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男主用女主打赌

男主用女主打赌273万字814427人读过丨 连载

《男主用女主打赌》:


particular purpose. The Trees were good-natured and gave him one of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男主用女主打赌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高冷影后

更新时间:2021-10-20 21:39:37

男主用女主打赌最新章节列表
第275章 恶魔书女主
第363章 醉品茶城
第453章 武汉品茶1吧
第688章 女主坐轮椅古代gl
第720章 女主重生小说99次
第018章 ԽС˵
第578章 女主额头有梅花
第461章 女主超级嗲小说
第123章 星际女主绿茶小说
男主用女主打赌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女主与丧尸h
第2章 女主姓花特别冷
第3章 洛阳兼职模特
第4章 女主轻功很高的古言
第5章 二次元无女主
第6章 品茶作文200字
第7章 灵异恐怖女主小说
第8章 鴩ԽС˵
第9章 品茶品酒品人生诗句
第10章 女主开过花店的小说
第11章 女主的爹是将军的小说
第12章 品茶app杭州
第13章 女主会隔空取物小说
第14章 捉鬼师女主穿越小说
第15章 国色生枭的女主
第16章 女主姓宇智波
第17章 女主重生后卖绿豆糕
第18章 女主喝药催乳 小说
第19章 神夏原创女主同人文
第20章 女主现代无男主
第21章 女主姓墨的现代小说
第22章 女主穿越成网王龙套
第23章 古交私人陪游
第24章 长沙品茶论坛
第25章 厦门品茶微信群
第26章 女主是替身双胞胎
第27章 无女主都市小说
第28章 女主是迹部的妹妹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41章节
第877章 小说女主梁心男主唐
第878章 近身兵王女主
第879章 溯风飞扬女主
第880章 女主中箭小说
第881章 小说女主宫雪莉
第882章 女主穿越 寵
第883章 女主容易招鬼怪快穿
第884章 女主前世叫沙华
第885章 ƿ÷С˵
第886章 女主是林骄阳
第887章 女主超生重生小说
第888章 女主穿越御兽小说
第889章 女主穿越圣僧小说
第890章 女主是梅阿九
第891章 女尊穿越女主是女皇
第892章 女主全部性转了
第893章 凌春泥是女主么
第894章 С˵
第895章 男主是女主父亲肉文
第896章 主角保护女主的小说
第897章 吸血鬼骑士优姬女主
第898章 女主是宇宙之主
第899章 女主是少将男主是商人
第900章 女主是学霸txt
第901章 女主仙人之姿
第902章 好看的系统文女主
第903章 湖南模特网
第904章 女主夜微浓小说
架空历史相关阅读 More+

女主穿越古代调香

章浅

女主唐妖妖小说

阿尘

江苏sn论坛论坛论坛爽记

月繁华

品茶散文

腾跃

长生谣女主是谁

无心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