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重生女主强大无情

重生女主强大无情456万字756456人读过丨 连载

《重生女主强大无情》:


败走麦城,还是战略性转移?。。。。
“安总,你说的是豫南省新城的那位于老总?”尚富海点头,满腹感慨:“那是零售商圈这股泥石流里的一股清流啊,以前还有个信誉楼能和它们比服务,现在白搭了。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年龄大的人讲情怀,是这么个理。”

“嗯,胖东来商贸在那边很有民间基础,老板,我个人认为,咱们是不是先撤回一部分在豫南的投资,考虑一下苏省或者徽省,扩大一下咱们的内三角区域。”安晓辉提出了这么个建议。

说起这一块的时候,安晓辉脸上的表情特别的不自然,不管怎么说,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就表示他从心里有败退的趋势。

尚富海瞅了他一眼:“安总,这是败走麦城?”

事实虽然确实是这么回事,可不能这么说啊,安晓辉猛摇头,一脸严肃的说道:“老板,咱们这是战略上的转移,当初制定发展战略的时候,存在了一定程度上的误差,不过苏省本来就在咱们的计划考虑范围之内,我认为短时间内,咱们应该把有限的发展资源放到更多的区域,而不是在豫南省这里死耗。现在在豫南省这边发展的不错?”尚富海并没有正面答复他,而是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在那边确实发展的很好,和宝菲便利店这种线下渠道相比,易购网已经是全国知名的网购平台了。现阶段来说,并没有发展成为全网性的网购平台。购平台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并且在去年的双十一网购节上一举缔造了平台销售前三的亮眼成绩,也因此让全国的王敏都知道了它的存在。这一次随着宝菲便利店线下渠道的铺设,顺带着再豫南省境内跟着扎根了,它一经开通了剩下类和快消品的售卖渠道之后,豫南省30岁以下的年轻一辈忽然发现了这么个‘极品宅’和‘懒汉堕女’属性的网购平台,他们连买菜卖肉等等这一类的事都不用出门了,直接在易购网上下单,在家里等着就行。的派送速度确实没的说。购主要群体支柱中一举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现在确实在豫南省这边的年轻群体中发展的很不错。的成绩,他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宝菲便利店在豫南省的发展按计划进行,先把线下店面给铺展开,胖东来确实在这里赢得了口碑,但是我相信咱们宝菲便利店的口碑也不差,他于老总能够做到的,咱们也一定能够做得到。”

说到这里,尚富海停顿了一下,看了安晓辉一眼,发现他在认真的听着,又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他当初能做到的事情,咱们宝菲便利店凭什么做不到,它培养了老一辈的用户情怀和习惯,那咱们宝菲便利店就培养新一代的客户情怀,线下不好培养,索性就培养线上的!”

说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尚富海掷地有声,声音很有力量。

“老板,可是这样的话,这边占用的资金短期内很难能够回本。”安晓辉也有他的考虑。

他是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他得对宝菲便利店的投资成本和年度经营状况负责,明知道会产生亏损的情况下,他做不到视而不见。从来都是一家,你明白吗?”

大道理都懂,尚富海作为宝菲集团的老板,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可在安晓辉眼里,宝菲便利店和易购网背后的母公司京城易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两个单独的个体。

但老板这么说了,他哪怕心里有自己的算盘,暂时也得忍着。

下一刻,他点头,轻声说道:“老板,我明白!”

“嗯,明白就好,不单是安总你这边,回头我也会找宋总聊一聊这个问题,我们不能片面的考虑公司在豫南省的投资和发展规划,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这个倾向性不可取!”

