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js-yubang.com !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女主不死的小说

女主不死的小说039万字765891人读过丨 连载

《女主不死的小说》:


百股涨停潮。。。。
在尚富海陪着姥爷遛弯锻炼的时候,这个周末,很多人心里过得都很郁闷。

主要原因还是和昨天国家刚刚宣布建设雄安新区的事有关系。

见证了这等国家级的大事记,可特么的愣是没有亲身参与一把,很多人心里想着等明天股市开盘以后,还能不能再买上?

嗯,大概率是白搭了,恐怕明天又得百股涨停迎新区了!

要说最郁闷的还不是这些没法参与的人,而是之前一直在参与,但就在宣布前的头一天,割肉从里边跑出来了。

特么的,吐血!

恐怕得吐了一半的血,感觉一两年是缓不过劲来了。

也有一波磨刀霍霍向猪羊的人,利用这个周末双休的日子,从周围的亲戚朋友那里凑了一大笔钱,更有门路的干脆就走银行或者民间资本弄了一大笔钱,就等着周一兴冲冲的杀进去了。

就在这种千人千态的环境下,又一天过去了。

周一,宝菲集团的人突然发现,已经消失了好几天的尚大老板竟然又没出现在公司,有知情人士爆料,说尚老板在家里陪着媳妇待产去了。

这一波‘好老公’的人设直接吸引了一大波女粉丝,更有女员工在朋友圈里酸溜溜的发文配图赞扬了这件事,引来不少好友围观。

当然了,这些尚富海都不知道。

等到集团里除了尚富海之外,剩下的几大巨头都过来上班以后,宝菲集团大厦慢慢安静了下来。

韩正宇是今天凌晨两点多的高铁从京城赶过来的,他上楼的时候还在打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不过上了15楼之后,他立马就清醒了,刚进大开间办公区这边,就喊道:“洪刚,刘启明,魏修田,你们跟我过来。”

陈静姝也在这边给她那边的人开会,听着韩正宇急乎乎的声音,她还挺纳闷。

扭头瞄了韩正宇一眼,一看他俩黑眼圈,干脆不搭理他了。

虽然一周只回去两天,可你也得节制一点吧,瞧瞧那脸上都变成熊猫眼了。

韩正宇可不知道陈静姝这会儿正在心里吐槽他,要是知道了,韩正宇一准就直接怼回去了,你个单身的老姑娘,知道什么啊!

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里,安装了5台电脑,他们进来后,韩正宇关好了门,说:“洪刚,你们三个最近这几天的任务,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干,就是盯盘,给我把雄安新区这一波给钉死了,等出来以后,我去找老板给你们申请经费,只要不违法犯罪,想干什么都行。”

这话说得,好像他们有多么不堪一样。

洪刚,刘启明,魏修田一起点头:“头儿,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

“就是就是,而且我猜今天但凡和新区挂点勾的概念,都得来一波涨停,头儿,好不容易碰上了这种国家级的大事,这么好的机会,资本圈里那一波人肯定会炒作一轮的。”刘启明不屑的说道。

魏修田跟着说道:“早摸透他们的德行了,头儿,不说了啊,先开机看看热度。”

此时是八点二十三分,毫无悬念的,五十二分钟之后,类似东方财富等等股市论坛里都清一色的‘百股涨停’‘千股涨停’‘国家牛b,新区牛b’这一类的评论给刷满屏了。

没别的,就像刘启明刚才说的那样,今天大基建涨停的超过了半数,环保股涨停涨停的也超过了三分之一。

就因为电视新闻里针对新区说了一句,国家希望从新的角度探索环保新模式……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句话,竟然也让某些一直处于下跌状态的环保股来了一波涨停潮。

再就是建筑设备等等概念股,至于北河省的股票,今天无论什么情况,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涨幅,颇有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感觉。

这一天,一直到下午收盘时间,韩正宇特意挑选出来的这一些北河省境内和基建、基建原材料、环保、建设设备等等相关的股票,无一例外,全部涨停了。

几十只股票,全部都涨停了。

就连洪刚,刘启明和魏修田三个人都忍不住面面相觑,倒不是佩服韩正宇的选股能力,他们更看重的是宣布成立‘国家级新区’这个政策性的事情对资本市场的影响。

果然,什么价值观,什么走价值回归的道路,到了最后,竟然还抵不住一个刚刚宣布的政策管事。

平常30几只证券金融股,或者银行金融股,要不再算上两市其他的一些非银金融股,都不见得能拉出今天这个几百只股票涨停的震撼场面来。

有些老股民看着这种一片飘红的情况时,都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不对头,和他们分析的技术相违背,肯定是有哪里搞错了情况。

