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叫栉的女主

叫栉的女主302万字690394人读过丨 连载

《叫栉的女主》: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380平大跃层。。。。
等了5分钟的时候,张继峰那边没有动静,徐菲问了一嘴,张继峰说马上就找到了。

等了10分钟后,小元宝开始吸允手指头了,这是释放饿了的信号,徐菲又问了一句:“小张啊,你有没有找到合适的房源,要是没有的话,我们先回去了。”

“大姐,你再等我两分钟,我这里已经找到一套了,但不是很合适,我再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张继峰这么说。

也不知道是真的找到了,还是耍手段。

老太太说:“你也别催了,我先给元宝泡点奶粉,一上午都逛了,也不差这二分钟。”

张继峰听到老太太说的,心里满满的感激,他也很急迫,他也想开个单子,每天顶着烈日穿着一身西服去小区里大街上到处碰,图个啥?

还不就是为了成交一笔,要不然三个月试用期一到,一笔卖房单子未成,他又得走人。

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好干。

别说,张继峰不停的刷着他们公司的房产系统,还真让他刷到了第二套合适的房源,这是刚刚上传上来的。

他高兴的差点要蹦起来,急乎乎的用手机把信息给拍了下来,转而走到会客区这边给徐菲说:“大姐,你看看,我又找到了一套房源,第一套是11年的房子四居室,还不满5年,另外房产信息上写着是简装,和您要求的条件不符,我才多耽误了点时间,又找到一套新的,不过这一套是360平大跃层的,大姐您看不看?”

徐菲拿过他手机拍的信息一看:“6号楼2单元1601,跃层380平,中式精装修……”

她思索了一会儿,好像有点印象了,问张继峰:“小张,这个6号楼是不是就是小区里边靠着凉亭假山那一块的,还有个人工湖的吧?”

“没错,大姐,您记性太好了,那一块区域正是这个小区里风景最好的一片。”张继峰心里挺紧张的,他也没想到要么找不到房源,要么给来了个这么大的惊喜,也忒大了,客户别一看这么大面积就不要了。

然后她就看到徐菲直接一挥手,非常霸气的说:“没事,面积大无所谓,就去看这套吧,你说的那套简装的就算了,我们可没那个时间再装修。”

跟着她问姜老太太:“妈,咱去吧,看看要是不合适的话,就直接回家了。”

“行,我收拾收拾。”姜春华刚给外孙女泡好了奶粉,奶粉瓶子和勺子还没来得及装包里,徐菲帮着她一通收拾。

张继峰倒是想帮一把手,可看着那些小孩子的瓶瓶罐罐的,他也没经验,直接插不上手啊。

挺尴尬的站在一边干等着,他说:“大姐,那我这就联系一下房东,看看人家在不在。”

好巧,房东正好在这边收拾着房子,徐菲她们运气不错。

又等了两分钟,徐菲收拾好后直接把包背在了身后,她想伸手抱着小元宝的,姜春华执意抱着外孙女,另一只手已经拿着奶瓶子塞到了小家伙嘴里。

“快走吧。”老太太说。

张继峰在前头带路,徐菲和母亲并排跟着在后边再次往小区里走。

等他们出去后,店里留守的人一个个的看着面面相觑。

有个瓜子脸的女人说:“哼,依我看小张还是开不了单,他连最基本的看人都不会,好家伙,买那么大平方的房子,是一个女人和一个老太太能决定的吗?人家娘俩只是看,男主人都没出现过,本身就说明诚意不大。”

“是吧,柳姐这眼力劲就是厉害,这都能看出来。”有个面目白净的年轻小伙子腆着脸说,似乎他也不想看到张继峰开单。

另外一个人嗤笑一声:“你们可得了吧,有这闲功夫还不如出去转一转,搜一搜房源,找一找客户,我倒是看小张这小兄弟不错,没准人家就成了哪。”

“老高,你诚心和老娘过不去是吧,我就说他开不了这一单,你要不服,咱俩打个赌,谁赢了请今天的晚餐怎么样……”女人这就置上气了。

高姓男子都懒得搭理她,自顾自又开始埋头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他是个务实的人。

好像想起来什么,他又抬头对着另外一个小年轻的说:“还有那个朱良伟,高哥也劝你一句,你和小张你们俩是一块进的公司,多用点心思在房源和客户身上,别整天没事就跟着琢磨些乱七八糟的,开单才是硬道理,懂不。”

他这话实诚,但是一般没人爱听。

被叫做朱良伟的小伙子直接就耷拉脸了,脸色很差。

但人家是老资历的员工,还是店里的金牌销售,他只是个新来的伙计,连三个月的试用期都还没完事,到目前为止,仅仅开了俩长租单而已,比张继峰是强一些,可也没强到哪里去。

“高哥说的是,我这就出去多转转。”朱良伟说。

他干什么,才没人有心思管,老高摇摇头又开始忙了。

年轻人啊,心思不纯!