说完了这些以后,尚富海话风陡然一转,接着说道:“不过安总你刚才说的也对,宝菲便利店还是要求发展的,短期内在豫南省这边看不到利润空间的话,咱们的投资倾向性就到此为止,安总通知在豫南的张总一声,马上考察徽省和苏省这两个地方,看看哪里更合适下一步投资。”

“好,我等会儿就给张总打电话沟通。”安晓辉上一刻还以为路给堵死了,却没想到尚富海又给了他一个惊喜。为最终核心目的的,你去找宋总,找她说明这件事,就说是我说的,让易购网给宝菲便利店补足了这一块。”

“老板,这不好吧!”安晓辉心里更高兴了,他心说,老板果然还是向着宝菲便利店的。

但这么给宋总说,明显就是存着分好处的心思去的,他和宋总好歹都是宝菲集团旗下的几大巨头之一,大家总归有相见的时候,直接这么搞,他抹不下这个脸面来。总归是有外来人的,红杉资本,海纳亚洲,建银国际,华联控股,凭什么好处要全落给他们,亏损由咱们自己来承担,安总,宝菲便利店才是完完全全属于宝菲集团的,这是核心!”尚富海叮嘱了一遍。

他这么一说,安晓辉心里就更有底气了,莫名的一股自信心从无到有诞生了,很玄乎的感觉。

“老板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聊完了宝菲便利店在豫南省发展受挫的事情之后,安晓辉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心里还挂着和张兆军联系,改变投资战略的问题,他没再耽搁,就直接离开了尚富海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尚富海脸上的表情并没有放松,反而越发凝重了。

安晓辉刚才汇报的事情暴露了一个问题,他们宝菲便利店还是底蕴不足,暂时还是没有足够的软实力和硬实力去与这些老牌零售商贸硬刚,这个事实让他认识到了宝菲便利店的不足。

但尚富海也不是轻易妥协认输的人。

就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我宁可赔着钱也要把宝菲便利店的线下渠道给建立起来,扎下这根钉子,把易购网给供养起来。目前百分之九十的股份还是属于他尚富海的,这无非就是个左右手的问题,谁都不可能舍弃。

其中一只手有明显壮大的趋势时,另一只手可以作为辅助出现。

安晓辉回到四楼自己的办公室之后,他立马就给还在豫南省的张兆军打了个电话,两个老爷们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

他们俩在电话里交换了各自的意见,还你一句我一句的就下一步的发展调研做了一个详细的明细出来。

安晓辉是不想再发生豫南省这样的事情,这让他觉得在老板那里丢了大面子了。

毕竟宝菲便利店是他全权负责的。

“张总,有什么情况,有什么需要的,你及时给我打电话。”安晓辉最后说道。

自安晓辉走了以后,尚富海这里陡然变得清静起来,一直到下午三点半,除了中午和韩正宇一块荡悠着去餐厅吃了顿午餐之外,在没有其他人来过。

尚富海忙碌惯了,每一次来集团办公大厦这边,哪回不是忙成了狗,可这次清闲下来突然有些不适应了,他还觉得有点邪门。

与此同时,在东云老家,尚勇和周秀梅开始分别通知家里的亲戚。

给他们定下了17号周六在东云聚聚。

作为周秀梅的大侄子,周鑫鸿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他从二姑这里确认了表弟周六回来的事情后,想了想,还是给宋明晨发了条信息。

宋明晨收到了了周鑫鸿的这条信息后,他特意给东云的前任书记,现任市里的常务副市长秦路民打了个电话,两位曾经的搭档闲聊了一会儿后,宋明晨看似无意识的说了句尚富海有计划周六回东云。

然后就漫不经心的和秦路民聊完挂断了电话。

尚富海可不知道就因为他应母亲的要求,要回东云让儿子和老家的亲戚见个面,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尚富海盘算着周五回去的时候,是高调一点好,还是低调一点好。

他也是闲的,连续两天都没有什么工作要忙的,尚富海的思想都开始发酵了,总想着找点事情来干,一旦停下来就

zn03251zxs

爸爸可坏啦。。。。
()找到回家的路!

博城,巴黎春天小区

尚福海长途跋涉总算从京城回来了,打开门的瞬间,就听到闺女小元宝在那里数:“1、2、3、系、5、由、七、哇……”

小元宝这是在学着数数哪,尽管很多都口齿不清,可尚福海还是听出来了,那一刻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名为骄傲的情绪。

小家伙本来扶着沙发靠背,是背对着房门的,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扭头看过来,接着就看到了‘好长日子’没见的爸爸。

小家伙起先愣了一会儿,接着疯了一样伸手指着门口:“爸爸,爸爸,爸爸……”

