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www.zjdaoming.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傲世海天

duoduo

20克金条。。。。
()找到回家的路!

尚福海直接看向了台下的马依琳,此时此刻马依琳仿佛也有所察觉,她有些激动,尚福海冲她眨了眨眼睛:“我当初对她说,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刻我会无偿将我3%的股份赠送给她,她就是我们宝菲自助餐厅的总经理兼法人马依琳女士,有请!”

“我……”马依琳刚才也想过会是这一点,可此刻真的落到她身上,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身边的其他高管们都带着祝福让她上台,与此同时,他们心里也剧烈的澎湃起来,今天是马依琳,明天会不会就是他们。

要知道当初尚福海也曾经对他们许诺过,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给他们一些派克科技的股权。

至于今天参加年会来看热闹的人不了解马依琳对宝菲自助餐厅的贡献到底有多大,可是他们知道一笔账是这么算的,刚才尚福海还在说宝菲自助餐厅今年三家店的盈利是3.4亿人民币,如果按照这个去划分,那么是不是说其中的3%,即1020万是属于马依琳的哪,她这就成了身价过千万的高管了?

应邀而来的媒体们把相机疯狂的对准了这个正在登上舞台的高雅女人,这是又一个爆点。

舞台上,尚福海看着身边的徐菲,他突然说:“老婆,我今天把钱给分出去了,你会不会心痛。”

“哈哈……”

徐菲也很配合的用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好多钱哪,我真的好痛。”

说完后她话锋一转,突然又说:“不过如果这些股份是分给马姐姐,那么我同意。”

同意!

她同意了!

马依琳从志愿者手里接过一个麦走到了舞台中间,在徐菲身边站定,她岔开双手和徐菲做了个拥抱,轮到尚福海时,尚福海双手都岔开了,她只伸过一只手去:“老板,谢谢,谢谢!”

真正到了这一刻,她才感觉自己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的付出,曾经被各种压力愁的掉了多少头发,都值得了!

“我想在这里说一句,我很感谢我的老板,是他给了我一个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样也是他给了我足够的信任和足够的包容,他容许我去试错,所以如果未来允许,我会一直在宝菲自助餐厅做下去,一直到它开遍了国内的每一个角落……”

针对宝菲自助餐厅的介绍到此为止,马依琳说完她的感慨后就下去了,徐菲也跟着他一块下去了,剩下的是属于尚富海和其他人的荣光。

而针对宝菲自助餐厅这一块,尚福海并没有说这三家店的实际盈利有多少,去年的支出又是多少,他觉得此时此刻说那些都没有用,有什么意思,说了又有几个人能听懂,他们只要知道自家餐厅去年挣了多少钱就好了。

即便是如此,3.4亿营收这个数字还是把一大波人给轰趴下了,台下所有属于自助餐饮这块的员工都跟着骄傲和自豪着。

而其他区块的事业部员工也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像那些优秀员工的家属,此时此刻他们想的是公司还招人吗?

跟着真正能挣钱的公司才会觉得有安全感,至于这3.4亿的营收里利润是多少,他们不会去考虑的。

像关联合作方和张一鸣、王琼这样的大佬们,也都受到了不小的震动。行业这种‘泡沫化’和‘共识度’承担起的估值不一样,尚富海介绍的这是实打实的实业收入,而且从刚才大屏幕上的播放内容来看,去年的三家分店仅仅只有博城分店是从年初元旦开始营业的,而剩下的济城店是4月份开业的,杭城店更是十月国庆小长假期间开业的,就是这么三家店竟然还拿下了3.4亿的营业额,任凭谁看了都知道这里边的含金量有多大,如果依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他们明年又是多少?

翻倍还是更多?

这里边还有一个问题,这只是三家店的营业额,那么像尚福海刚才说的他们的第四家店已经快要营业了,今年难道只会止步于这四家店吗?

很显然不可能。

是以在这个时刻,台下很多人心里都开始盘算起来。

紧跟着尚富海继续说:“刚才我说过,在宝菲自助餐厅的成立上,我感谢了三个人,那么我接下来再着重说一下我刚才感谢的第二个人,他就是安晓辉先生,同时他也是我集团公司旗下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

接着尚富海又抬胳膊指向了背后的大屏幕,跟着他的手势变化,大屏幕上重新出现了几组数字。

“21,1100,68,9000,54,24.87,27”

当这几组看起来毫不相干的数字一列全部出现在大屏幕上的时候,尚富海开始问:“我想问一问在场的所有人,除了我们的公司高管之外,其他的还有人知道这几组数字是什么意思的吗?”

