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重生前是毁容的女主

重生前是毁容的女主110万字455862人读过丨 连载

《重生前是毁容的女主》:


was summoned outshe had a fear of my going, though I had

爱情之一生的陪伴。。。。
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卧室里,徐菲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了:“大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媳妇,不行了,咱大舅刚打过电话来,说姥姥不行了,我没时间多说了,你先在家里等等,我带爸妈过去看看,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尚富海说。

“你不能开车,叫孙庆德给你开车,要不不能去。”徐菲根本不放心。

就看着尚富海脸上那副慌乱的模样,和时不时有点轻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这个时候心绪极度不平,包括公公尚勇,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尚富海没逞强,点头说:“好”

回老家这几天,作为司机的孙庆德就在他家里休息的,尚富海和他媳妇说清楚了以后,出来喊了一嗓子,孙庆德马上就出来了,尚富海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庆德,没时间多说了,你开车,再去趟我姥姥家,我给你指路。”

“老板,我记的路。”孙庆德说了一句。

尚富海没多说别的。

尚勇、周秀梅和尚富海这会儿心里都很不平静,好在有司机孙庆德给开车,要不然就尚勇和尚富海父子俩这会儿的心理状况,真不定出什么事。

得空,尚富海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还不到四点半。

“妈,到底怎么回事,我大舅怎么说的。”尚富海焦急的想了解整个情况。

周秀梅正用手揉着眼睛,她这会儿两只眼全红了,脸上有泪痕,父亲尚勇一直坐在后边沉默着。

“你大舅晚上就在你姥姥家住,半夜你姥爷喊他,你大舅过去一看,说你姥姥不行了,打咱家电话,让抓紧过去。”周秀梅描述的不是特别清楚。

尚富海也没再问,没多会儿,车到了姥姥家门口。

让孙庆德在外边等着,尚富海麻溜的下了车,父母也开门下车了。

下车后,接着月光一看,姥姥家门前已经停了几辆车,姥姥家的大门也洞开着,这个点开门原本就不正常,这让尚富海心里不祥的预感更浓了。

顾不得别的,扶着已经要哭出声来的母亲赶紧往姥姥家里走,父亲尚勇在后边跟着,进去后才发现大舅二舅都在,小姨和小姨夫也过来了,几个表哥也都在这边等着。

姥姥睡觉的屋里有人进进出出,隐约能听到低语抽泣的声音。

“舅,咋回事,昨天不是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叫医生了吗?”尚富海看到大舅后,着急慌张的问了几句。

周秀清摇头叹气:“晚了晚了,你姥姥睡着的时候就没气了,你姥爷叫我的时候就晚了…我的娘啊!”

说到最后,大舅先哭嚎起来,惹得周秀梅也跟着哭了起来。

尚富海想到了姥姥突然就这么没了,心里没来由的酸楚和错失挚爱的空洞让他特别难受,眼睛里也跟着往外流泪,但就是没有哭声。

姨夫正蹲在大门口抽烟,烟雾缭绕了他整张脸,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但尚富海知道姨夫这人平时根本不吸烟,连喝酒的时候都不吸,今天特别了。

“咳咳”姨夫张善军猛烈咳嗽了几声,这就是不常吸烟被呛住了。

尚富海去了趟姥姥的屋里,小姨在这里,两个妗子也都在,还有尚富海的母亲刚刚进来,尚富海一看就看到了直挺挺的在床上躺着的姥姥,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估计是母亲刚进来给她掀掉了吧,入目处的姥姥闭着眼睛,脸上的肌肉都开始僵硬了,姥姥年龄大了,嘴里的牙都没了,此时嘴唇部位因为没有了肌肉的活力,开始往里收紧,一眼看过去,显得她嘴巴是张着的,母亲哭着喊:“我的娘啊,你张嘴干什么,我给你合上……”

可惜,合了几次都是那样,伤心欲绝的母亲周秀梅被两个人给拉走了,然后有另外一个人过去把掀开的布单又给姥姥盖上了。

尚富海这会儿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他没想到自己又一次送别了姥姥,只不过这一次要晚了多半年,莫非这就是命数?