小人儿嘴里不停的喊着,整个人翻身就从沙发上溜了下来,也不穿鞋,光着脚丫迈着一双小短腿使出了吃奶的劲朝门口疯跑。

尚福海眼睛都有些模糊了,他赶紧把手里大包小包的全给放地上,蹲下身岔开双手,一把搂住了冲过来的小元宝。

“砰”

轻微的撞击声,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整个撞进了尚福海的怀里,她小手使劲的攥着尚福海的衣服:“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

人不大嗓门不小,喊得都有点声嘶力竭的味道了,尚福海抿嘴紧紧的咬着牙,生怕自己就落泪哭起来。

“元宝,爸爸回来了,想不想爸爸。”尚福海颤抖着声音问她。

他以为闺女得可劲的说‘想’,哪知道小孩儿的世界你根本猜不透。

“哼!”

小家伙哼了一声,接着小脑袋扭到了一边,但她小手还死死的抓着爸爸的衣领:“不想,爸爸坏,没人。”

她这意思是说不像爸爸,都找不到爸爸的人。

尚福海的心脏像是让人用针扎了一下,疼得厉害:“好好,不想,是爸爸不对,爸爸对不住小元宝,以后再也不走这么长时间了。”

家里就丈母娘在,老太太刚才一直在沙发上坐着陪外孙女联系数数的,等尚福海开门进来,小元宝发现了爸爸又从沙发上光着脚冲了过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老太太也走到了门口。

“富海,你京城的工作忙完了?”董春华问他。

接着董春华要去抱外孙女:“元宝,快点起来,姥姥抱,让你爸爸去洗把脸。”

“不,不,不,爸爸抱。”小家伙死活不配合了,一个劲的往尚福海怀里钻,生怕松开手后爸爸又不见了。

她记得可清楚了,好多天前那天早晨,她睡醒了之后找爸爸,然后就找不到了,她都哭了两回了,爸爸可坏了。

尚福海心塞了:“好,爸爸抱”

说这话,他胳膊一探,把小元宝搂进了怀里,然后把放地上的大包小包给递给了丈母娘一部分:“妈,我抱着她吧,你帮忙把东西拿进来吧。”

“这孩子,不知道爸爸辛苦,怎么这么粘人啊。”老太太絮叨,脸上满是笑意。

“妈,就你自己在家啊,兴兴哪?”尚福海扫了一圈,确实没有其他人了。

老太太说:“菲菲一早就出门说是去施工工地那边了,兴兴那个熊孩子也大清早出门了,应该是去找蓉蓉了吧。”

应该?

还用的找用应该这个词吗,百分百的去找陶蓉蓉了,老太太都觉得儿子太不像话了,有了女朋友就忘了亲娘了,这几天在家里加起来最长的时间段就是晚上回来睡觉了。

尚福海想闭着眼也能想得出来,他笑了笑:“让他去吧,也就在学校里这点时间不用考虑其他的了。”

老太太把门口的大包小包一个个的收拾进来后,她给尚福海说:“富海,你把元宝放下,先去洗刷一下吧,饿不饿,我去做点饭。”

“妈,没事,你快点坐下休息吧,我也不累。”尚福海说。

他也确实不累,一路做高铁回来的,出了车站后也没通知其他人接站,直接就做出租车回来了,在出租车上还听司机师傅吹了一段牛逼,说是他们博城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身价上百亿哪,把尚福海唬的一愣一愣的。

最后尚福海快下车的时候,问司机师傅那么牛逼的人物叫什么呀,怎么也没想到司机师傅告诉他这个牛人叫尚福海……

老尚整个人都有点掕不清了,他成了‘传说中的人物了’?

小元宝一直和爸爸一块腻歪了得半个多小时,这才过去了刚开始的那股子热乎劲,她的劲头又落在了爸爸拿回来的大包小包上,一个劲的伸着手指头指着那一堆各色的包装手提袋。

“爸爸,爸爸,那儿……”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就一直指着那些包装袋,另一只手使劲的拽尚福海,想把他从沙发上拽起来。

尚福海当时就呵呵的笑了,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爸爸还以为你不好奇哪,原来还没忘啊。”

“爸爸!”小元宝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尚福海,眼睛里泪盈盈的,再说她两句,估计就要哭了。

尚福海也头疼啊,赶紧说:“好好好,爸爸给你打开,元宝啊,爸爸给你买了好东西哪。”

老太太都看不过去了:“元宝,听不听话,再不听话,姥姥可不带你出去玩了。”

这一套平日里好使,但今天不好使了,小家伙直接装作没听到,一个劲的粘着尚福海让他打开包装袋,她非得看看看里边是什么好东西?