也有人在论坛里哭嚎,手里攥着周六周末刚弄来的大把银子,可特么就是买不进去啊,着急难受的一匹。

全部稍微一分析,真正和新区建设擦边的股票全部封一字涨停,还是大单封买盘,稳稳的。

“头儿,这下放心了吧,你可别忘了要去给我们申请‘专项经费’的。”魏修田大咧咧的提醒了他一遍。

尤其是‘专项经费’那四个字,更是咬牙一字一顿的说出来的,坏男人都懂,几个人在这个小房间里嘎嘎的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某种不可描述的猥琐味道。

韩正宇点头:“你们放心,我肯定会去申请,再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老板这个人素来大方,他还会抠唆你们那点钱!”

这倒是!

尚富海的大方也算是名声在外了。

到了下午收盘之后,韩正宇赶紧给尚富海打了个电话,给他说清楚了这边的事情,尚富海听说投入了5.8个亿,第一天吃了个全线涨停板。

尚富海除了感慨国家级政策对股市的影响之外,他和洪刚他们不一样,更佩服韩正宇的选股能力。

上个月的时候,自己只是给韩正宇说了一个大概的范围,可愣是连尚富海自己都没想到,老韩选出来几十只股票,竟然也能全线涨停,老韩可真是牛叉了。

一天赚了5800万,还能说什么,他决定明天就带着姥爷和父亲尚勇出发去京城。

周一这天的晚上,a股市场因为今天刚刚诞生的‘雄安新区’概念而引发几百股涨停的事情直接上了中央台的新闻了。

电视台对这个事是大书特书,反正什么好听的话都不要钱一样扔了出来。

引得全国上下不少股友都以为‘牛市’要来了。

还好,总有一些清醒的人混杂在其中,他们偶尔会发一条评论,说什么能买进去的时候,也就是‘为国接盘护盘’的日子到了。

这尼玛!

这一波人是完全不给上边面子啊,竟然公然在大平台嘲讽。友在下边神回复:“洞洞妖吗,这里有个给国家抹黑的人,把他给人肉出来,曝光他。”

就在这种一拨人亢奋,一拨人沮丧,一拨人好像死了爹妈一般惨烈的矛盾气氛中,尚富海给胡国华打了个电话。

胡国华对于尚富海的来电感觉很意外,又很欣喜。

他听着尚富海把话给说完了以后,主动说道:“尚先生,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再往博城跑一趟也没事。”

肯定没有问题了,和尚富海这样的大佬交好,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再说了,尚富海也不是让他白跑一趟的,哪次都给了不菲的出诊费用和飞刀钱,他很知足了。

尚富海听他这么一说,笑着说道:“不用麻烦胡医生再跑一趟,这样吧,我们后天周三过去,我等会儿把我姥爷和父亲的资料发给你,胡医生给提前帮忙安排一下。”

这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排队?

怎么可能嘛!

尚老板家的老人过来了,那必须享受vip服务了。

就算分出一个医疗团,上门服务,都不叫事。

嗯,也就是尚老板太谦虚,每次有什么事都是亲自来医院里照应着。

晚上的时候,尚富海给徐菲说了计划后天带着姥爷和父亲去趟京城的事情。

徐菲要是往常就直接同意了,这都不是事。

但徐菲今天晚上没有直接答应。

她伸手抚摸着肚子,能清晰的感觉到肚皮上被肚子里的小调皮蛋给踢了一脚,踢得她难受。

她说:“富海,不大好,我这两天老做梦,梦里我就在生孩子,这是不是马上就要生了。”

“真的?那你有其他的异常吗?疼不疼?有流血吗?”尚富海问了一个遍。

徐菲摇头,但很肯定的说道:“我觉得快了,要不你还是先缓几天再去?”

预产期也就是这个月底,其实现在就算生了,也毫不意外。

尚富海斟酌了一下,当前还是他老婆最重要。

尚富海为此,又给胡国华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

胡国华听说他马上要生二胎了,还特意恭喜了他一番。

尚富海又去给姥爷和他父亲尚勇说了一声改天再去京城的事。

但是很显然,男人在这方面的心思就不如女的心细。

周秀梅迅速问道:“富海,要不行现在就去住院吧,先安顿好,万一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生了,可不能耽误了。”

zn03251zxs

爸妈一直都是你的后盾。。。。
()找到回家的路!