悲从中来,尚富海倒退两步,跪到了地上。

“咚、咚、咚”

尚富海不打水分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完后就能看到他头前额部位变成了一块殷红的不规则圆圈,脸上有泪,嘴里无声,悲痛万分。

“兄弟,快起来,你看看你头上。”周鑫鸿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一把抱住了尚富海的肩膀,把他从地上硬生生给拖了起来。

周鑫鸿也时不时的抽噎一声,眼泪和鼻涕快混成一块了,他还安慰着尚富海:“兄弟,别这样,奶奶要是还活着,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鸿哥,我就是想哭,可我他妈哭不出来,咋办啊!”尚富海呢喃着。

“兄弟,奶奶她年龄大了,80多岁的人了,她是睡着走的,一点都不痛苦,昨天还全家团圆了,这是好事,你哭什么。”周鑫鸿说他。

尚富海这会儿智商腰斩了一半,傻傻的说:“可鸿哥你也哭了啊!”

是的,周鑫鸿哭了有一阵了。

这时候,尚富海才想起来:“鸿哥,我姥爷哪。”

“爷爷先去我那边了,他在这边对身体不好,让他休息休息。”周鑫鸿又抽噎了一声,鼻涕流了下来。

“鸿哥,你又哭了!”

“是吗,应该高兴的,那我不哭了。”周鑫鸿掀起衣服就在脸上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全摸衣服上去了。

他也没在意,一转身跪在了姥姥门口:“富海,来,跪下,给奶奶守灵。”

“哦!”尚富海木愣愣的跪了下去。

尚富海都不记得到底跪了多长时间,跪的他膝盖都麻木了,双腿来回抖动……

“嗡嗡嗡嗡”

尚富海兜里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他好像没感觉,在对面跪着的周鑫鸿喊了他一声,没反应,周鑫鸿又推了他一下,尚富海这才回过神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徐菲打过来的电话。

尚富海哎呦一声,过来之后整个人就出在失魂的状态,他忘了给他老婆打电话说一声了。

门口这里也不是个打电话的地方,尚富海想站起来找个地方接电话,哪知道一用劲竟然没站起来,两条腿都麻木的好像不是他的了。

没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双手揉了一会儿双腿膝盖,这才缓过劲来。

“鸿哥,我去回个电话。”尚富海给大表哥周鑫鸿说了一声。

当徐菲听到她老公说‘姥姥真没了’的时候,徐菲还是一脸的懵:“大海,姥姥昨天不是好好的?”

“嗯,大舅说是睡着觉的时候走的……”

挂断了电话后,徐菲神情恍惚,闺女小元宝开始踢腿挥手的闹腾起来,这是要起来了,徐菲赶紧先伺候她起来,然后给她母亲姜春华老太太回了个电话。

“妈,大海他姥姥走了!”

姜春华瞬间就领会了闺女话里的意思,她很意外,她见过那位老人的,见她的时候感觉身体挺硬朗的,皮肤也很白皙,满脸的富态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的人。

难道就因为这个脑溢血?

姜春华也想不明白。

“那你没过去看看。”姜春华问她闺女。

徐菲说:“富海刚给我打了电话,说他们这边的规矩,让我下午收拾一下过去陪着我婆婆。”

“哦,那行吧!哎,元宝也跟着回去了,她才那么点,到时候忙起来,可怎么看着她啊。”姜老太太又开始担心外孙女的问题了。

谁知道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真提前知道了,姜老太太绝对不会让外孙女跟着回去,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怨言,主要是小元宝回去就是添乱的。

她要是闹腾起来,什么事都让你办不成。

两天后,姥姥在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入土为安。

那一天,县里的宋书记来了一趟,今年刚上任的牛县长也来了一趟,后续县里各局口的大小领导过来了,下边各个乡镇上的干部们也都排着队来了……

谢志刚代表了宝菲集团旗下的其他人一块送上了一份祭礼,他安抚了老板尚富海足足半个小时。

到了谢志刚这个岁数,有些事看的就比较开了,尚富海原本觉得自己也能看开的,但事摊到他身上之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

姥姥下葬的时候,一家人都没有让姥爷过来,可下葬完,尚富海抬头的瞬间,还是看到了姥爷手扶着一辆三轮自行车站在了路边的高位上,身形孤单的望着这边,眼睛里没有什么神采。

“鸿哥,姥爷!”