且说张继峰带着徐菲和姜春华老太太一路到了6号楼,也就是巴黎春天小区的中心位置,他指着这栋楼旁边的凉亭、假山、人工湖说:“大姐,就是这儿了,您瞧瞧这布置的多漂亮,这一块也是物业的重点工作,要我说您买这儿,绝对没跑。”

“哈哈,先看看房子吧,合适再说。”徐菲说。

张继峰通过门禁上的电话联系了1601,应该是房东给回了话,遥控开了门。

进了电梯后,徐菲就发现8楼以后成了类似8…10…12…14…16…这样的间隔,然后一路电梯上了16楼。

张继峰继续说:“大姐,这栋楼全是一梯一户的,8楼以下是单层大平房,8楼以上全是大跃层结构,您以后上下都很方便,家里的私密性也非常好。”

“是吧,这倒是挺好的,安静,不过一梯一户的话,这长年累月的,费用也不低呀。”徐菲随口说道。

张继峰听到她这么说,简直要晕菜了,大姐,您这是闹着玩的吧。

都舍得花费巨资购买这里的房产了,还差那两个坐电梯的钱?

他思绪很复杂。

等电梯在16楼停下,果然对开的电梯门尽头直对着一个关闭的房门,中间这一段也被做了简单的装修,在门口处放了两个鞋柜,地上有几双看着崭新的拖鞋,显得房主特别讲究。

看到这个,徐菲就很满意了,她喜不自禁:“挺好,要的就是这个感觉,妈,你说是不是?”

zn03251zxs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叫栉的女主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女主怀孕被虐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27 04:33:04

叫栉的女主最新章节列表
第801章 好看的女主现代重生小说
第431章 女主姓乔的总裁小说
第996章 网王女主很佛系
第369章 女主吸精小说
第979章 武动乾坤同人文女主
第793章 贵阳品茶资源群
第528章 ƪֲС˵
第898章 重生女主超有福气
第035章 快穿之取精女主离音
叫栉的女主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无限恐怖女主是樱空
第2章 女主建立女尊王朝
第3章 女主变成鱼的小说
第4章 女主小小萌萌的
第5章 防城港品茶论坛
第6章 女主末日无限
第7章 女主姓暮
第8章 女主重生跳舞的
第9章 古言女主跟男配做过
第10章 男主军人女主淼淼
第11章 女主 惜弱 小说
第12章 女主神 男主朱雀
第13章 女主白樱落的小说
第14章 我家那闺女女主同人
第15章 女主是警察牺牲了
第16章 飚速宅男有女主吗
第17章 娱乐小说女主温碧霞
第18章 女主绑定系统快穿
第19章 现代女主后宫美男多
第20章 穿越女配 重生女主
第21章 女主灭门 古言
第22章 贵阳品茶微信
第23章 品茶图片心境
第24章 女主树木小说
第25章 品茶品酒品人生诗句
第26章 男主当保镖爱上女主
第27章 女主很彪悍的穿越小说
第28章 北方军阀南方女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73章节
第877章 女主超热爱舞蹈
第878章 北京贡苑品茶
第879章 ÿŰС˵
第880章 女主重生的韩剧
第881章 我可能是个假的女主
第882章 我的女主性转 bl
第883章 小说相灵师女主
第884章 女配扑倒男主么么哒
第885章 女主整容复仇的小说
第886章 医圣记女主是谁
第887章 女主是豹族的公主
第888章 女主是杀手身穿古代
第889章 女主是男科医生小说
第890章 律师女主穿越古代
第891章 男主是女主的表弟
第892章 酒店品茶是什么意思
第893章 男主吸女配奶
第894章 早晨品茶的精美句子
第895章 穿书女主生子文
第896章 身有异香女主
第897章 品茶作文开头
第898章 南城待月归女主身份
第899章 ΢С˵
第900章 重生文女主复仇网游
第901章 女主霸倾天下书包网
第902章 古言女主不能生育
第903章 品茶图片大全朋友圈
第904章 暗卫爱上女主的小说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 More+

封腾同人文女主

骑猫南下

女主闪婚宠文

天马行空am

侍女踩女主的手

小胖妞

女主淡然的权谋文

八卦一姐

女主穿越虐渣女

苏康伯

贵阳品茶的微信

兑酒當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