像宝菲便利店的总经理安晓辉第一眼就看明白了这几组数字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可正是因为看明白了,所以他更加为之骄傲,为之自豪,这是他和他们所有团队共同努力,所取得的成绩,毋庸置疑!

“老板,说出来有奖励吗?”

台下的人群中乱哄哄的,然后不知道谁大声喊了一句,现场瞬间出现了几秒钟的安静,接着一个个都瞪眼看着舞台上那个光环缭绕的男人。

“当然有。”尚福海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数:“一,二,三……七,这里一共有七组数据,你只要能说出4组数据代表的意思来,我就奖励给你一条10克的金条,敢不敢要。”

“我!”

钱壮英雄胆啊,尚福海这边刚说完,舞台下瞬间站起一个人来,生怕尚福海看不到,他还举起了胳膊,这一下他在人群中就显得很扎眼了。

“来,你上舞台上来,大声的告诉所有人,这几组数字都是什么意思?”尚福海说。

这个人也不怯场,‘蹬蹬蹬’几下跑到了舞台上,他从旁边的志愿者手里接过无线麦,然后……

“等等,先给大家伙介绍一下你自己。”尚福海脸上带着坏笑,打断了他。

王朔也挺郁闷的,但对面的是老板,他不敢太跳脱:“大家伙,我叫王朔,我是宝菲便利店的一名先驱工作者,意在为宝菲便利店开疆拓土,我很高兴能身为宝菲便利店的一份子并且站在这里,我祝愿宝菲便利店在未来能够开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牛皮吹得,尚福海都有些hold不住了,底下像李传青、张一鸣、王琼这些大佬莞尔一笑,都没当真。

底下的安晓辉强忍着要上去暴揍王朔一顿的冲动:“小王八蛋,口无遮拦,别让我逮着机会。”

“老安,还是你厉害啊,这员工的教育杠杠的。”

“嘿,这小伙子有意思,有朝气,是个好料子。”

“老安,还行不行了,不行的话把他放到我这边跟着跑业务去吧,就这嘴皮子溜得,我对他有信心。”

不理会底下几个同僚的调侃,安晓辉心里都想好了,要是真说不上来,光凭一张嘴炮,年会完事了他就让这小子知道知道厉害。

舞台上尚福海也笑了:“王朔,好好干,我看好你。”

这一句话又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很多人暗暗拍自己的大腿,捶胸顿足,竟然还能这么出风头,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这么玩。

王朔倒不是奔着出风头来的,他沉下心思后回头看着大屏幕上的数字,舞台下的众人也都屏息凝神了:“我想21应该是宝菲便利店最早同时期开业的21家连锁店”

“我记得这21家连锁店当初一同开业的时候,21家连锁店当时最高的销售记录是1100万”

没去例会说的对不对,王朔继续往下说:“68应该是去年国庆节又同时开业了47家连锁店,加上21家老店一共是68家”

“我记着去年国庆节的第二天,我们68家便利店的销售总额突破了9000万,国庆期间我们5天的总销售额突破了4亿元。”

“24.87我不知道,但是最后这个27我知道是我们宝菲便利店在济城又一举拿下了27个重点社区的门店,这个事是我带人去做的,所以我大胆的猜测,刚才的这个24.87会不会是我们宝菲便利店去年的销售总额24.87亿!”

“喔……”

“天哪天哪,我没听错吧,宝菲便利店有这么厉害?”

随着这7个数字的解读,便是张一鸣和王琼都惊呆了,想李传青也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那个小子不声不响的就干下了这么大的事情?

再说像许中友这一类政府官员,在来这里之前,他其实已经知道了一些东西,可真正在现场听着舞台上的人把他解读出来之后,他也有些震撼。

尚福海惊讶的看着这个叫王朔的小伙子,他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宝菲便利店最早负责开拓博城城市外区县渠道的几个人之一吧,很好!

“王朔,你很好,很有心,你全部都说对了,不过我真的还不知道济城的27家点是你这个小子带头给拿下的,你很棒!”尚福海接连不断的赞叹,然后一挥手:“志愿者在哪里,给我们的工程拿上一根20克的金条过来。”

老板就是这么任性,这奖励瞬间就涨价了,妥妥的看心情。

zn03251zxs

谈狐说鬼

林欣颖

‘尚家我最强’是谁?。。。。
“‘老总’成了‘老赖’,究竟是创业失败,还是金融诈骗?”