有没有她的?

爸爸以前出去可都会给她买好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她可都记着哪!

尚福海临回来之前又去玉宝斋给家里人扫了一批货,除了给她老婆买的那只手镯花了两百多万,剩下的都万把块的小玩意,不过这些全部加起来打折后也花了百十万。

尚福海这人很俗气,他给小孩统一按照‘男戴观音女戴佛’的老话,买的十块玉雕佩饰。

包括他两个堂哥家的侄子侄女,他妹妹家的侄子侄女,还有表妹家的侄女都有,这一回出门,尚福海算是买全了。

至于大人的,尚福海仅仅给他岳父母小舅子和爹妈各买了一份,都是十万左右的佩饰,还有其他一些七零八碎的东西。

他还记着自己提着这一堆东西从玉宝斋离开时,唐恬儿有些呆愣的可爱模样。

尚福海从中拿出一个雕琢精细的玉佛出来,无视了小元宝见到玉佛后那个欢喜的模样,也无视了她伸着一双小手使劲扒拉自己的手,想把玉佛给躲过去。

“元宝,爸爸给你说哈,这个玉佛是戴在脖子里的,你不能往嘴里放,听明白了吗?”尚福海又重复了一遍。

他继续说:“你要是往嘴里放一次,爸爸就给你收回来,再也不给你了。”

“还有啊,你也不能拿着它扔着玩,这东西摔碎了是能拉破手的,哎呦呦……可疼啦!”

小家伙别的没听懂,她就听懂‘哎呦呦’这个词儿了,这还是她妈徐菲交给她的,这个词就代表‘疼’,小元宝也记事,每次摔地上了都会喊一声‘哎呦呦’,久而久之就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了。

此时听到她爸爸说‘哎呦呦’,小元宝的小身子骨本能的就防护起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觉得好笑又爱怜。

“元宝,爸爸给你戴脖子上啦。”尚福海把专门彩色绑带串起来的玉佛给小元宝挂在了脖子里。

这是尚福海专门让唐恬儿帮忙做的,这几个给小孩子的玉佛玉观音,可不敢用那种常用的细绳,小孩子的脖子皮肤都太娇嫩了,稍不注意可能就划破了或者勒着了。

就是眼下,尚福海也就现在让他闺女稀罕一会儿,等晚上他老婆回来之后,徐菲一准会给小家伙收走。

小孩子那个到处乱爬的劲头,丢了还好说,万把块钱的事儿,不值一提。

可要是碰到什么地方,把玉佛给碰碎了,那些碎片再把她给割伤了,这才严重。

尚福海也给他丈母娘买的翡翠镯子,不过是糯种的,价格相对便宜很多。

尚福海找出来之后,顺手就塞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刚开始不想要,不过他她看着有点苹果绿的颜色,其实心里挺喜欢的。

经不住尚福海劝,老太太收下了,最后还说:“富海,以后可不能再给我买这些东西了。”

“嗯!嗯!”尚福海嘴上答应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没人知道了。

老太太也知道说了也是白说。

光金首饰都买了两回了,机械表也给买了一块,最重要的是从来没落单,她老头也有。

这个女婿可没少给他们花钱。

趁着尚福海抱着闺女上楼去换衣服的空档,老太太给她闺女打了个电话。

“菲菲,富海他从京城回来了,你忙不忙,不忙就回来吧。”老太太说。

徐菲这会儿还真是挺忙的,她正和手底下的几个人商量着招人把宝顺物流仓储给搭建起来的事情,至于尚福海那熊玩意……

反正又跑不了他,等晚上再说吧。

“妈,他回来就回来呗,你不用给我说,我公司里正忙着哪,现在脱不开身,等下了班再回去吧。”徐菲说完,跟了句:“妈,我这里开会哪,先挂了啊。”

zn03251zxs

10倍赔偿的保障协议。。。。
安总,大家都是场面人,你还是给句痛快话,你们想怎么改铺货合同?”人群里有人高声喊道。

他这下子就说出了大部分人的心声,跟着就有人纷纷迎合,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现场一下子成了菜市场。

