张利东,心想:“嘴炮张立东!好家伙,原来就是你当初炮轰了艾瑞的杨董,公然指责他数据造假,又是一个牛人啊。”

介绍完后,张一鸣又郑重的给三人介绍:“王姐,周总,张总,这位就是海菲资本的尚董,别看尚董年轻,可就是他从新浪微博手里买走了我们今日头条的股权,你们看不出来吧”

跟着他介绍了韩正宇:“这位是海菲资本的总经理韩总”

介绍完后,张一鸣端起一杯酒来朝尚福海示意:“尚董,韩总,今天中午实在不好意思了,我也是心里挂着事着急了,让你们刚下车就去吃公司食堂了,今天委屈了二位,我在这里向二位道歉,这杯酒我干了,你们随意。”

说完,大佬张仰脖干了一杯……啤酒(-_-||)!

尚福海没有拿大,也跟着一口喝了个底朝天,韩正宇更不用说,今天在座的,就他的伽位最小,资历也是最浅,没有说话的份。

王琼说:“我一直都好奇拿下头条股权的海菲资本的老板到底是谁?我之前还一直猜他很可能是个中年人或者很有经验的圈里的前辈。”

“从收购头条股权这件事来看,他眼光毒辣,魄力逼人,上来就给去年才估值5亿美金的头条翻了三倍估值,这个胆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王琼确实佩服万分。

她说:“我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尚董竟然这么年轻,你还不到三十吧?”

“王姐,您眼光更毒,我今年28了。”尚福海回赞了一句。

听到尚福海说出他的年龄来,其他几个人心里都很复杂,没想到啊,万万没有想到。

虽然年龄不代表什么,可足够年轻还做的非常成功,这就是问题了。

“尚董,了不起。”张利东说:“和尚董一比,我真是觉得老了。”

“呸,老张,你要是都老了,我这个比你还大一岁的岂不成老太婆了。”王琼呸他。

跟着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喝酒聊天中,气氛越来越融洽,在座的所有人今天能够同聚一堂,都是因为‘今日头条’,酒喝多了后,话题不期然的就转到了‘今日头条’上来。

张一鸣也很欣喜的说:“王姐,问题已经解决了,你就瞧好吧,下一步看我们怎么发展。”

“这么快!难道是尚董给你提供的办法?”王琼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尚富海。

依着她对张一鸣的了解,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张小弟不会对其他的股东这么客气,还硬是把他们几位都给叫出来作陪。

张一鸣不停的点头:“没错,就是尚董给我提出的解决办法,你们不知道,尚董对互联网方面有着很独到的见解,他给我提出了不少头条下一步的发展策略,我认为我们或许能提前半年完成下一步的计划。”

王琼听到这个就感兴趣了,她说:“那是不是意味着要更大的投入,头条可能又要启动D轮融资了?”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这次尚董给我的建议很明确,不需要我们再过多的投入试错资金,这能够帮助我们节省很多的成本,所以D轮融资暂时不予考虑。”张一鸣对尚富海这一次的帮忙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这是他从技术层面认可了对方。

便是周受资和张利东二人也都惊诧的看着尚富海,想把他看个通透,看看他到底凭什么受到张一鸣如此的看重。

尚富海很汗颜,张一鸣这是把他给夸出一朵花来了。

他心里想:“我有那么优秀吗?我怎么没有发现?”

虽然说暂时不考虑D轮融资,可说到这块了,作为一名资本投资人的王琼突然感兴趣的问尚富海:“尚董,以你对头条的看法,你认为它下一轮融资的估值应该多少比较合理?”

“王姐你这是难为我了,现在连下一轮融资的时间都不能够确定,我怎么谈?”尚富海很无语,但他还是给出了一个大致的看法:“如果是明年进行融资的话,我个人认为头条当前估值再翻一倍是比较合理的。”

今日头条尽管还没有上市,可它现在也被资本市场炒起了热度,当前的头条估值已经炒到了70亿美金左右,尚富海这么说,也就是他认为如果张一鸣按照他给出的点子把相关功能都推送出来,那么今日头条明年的估值应当在150亿美元左右是比较合理的。

这一下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便是韩正宇都没想到他老板的‘野心’竟然这么大。

要知道头条去年刚完成了C轮融资,它当时的估值仅仅5亿美金罢了,而在今年的6月份,尚富海为了从新浪微博手里把今日头条的股权给买过来,不得不提出了3倍估值的高价,可是这厮现在动动嘴的功夫,头条明年的估值就要再翻10倍?

zn03251zxs

女主和男主是床伴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现代np女主被强

更新时间:2021-09-17 14:39:28

女主和男主是床伴最新章节列表
第152章 女主池秋的小说
第720章 我就诶女主末世小说
第834章 女主被称为妖孽
第338章 丐世神医女主
第444章 青梅竹马女主逃跑
第805章 关于茶文化的句子 品茶的精美句子
第045章 女主重生在捉妖记
第222章 古代女主乌鸦嘴
第512章 女主凤天凰
女主和男主是床伴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未世女配抢女主珠子
第2章 女主的儿子被拐卖
第3章 越前龙马与女主怀孕
第4章 女主空间穿魔法世界
第5章 女主虐胃小说片段
第6章 女主有魅帮的小说
第7章 女主网游重生穿越
第8章 快穿女主心机软怂佛
第9章 女主是破鞋的小说
第10章 女主很丰满的小说
第11章 女主是池小晚的小说
第12章 杀戮武皇女主
第13章 其他女主花千骨
第14章 女主涂山容容的小说
第15章 女主是演员的韩娱小说
第16章 女主穿越世家是郡主
第17章 广州品茶资源微信群
第18章 品茶app下载
第19章 异界之唯武独尊女主
第20章 女主云樱樱
第21章 女主大小姐男主穷小子
第22章 女主是人鱼复仇
第23章 女主是彭佳禾的小说
第24章 天使之纹章女主
第25章 三大黑化女主
第26章 女主现代空间带灵宠
第27章 exo女主失忆
第28章 武夷山品茶图片大全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044章节
第877章 女主重生上爸爸去哪儿
第878章 女主是叶维的小说
第879章 女尊美少年男主
第880章 男主和女配打女主
第881章 女主是杀手的古言
第882章 女主成熟 修真
第883章 网王女主之青莲
第884章 综漫女主小说有h
第885章 黑天鹅女主跟男主
第886章 综穿炮灰女主平反记
第887章 快穿无cp女主强大
第888章 霸道女主追男记
第889章 女主一直在作死独五
第890章 bl原女主爱上小受
第891章 动漫女主的眼睛怎么画
第892章 女主王黛穿越到聊斋
第893章 女主带了车穿越
第894章 太上灵宝女主
第895章 女主是物质女
第896章 女主是祭品埃及
第897章 女主刺绣好的小说
第898章 梅西女主小说
第899章 女主特别懒的现代文
第900章 女主有点二gl
第901章 女主是泰勒斯威夫特的小说
第902章 女主穿越姓云的小说
第903章 作者名字与女主一样
第904章 女主被迷晕的小说
玄幻异界相关阅读 More+

女主穿越学了越女剑

听白

滨州熟女【楼】凤

晨起看阳

陌香一样的女主

丁一宝

品茶品人生句子

陌凉

女主躺在冰棺里

神蚕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