这条推送新闻的第一句话就勾起了大多数人的期待感,放大了网友一窥全豹的欲望。

只能说写这条新闻的人是个高手。

尚富海顺着新闻内容往下看,又看到这篇新闻报道写着9月上旬,乐视系被相关部门列入了失信名单之中。

9月12日,乐视又被爆料了新的迷之操作,提前归还了了老贾及其家姐以私人名义‘借给’乐视系共计34.7亿元巨额无息借款。

尚富海看到这里的时候都愣住了,他差点都看成了巨额无息贷款,还特么有这种骚操作?

他直接把老贾给惊为了天人,这货可真是个人才,可他的钱是从哪儿来的?

尚富海脑袋里冒出这么个念头来,继续往下看,发现这篇报道里写的很明白,这一笔发生在2015年的无息借款,其资金来源为老贾2015年在乐视网的高位套现了57亿元人民币。

老贾家族的人前前后后还从乐视网套现了上百亿人民币,然后在15年乐视出现了资金问题的时候,老贾家族‘借款’给乐视公司。

这也就罢了在公司今年遭遇了资金链短缺危机的时候,老贾及其家人却又上演了一出‘敦刻尔克’大撤退,第一时间保全了自己的利益不受任何损失。

“奇才啊!”尚富海直接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资本还能这么玩,他真的跟着学习了,寻思着哪天宝菲集团要是也缺钱了,他是不是也跟着老贾学一学,也这么玩一把。

无息借款就算了,多少也得收点利息,意思意思!

毕竟宝菲集团旗下的好几个重量级的子公司,现在的股东成分很复杂,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到年底都是要分润分红的。

心里头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眼睛继续落在新闻上,省略了中间描述乐视投资失利的环节,尚富海看到这篇报道的最后一段写着老贾7月初以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的身份去了美国,当时对外报道出国的目的是抓汽车业务,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乐视官方当时也声称‘贾董下周就会带着资金回国’。

然而时间从老贾7月初出国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时间了,谁也没想到老贾竟然一去不复返了。

别说钱了,现在连老贾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这才是最让一大批乐视员工、供应商、银行、投资金融机构及娱乐圈明星大腕感觉很受伤的事实。

尚富海耐着性子看完了这篇报道之后,脸上说不清是个什么表情,他记着今年初福布斯富豪榜把自己排在了贾跃亭下边的时候,自己当时都没有在意,可谁知道老贾竟然还逼逼叨的说了一大堆。

“我当时还怼了他吧,我还在网上说过劝手上持有乐视网的人抓紧把这破玩意给抛掉,可惜呀,看来还有几十万人没听我的话,啧啧!”不吹不黑,尚富海心里爽的一笔。

他还想着发表点什么感慨,这算什么?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还是好心当了驴肝肺!

一时之间,尚富海竟然找不到一句更好的话来形容自己了。

他划拉着页面,又翻到了这篇新闻的最底部,下边有足足五千多条评论和回复,点赞数量更不好统计了。

尚富海默默的瞄了好几眼,发现大部分都是骂老贾的,骂人的话很没有新意,也没有创新,无非就是说他是个大骗子,是个混蛋,骗人死全家什么的?

也有人问候他老婆孩子,问候他家姐的,各种话都有。

还有人在评论区调侃他:“老贾,别成天光知道吹牛笔,有本事你先回国。”

这条评论点赞数都破万了。

就说单条评论要破万,评论五千多条就知道暗中有多少人关注着这件事情,可尚富海很诧异,他竟然一直没关注到。

要不是今日头条今天邪性了,给自己推送这条新闻的话,他还没去关注。

“啧啧,我要不也发一条评论?当初苦口婆心的劝你们,就是没有人听我的,现在知道怕了吧!”尚富海心里很阴暗的想着。

想到就做,尚富海闲着也是闲着,用手机编辑了一条评论:“爷劝过你们,不跑怪谁,乐视网要完蛋了,这只是个开始,我预言它能跌到几毛钱,手里还有票的,跑了就是赚到,不要问我是谁,我是好心人!”