安晓辉也不阻止,等了一会儿,铺货商们自己就开始安静下来,一个个看着他,眼神里带着大大的问好。

安晓辉在众人注目中,顺势举高了右手,他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我这次找大家过来,主要商量三个方面。”

“第一,我想重新和大家谈一谈供货合同。”安晓辉说。

有个叫王安珍的供货商不太明白,他问:“安总,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供货合同不是一个多月前才刚谈好的吗,到现在连半年的时间都没过,你们还要怎么改?这时间上也太快了一点吧。”

“不会,怎么会快哪?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开到现在也差不离一个半月了,我为什么选择今天召开这个供货商大会哪,就是为了等会儿如果有朋友不愿意新的合作方式,咱们好聚好散,该是多少钱的货款,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一分不拖,今天就给大伙结算完,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伙说对不对。“安晓辉说的很硬气。

王安珍听了他这番话,就开始变得沉默起来,不说话了。

有的人一听今天就能够结算之前的货款,心里就放松了一半。

“安总,既然这样,那你就快点给我们详细的说一说新的供货合同怎么签?”有心急的开始询问。

安晓辉说:“首先,我们绝对不会违背合同精神,我们已经签过的合同我们会认真执行,货款该结算就结算,但是接下来这一个新的周期内,我们的供货结款周期将由原来的45天改为90天……”

“那不行,90天可就是三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太长了,三个月我们要供多少货,质押多少货款,这个我们承受不了。”

他还没说完,跟着就有人反驳。

还不止一个人,接着又有人声音里带着气愤:“安总,你们就算是想修改供货合同,我们也认了,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吧,大家伙都是小门小户的,可比不得你们‘一公里便利店’动不动就是几千万的投资,几十家连锁分店开业,你们这么大的规模,难道还差我们这点货款?三个月不能,我觉得如果你们真的有合作的诚意,最多两个月一结算。”

他是打算带一波节奏,说话的时候处处都把其他人给带上了。

可是他说完了之后,愣是没有人附和,这就有点尴尬了。

地下很多精明的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安晓辉今天很突兀的要找他们修改供货合同,尤其上一次签订供货合同还没过去俩月,这里边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们一时之间没想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

安晓辉脸色一点没变,压根没把这俩人说的话放在心上:“朋友们,咱们也算是合作了一个周期了,大家什么情况,心里都清楚,合同的事我先说这么一句,接下来我继续说第二条。”

“我们‘一公里便利店’也不是没有人情味的地方,所以如果有朋友不同意重新修改供货合同的方案,那么我们也会继续履行原来的供货合同,在合同时间内我们继续合作,货款结算周期同样履行45天结算,但是我要说,咱们的合作仅仅局限于博城的21家连锁店,我们接下来开业的至少35家连锁分店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你没有这个资格进入我们新的领域。”

“……”

现场上百口子人,愣是没有一个说话的,现场安静的落针可闻,有些人心里已经凉了。

有那聪明的人刚才就想到了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结束,也不要说什么店大欺客,规则就是这么玩的,谁有实力,谁就能随意更改规则。

人群后方有人站起来,他叫许镇,他是博城当地相当有实力的一位供货商,他说:“安总,我个人很支持贵方的发展,再说说第三条吧,大家伙都听一听。”

“许总敞亮,我们这第三条就是为了保证你我双方的共同利益,在前两个条件的基础上,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和未来所有合作的供货商除了签订新的供货合同之外,我们希望另外附加一份保障性合作协议。”安晓辉说。

许镇纳闷:“安总,什么保障性合作协议?难道还给咱们的合作买份保险?”

他这么一说,现场直接笑场了。

安晓辉也笑了笑:“许总真是风趣,当然不可能购买保险,但是我敢说我们这个补充性的保障协议绝对比买份保险更好使。”

刚才说话中带着怂恿意味的人又发问了:“安总,我不太明白,这个保障协议怎么个签法?”