周秀梅给他收拾东西去了,准备一些让他带回博城的东西。

尚勇过来拍拍他的肩膀:“儿子,爸这辈子是没什么大本事了,能把这个养猪场给做大了也就是我的极限了,帮不了你其他的忙,不过如果你哪天真要是觉得在外边累了,倦了,呆不住了,你记着一定昂首挺胸的再回来尚家庄,这里还有我和你妈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到时候我把养猪场交给你接着干……”

“爸…”尚福海差点泪崩了。

他父亲一番话没什么激情昂扬,更多的事朴实无华,他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他不在乎你在外边有多么风光,他就怕你累着,就怕你苦着自己。

尚勇眼睛也红了,他赶紧扭过身子去自己抬起胳膊来用衣袖的一角擦了擦:“行了,什么也别说了,爸都懂,儿子,去吧,出去了就好好干,你记着你的根在尚家庄,你的祖宗也在这里看着你,别给他们丢脸,也别给咱尚家丢人,不管发什么事,我都支持你。”

“爸,你放心,我绝对不给你丢人!绝对不会!”尚福海重重的咬字发誓。

“走吧!”尚勇挥挥手,依然没有转过身子来。

周秀梅给收拾了一大包东西带着,有她亲手蒸的馒头,有发面饼,还有自己开辟的一小块菜园种的白菜,有自己喂的蛋鸡一点点攒着的鸡蛋。

她说:“富海,这一箱子鸡蛋都是咱自己喂起来的鸡下的单,没喂饲料,你记着把鸡蛋都留给小元宝吃。”

她说完,也不管尚福海说什么,径自开始往儿子的车里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她也和尚勇一样挥挥手:“走吧,路上慢着点开车,别图快,一定注意安全。”

“妈,等下个月我就带她们娘俩回来过年,到时候一定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尚福海泪疙瘩已经掉地上了。

周秀梅吸了一下鼻子:“行,到时候啊我也不管你爸的养猪场了,让他自己忙活去,我天天带着元宝玩。”

“再不陪陪就没时间了,眼瞅着元宝就要长大了,我也快老了。”周秀梅有感而发。

曾经才多大的一双儿女,现在都离开了家,成家立业,她闺女的孩子都俩了,自己的小孙女也快两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尚福海没再多说一句话,此时他满腹的戾气不知道找谁发泄,本来计划的好好的在家待两天,和父母吃顿饭,哪知道成了这样子。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尚福海想打人。

开车从尚家庄出来,上了一级公路后,他一脚油门,车速贴着限速80的峰值跑,半个多小时就赶回了县城,然后直奔东云面粉厂那边。

谢志刚和安晓辉都在那边,他表哥也在那边,促使他提前回来的动乱因子也在那边。

尚福海赶到面粉厂的时候,面粉厂门前的空地上和面粉厂里边停了大量的警车,面粉厂门口的保安也全部换成了手持盾牌的警察。

有不少人在远处躲着看热闹,探头探脑的样子看着就觉得有些好笑。

还有人咬着耳朵讨论东云面粉厂里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多警察给包围起来了。

尚福海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下来车直接往厂门口走,他的行为在看热闹的人眼里很傻,也有人猜测这个穿着精致的人到底是谁?

莫不是哪个大人物?

“同志,抱歉,郭局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没有上边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去。”门口值守的警察说。

尚福海也没为难他们,他们这是尽自己的本份,尚福海直接给表哥周鑫鸿打了个电话,连着两个电话都没有打通,尚福海没辙了,又给谢志刚打了个电话。

好在第一时间就接通了。

“老板,你到了?”谢志刚问他。

尚福海说:“老谢,我在门口被拦住了不让进去,你给周县长说一声,让他给门卫上打个招呼放我进去。”

面粉厂大门口值守的警察看到尚福海这么‘通情达理’,没有为难他们,心里对尚福海的感官很好。

毕竟这年多的各种权贵都算见识了,像尚福海这种有权但没有滥用的就显得难等可贵了。

那边交涉的很快,没等多长时间,周鑫鸿就用谢志刚的手机接了电话,让尚福海把手机交给门口值守的警察。

那边估计又吩咐了什么,尚福海是没有听到,不过挂断电话后,对方直接打开了大门,还安排了一个人带尚福海进去。

“朋友,注意安全!”门口值守的警察好心提醒了一声。

尚福海微微一笑:“好,谢谢!”