周鑫鸿看了一眼:“爷爷怎么又过来了,说了不让他来……”

尚富海摇了摇头,没说话,周鑫鸿深吸了一口气,也没再说别的。

入坟的事忙完了以后,其他人陆续都走了,尚富海没走,他踱步走到了姥爷身边。

“姥爷,走吧,回去吧,天快黑了,路不好走。”尚富海劝他。

姥爷轻轻摇头,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富海,你姥姥走了,我还活着,你说她一人躺在这里,孤单吗?”

孤单吗?

尚富海没来由的记起来他看到过的那个画面,姥爷后来经常骑着一辆三轮自行车来这边,就在他现在站着的这个位置看着姥姥的墓碑,一看小半天。

她孤单吗?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里就是我的姥姥和姥爷,姥姥就这么无病无痛睡梦中走的,姥爷现在还会去她坟边上看看……

哎!

zw81200303u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重生前是毁容的女主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饿鬼随行 女主

更新时间:2021-09-17 13:56:12

重生前是毁容的女主最新章节列表
第342章 女主是阿哥女儿
第578章 女主穿越开酒店
第032章 女主傻子有肉
第351章 魔帝 多女主
第870章 女主优雅淡然的小说
第301章 万界王座的女主
第801章 女主数txt
第560章 dzС˵
第465章 女主穿越古代共妻
重生前是毁容的女主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女主穿越遇傻男主
第2章 小说女主玉清x
第3章 经典女主穿越到国外
第4章 黑执事同人小说女主
第5章 ÿnpС˵
第6章 女主在青楼重生
第7章 女主是妾的修仙小说
第8章 我们的前女友里女主
第9章 平顶山SPA
第10章 女主穿洪荒男主通天
第11章 古言情小说女主狗腿
第12章 女主美人的宠文
第13章 女主穿越之金闪闪
第14章 男主特种兵女主法医
第15章 网络暗语品茶是什么意思
第16章 穿越女主会看相
第17章 女主哥哥混黑道
第18章 女主末世带系统
第19章 女主穿越到战乱文
第20章 女主是特工叫吉祥
第21章 女主今天渣化了吗
第22章 揭阳夜生活论坛
第23章 重回末世前女主后悔
第24章 快穿女配女主驾到
第25章 女主重生木叶小说
第26章 品茶是什么梗
第27章 品茶论诗的心境诗句
第28章 女主玉仙转世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464章节
第877章 圣龙邪尊几个女主
第878章 女主的外公叫五十
第879章 言情小说女主 依依
第880章 滨海新品茶
第881章 穿越兄战女主会跳舞
第882章 女主再嫁的古代小说
第883章 女主佩佩的小说
第884章 求女主很自卑
第885章 女主不是人网王
第886章 火影女主是夕颜
第887章 女主是死党的系列文
第888章 我成了女主她妈23
第889章 女主身体很弱的小说
第890章 小说 女主被摘肾
第891章 女 金主 小说
第892章 网王女主会医术
第893章 军婚女主也是军人
第894章 少女时代女主小说
第895章 女尊np女主乞丐
第896章 浪人天涯女主
第897章 女主柔弱可爱
第898章 女主穿越到闪亮爸爸
第899章 品茶与人生的句子
第900章 品茶作文1000字高中
第901章 女主超主动的小说
第902章 一人品茶的精美句子
第903章 ͬС˵bl
第904章 女主逆袭的玄幻文
修正小说相关阅读 More+

品茶是什么梗

羽子墨

周末品茶的精美句子

橘花散里

女主与蛇h文

春又绿江南

女主穿越成残疾

萧飞捷

男主向阳 女主重生

冰封银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