安晓辉心里感谢他的捧哏,他说:“我知道大家伙生怕我们便利店欠了大家的货款不付,那么我给大家一个放心的保障,只要等会儿你们签了新的供货合同,我们‘一公里便利店’就承诺如果三个月结款周期结束还不付款,在结算周期三个工作日以后你们尽管拿着合同去告我们,到时候我们所有拖欠的货款均10倍偿付。”

“十倍……”呼吸都急促了。

“我去,老安这伙计对自己够狠的啊,这是他自己答应的,还是那位尚老板的主意?”

“要真是签了这个保障,我觉得就算是货款结算周期调整到三个月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多押一个半月,我这边给厂家也拖一拖就是了。”这是个玩三角债的。

“你说的有道理,等这边结算了再给上家结算就行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合作合同中都有三角债的存在。

什么意思哪?

你给我三个月结账,我自然也会想办法给其他人三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结账,大家一环套一环,都这么玩呗!

还有人脑壳里总隐隐觉得有些不对,有人问:“安总,这明显是对我们有利的条件,那么贵方哪?需要我们保障什么?”

“我们既然愿意承担10倍的结款赔偿,自然也要求和我们合作的铺货商同样必须按照约定的供货合同铺货,如果有违约,也必须10倍违约赔偿,我的条件说完了。”安晓辉最后说道。

zn03251zxs

重生女主强大无情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私人【楼】凤怎么联系

更新时间:2021-09-17 15:54:23

重生女主强大无情最新章节列表
第009章 杨小年升官记女主
第638章 女主穿越民国姨太太
第720章 网游之风流刺客女主
第111章 С˵
第638章 女主综穿爽文
第441章 女主流产不原谅男主
第046章 天命相师女主
第435章 女主婴穿到镇魂街
第273章 长沙品茶服务联系方式
重生女主强大无情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杀生丸和原创女主虐
第2章 女主重生跳街舞的
第3章 女主玉什么幽
第4章 女主重生是飞机出
第5章 女主蜜儿小说
第6章 网络品茶是什么意思
第7章 ŮС˵
第8章 品茶师证
第9章 折草记女主是王爷
第10章 卦师 无女主
第11章 女主是吸血鬼np文
第12章 女主末世zip
第13章 女主成长史战争
第14章 女主姓沐的重生小说
第15章 男主唤女主为凝儿
第16章 女主被爱抚的小说
第17章 你看见我女主了么
第18章 女主爱上大反派小说
第19章 女主光脚扎伤
第20章 青梅竹马 女主笨
第21章 专职美女保镖女主
第22章 品茶作文
第23章 女主林皓月的小说
第24章 女主重生宠病弱帝王
第25章 女主穿越前是驯兽师
第26章 小说女主是珠宝设计师
第27章 有没有虐女主的小说
第28章 黑篮黑化杀了女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630章节
第877章 女主是郭照的小说
第878章 长沙品茶交流微信群
第879章 女主宁秦校园小说
第880章 食物链顶端的男人女主
第881章 女主性宋的快穿小说
第882章 女主养成男主很粘人
第883章 快穿女主是电竞主持
第884章 女主身娇体柔易推倒
第885章 禁血红莲女主
第886章 女主对谁都不认真
第887章 男主没救女主坠崖
第888章 女主姓温的穿越小说
第889章 女主重生是变态姓苏
第890章 女主是妹控的小说
第891章 女主穿越家教万能
第892章 女主不矫情男主强
第893章 官场小说 女主白兰
第894章 武汉品茶微信号2020
第895章 巅峰霸主女主
第896章 重生女主姐弟恋
第897章 女主穿越唱《白狐》
第898章 女主女配同时被绑架
第899章 女主狂三小说
第900章 男主是曹丕女主甄宓
第901章 商业三国女主
第902章 女主穿越到 青楼
第903章 品茶论道下一句什么词
第904章 女主有个外挂店
修正小说相关阅读 More+

贞观攻略有几个女主

没事去吃排骨锅

狂仙璇玑心得女主

籽七

С˵

月影画仙

男主带着女主玄幻

天下第一白

小说女主紫月

听雨沙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