边走,尚福海问给他带路的警察:“现在里边什么情况了?”

带路的警察给了个抱歉的微笑,什么也没说。

好吧,尚福海看出来了,再问也不会说,他也不为难对方了,跟着继续走了一段路,一转弯就看到前边有块区域黑压压的站了一堆人,旁边还有警察成圆弧围着,手里拿着盾牌,拿着橡胶辊,严阵以待。

“这阵势……”尚福海看着也脑仁疼。

到了地方后,带路的警察给尚福海指了指,他就回门口继续值守了。

尚福海并没有直接往前,他在人群后边站着,看着前方高台上站着的周鑫鸿,以及和他站在一块的宋明晨。

“……我们本来就是在研究针对东云面粉厂的困境寻找解决办法,我们还找好了愿意帮我们解决问题的企业,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重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高台上,宋明晨拿着个手持式的扩音喇叭大声呐喊。

“东云面粉厂亏损不是一年两年了,东云的领导班子一直在心里记挂着大家伙的困难,县财政口也一直绷着一根弦给大家拨款,我们一直都知道无论什么情况,先保证咱们一线的工人朋友们能够吃的上饭……”

“谁能告诉我,你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了吗?你真的就困难到这一步了吗?那你知不知道现在外边的企业又有多么困难,有没有看过新闻,很多公司一点的工资都发不下来,当然,他们这么做是不对的,可问题摆出来不是得想办法解决吗?”

“杨庆昌他们的问题,我们也不会放过,他们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查个底朝天,我代表东云政府领导班子,还是有这个决心的,我就问一句,你们能不能相信我们,相信我们还是会给大家伙做主的。”宋明晨切身站在面粉厂工人的一面说话,他说的很多都得到了面粉厂工人的认同。

这个时候没有人反驳,就算有想着反驳两句的,扭头一看看到处都站着装备齐全的警察,心里的一些话也自动的过滤了。

至于高志远之流,这会儿也都老实了,高志远本人心里甚至有些惴惴不安,总觉得今天的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打了杨庆昌的事,虽然一番恐吓威胁治下,杨庆昌保证不追究了,可打了人是事实,难保有人揪着不放啊。

高志远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台上站着静默的周鑫鸿,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宋明晨讲了老大一会儿,嘴里干涩的厉害,没办法,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

心里估摸着他来到这里后说了也一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尚福海尚老板?

宋明晨关了手持式扩音喇叭,他小声问周鑫鸿:“鑫鸿,你们通知尚老板了吗?他能不能过来。”

“宋县长,富海他刚到,刚才给我打电话到门口了,我让值守的警察安排个人把他给带过来的。”周鑫鸿看看时间,应该早过来了啊,怎么还么见到人。

周鑫鸿站在高台上到处看,来回扫了几圈,凭借着高点的优势,他总算看到了人群最后方站着的尚福海。

下意识的朝他挥挥手,接着就看到尚福海从后方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周鑫鸿指着往这走的尚福海给宋明晨说:“他过来了,咱们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先商议一下。”

“嗯,问问那个杨庆昌找个安静的办公室,马上。”宋明晨干脆的说道。

杨庆昌是安排不了了,不过东云面粉厂里主管行政后勤的岳伟伟还是颤颤巍巍的帮忙给安排了个安静的办公室。

让所有的工人继续在外边等着,让周鑫鸿继续在这边安抚他们,宋明晨和尚福海、谢志刚、安晓辉他们一道进了刚给安排好的会议室。

“尚老板,现在事态紧急,咱们长话短说,我这里有两个方案,你先听一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宋明晨很着急,真的没时间再慢慢谈了。

尚福海也知道这个理,他点头:“你说。”

“第一个,由县里主导对面粉厂进行全面改制,以地皮和设备入股,尚老板你这边出一部分钱,以后厂里的一切运营由你们说了算,至于具体的占股比例,我也不诓你们,咱们找个都认同的第三方给评估核算……”

“那如果按照这个方案来的话,面粉厂里原来的管理层和工人怎么办?”尚福海问。

zn03251zxs

百万年薪。。。。
送完了礼物,尚福海告诉她晚上要请人吃饭,还不能在家里陪她们。

徐菲许是看在礼物的面子上,心里正美滋滋的,也没生气,就嘱咐他晚上少喝点酒。

且说尚福海开车走后,徐菲特意挺了挺胸,把脖子里刚戴上的项链给凸显出来,脸上带着得意且满足的微笑,一路垫着脚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几个人正在酝酿着马上要下班了的轻松氛围,有俩人已经小声嘀咕着下班后要去干什么。

宁玲玲眼尖,徐菲刚进了办公室,她就发现了徐菲脖子上多了条金项链。

“啊呀,菲姐,我早上没见你戴这条项链啊,什么情况?刚才出去干了啥?”宁玲玲脸上带着坏笑。

她这一嗓子,其他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来了,纷纷围到徐菲身边。

李月月也跟着喊:“还真是,这一看就是新的,菲姐,快摘下来让我瞧瞧。”

徐菲心里也不无炫耀的心思,她喜滋滋的摘了下来,动作很轻柔的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面上。

宁玲玲、李月月,苏素都拿过去摆手里翻来覆去的仔细看着每一个细节,尤其那颗闪烁着光泽的钻石直接吸引了她们的目光。

“哎呀,真是漂亮,瞧瞧这项链的做工,再看看这颗钻石,是真的吧,这根项链不得贵老鼻子了,菲姐,出去一趟就多了根项链,快说说哪个情哥哥给送的……”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这是我老公刚给送过来的。”徐菲满脸温柔的说:“他上周二去京城忙业务了,顺道在京城给我买了这条项链,这不是今天才回来,刚到家就给我送过来了。”

“真是老羡慕了,菲姐,我都要嫉妒你了,姐夫咋这么能耐,上个班给你买辆新车代步,出趟远门还给你买这么漂亮的首饰,我们家那口子直接就是白搭了。”苏素咬着银牙,脸上情绪很大。

徐菲说:“你可别这么想,要是你家那口子十天半个月的不见人影,你受得了?”

她这么一说,苏素才算是有点心理平衡了,不过还是酸酸的,她也想要一条这样的项链。

孟兴文开完会回到办公室里,一进门就看到几个人都围在了一块,嘀嘀咕咕的在讨论什么。

她走过去就看到了正在李月月手上放着的那条项链,她仔细看了几眼说道:“这是谁的项链,我前段时间在中国黄金柜台看到过类似的款式,好几万哪。”

“多少钱?”苏素吃惊的看着项链,比她想的贵好多啊。

其他几个人也都纷纷惊讶的看着徐菲,心里猜测她家到底是什么家庭?

孟兴文这一下看出来了,她问徐菲:“菲菲,这是你的?可得收好了,刮了蹭了可就不好了。”

李月月一听这话,赶紧的把项链还给了徐菲,就那个价格,再漂亮再看好也觉得烫手,要真是一不小心给掉在了地上,万一磕到了边边角角的,那麻烦就大了。

孟兴文心里也是惊讶不已,花几万买辆车和花几万买条首饰项链可完全不是一码事,徐菲家那口子不声不响的就给她办了,这让孟兴文都下意识的开始猜测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老梁上次给我菲菲她对象是干什么来着?”孟兴文开始想。

……

尚富海开车到了XC区一家名为春瑞福的私房菜馆,别看名字很土,它做的博城地方菜却很出名,说句不客气的话,老博城人还真是没几个不知道它的。

韩正宇和陈静姝还没有来,尚富海先点了6到店里的拿手好菜,尤其其中一道猪蹄煲更需要小火煲两个小时才能入味,尚富海算算时间,让店里的大厨先给煲上了。

到五点半多,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都一身休闲装打车过来了,这是存了喝点的心思。

韩正宇还提着个木色的箱子,尚富海瞅了一眼,红白葡萄酒。

上边全是英文,尚富海虽然在外企工作,但他英语口语还好,英文识字却不在行,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老板,瞧我带来了两瓶好酒,特意从西班牙过来的,我也是托朋友才买到的,今天尝一尝。”韩正宇拍拍酒箱子,有些小得意。

给店家说了声开始上菜后,尚富海尝了半杯所谓的白葡萄酒,他可算不上什么品酒的高手,直接没喝出是个什么味来,至于说这就到底好在哪里,更是说不出来。

韩正宇一看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头往下灌的价值,直接就在心里嘀咕:“好酒都喂了猪了,你当这是喝马尿哪。”

这话,他却是不敢直接说出来。

当小火煲了两个小时的猪蹄煲端上来后,尚富海亲自给二人每人盛了一小碗,汤肉都有,示意他们常常。

汤就别说了,枸杞红枣都有,还有其他一些认不出来的配料,便是猪蹄筋吃到嘴里都有种软糯的感觉,正应了‘入口即化’的描述。

“博城菜名不虚传。”陈静姝大拇指点赞。

尚富海笑了笑,他看着韩正宇:“Kevin,静姝,这次能顺利收购今日头条的股份,你们二人是出了大力气的,别的就不多说了,我敬你们一杯。”

说完话,他仰脖把杯子里的余酒一饮而尽。

韩正宇一看,也跟着喝干了杯中酒,倒是陈静姝酒量确实不大,只是皱着秀眉抿了一口。

尚富海接着说:“Kevin,一直以来都没和你正面聊过你的待遇问题,咱们今天接着这个机会,我给你说过底数,150万,奖金年底另算,你觉得怎么样。”

“……”韩正宇张大了嘴巴。

还问怎么样,还要怎样啊?

比他在中信建投工作的时候翻了1.5倍,要知道他当时是在京城工作,现如今是在博城工作,而且短期之内他不会回京城,就这边的物价水准,这个价码妥妥的人生赢家。

更不说还有个‘奖金年底结算’,他有理由相信,尚富海不会亏待了他。

接着尚富海又看着陈静姝:“静姝你的能力我也看到了,这样,我给你底数100万,绩效奖金年底另算,怎么样。”

陈静姝自然也没有问题。

京城这段时间,尚富海确实看到且亲身感受到了陈静姝的能力,她让他知道了什么叫专业!

这一点,他已经从韩正宇身上体会过一次。

女主不死的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最新章节:逗比女主欢脱文

更新时间:2021-09-17 14:49:17

女主不死的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第854章 女主异能
第412章 如皋sn论坛论坛论坛
第656章 女主萌乖的小说
第803章 女主是女汉子的小说
第848章 穿越女主与水户洋平
第898章 亡灵法师山德鲁女主
第983章 女主总在真人秀网盘
第823章 娇情女主的小说
第446章 明宫妖冶女主
女主不死的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深圳品茶微信看图
第2章 痞女军王的男主是谁
第3章 沧州同城交友找情人
第4章 快穿女主阮凉
第5章 女主特工穿越到古代
第6章 女主混血小说
第7章 一部小说 女主瞎了
第8章 女主被虐成残疾
第9章 女主很照顾傻弟弟
第10章 病太子娶了女主姐姐
第11章 ƪС˵
第12章 女主在大寿时讨休书
第13章 综漫攻略女主
第14章 碧瑶女主同人小说
第15章 女主杨玉环的小说
第16章 女主重生当女军医
第17章 重生之商女崛起男主
第18章 女主是林初九的小说
第19章 火影女主本体是尾兽
第20章 异世无女主小说
第21章 男主超燃觉醒救女主
第22章 女主性格怪异
第23章 风神之子 女主
第24章 女主是男主师傅武侠
第25章 无女主现代修真小说
第26章 女主很懒但很强的
第27章 女主帮男主收后宫
第28章 女主病娇现代复仇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891章节
第877章 女主夏猫儿
第878章 小说女主湘离
第879章 神仙肉女主是处吗
第880章 小说女主花昭儿
第881章 女主很娇软
第882章 雨天品茶的图片
第883章 霸州熟女聊天
第884章 男主 我是女配穆穆
第885章 荔浦情人网
第886章 穿越抗日无女主小说
第887章 品茶师等级
第888章 张家界sn论坛论坛论坛
第889章 女主受不了男主有妾
第890章 С˵
第891章 女主可以救活别人
第892章 女主有刘丹的小说
第893章 女主穿越各种打脸文
第894章 晚明女主太少了
第895章 女主穿越废柴玄幻小说
第896章 北京的夜生活图片大全
第897章 女主裴瑾
第898章 女主重生神兵小将
第899章 活在女主作死之后
第900章 一个人品茶的心情句子
第901章 东华帝君x原创女主
第902章 成都品茶体验
第903章 女主 小鱼 宠文
第904章 描写品茶的优美句子
玄幻异界相关阅读 More+

女主瞳瞳小说

妍妍

至尊高手在都市女主

血宴冥羽

穿书香艳 女主身娇

丁小白

重生娱乐圈单女主

奇男子

验证一个活好的广州品茶

烟雨江南

女主天使萝莉

糯米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