编辑完了之后,尚富海又来来回回的看了两遍,发现这段评论太完美了,再多一个字或者少一个字都破坏了气氛。

“发送!”尚富海嘴里念叨着。

顺手点击了一下发送键,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发送成功了吗,他儿子金宝就尿了。

尚富海看着床上画出来的那一片地图,当场就变了脸,刚才抱着儿子玩,光图省事,想着一直给他穿尿不湿容易把小屁屁给捂出毛病来,他就没给金宝穿尿不湿。

他刚才拿着手机看评论看沉迷了,没发现儿子一直来回的翻滚,这一下子,一泡尿全渗床上了。

“你真是我祖宗啊!”尚富海都没法说什么,谁还没有尿过床啊!

尚富海一看儿子放完水之后,压根没有醒的意思,没办法了,赶紧把他身上阴湿的衣服给脱了,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旁边的小床上去用毛毯盖上,又把床上的床单给抽下来,团到一块,准备等会儿扔洗衣机里。

看着床垫上好大的一片新地图,尚富海嘴角抽搐,又去找了卫生纸,扯了很长的一条,团成一团,摁在了阴湿的地方,用卫生纸吸水。

一通忙活完后,尚富海又去拿了吹风机来,插上电源,调整到热风,快速吹干。

再换上新床单,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

尚富海一通忙活,只觉得腰酸背疼,弯着腰把儿子又抱到了大床上,他这回学乖了,给儿子换了套新衣服后,在他身子底下放了块隔尿垫,省得等会儿再来一泡。

这么一耽搁,尚富海就忘了看手机了,他不知道他刚才发出去的那条评论惹事了。

老贾跑路的新闻有这么高的关注度,这其中相当一部分人都是买了乐视网的股票被套牢了的股民,这帮人心情正是最压抑,最郁闷的时候,偏偏尚富海刚才又编辑了一条评论,说什么‘预言它能跌到几毛钱,还说什么乐视网要完蛋了,现在什么时候跑都是赚到了’等等这些字眼,这怎么看都像是说风凉话的人。

最主要的还是他那一句‘爷劝过你们,不跑怪谁’,这特么是谁啊,说风凉话上瘾了是吧!

“大家伙有认识这屌货的吗?还什么‘尚家我最强’,他是谁啊,这么流弊,起这名也不怕折寿了。”有网友在尚富海的评论底下回复了一条。

紧接着第二条,第十条…

短短二十分钟,越来越多的人在尚富海这条评论底下回复了,相当一部分人絮叨人肉‘尚家我最强’的心思,想把他给扒层皮下来,看看到底是谁还敢在这个时候调侃他们。

也有网友纯粹就是瞎起哄,觉得好玩,这样的人还一个劲的在后边推波助澜,说一些别有用心的风凉话,反而激起了不少人心里的激愤。

尚富海再伸手摸过手机来,识别指纹打开后,发现手机因为待机时间过长,已经自动结束了刚才的应用,重新回到了手机首页面上了。

这个时候,尚富海一通忙活搞的腰酸背痛,也没心思再去搜什么小电影了,他连今日头条APP刚才给他推送的新闻的事都给忘了。

随手写了一天评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不是专业干这个的自媒体人,谁还天天惦记着去看一眼评论的热度啊。

尚富海也把它给抛之脑后了,看着儿子还睡得很香甜,他就离开了卧室,去书房拿了几本书过来。

他不知道今日头条APP上,刚才那篇新闻下边的评论区里炸锅了。

就在刚才,突然有人猜测这个‘尚家我最强’是不是尚富海,还分析的有理有据。

那意思是国内姓尚的,还是最强的,不就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那货吗!

然后还有人指明了尚富海年初的时候还和老贾有过一场骂战,他当时还敞开了说过乐视网没钱了,财务有猫腻,还说过乐视网的票就是个垃圾,手里有的就抓紧抛……

再一比照刚才的那条评论,很多人都发现这里边竟然有不少共性的地方。

比方说他们都明言告诉你抓紧抛掉乐视网,都极度不看好乐视网。

只不过尚富海年初的时候就提前就预言了一波,而这个评论区里的‘尚家我最强’则是在贾跃亭跑路了以后才说的。

可这两个人之间真的没有关系吗?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个人的说辞怎么看都觉得一样。

心里有了这个概念以后,他们都下意识的把‘尚家我最强’硬往尚富海身上靠拢了。

评论区里还有很多‘别有用心’的人,他们可不管这个昵称背后的账号到底是不是尚富海的,他们心里清楚往尚富海身上靠就对了,这样才有新闻爆点,才能吸引人的眼球。

当天下午,有几个自媒体号发了几篇文章,文章里还配了截图,标题就是类似于‘尚富海极度不看好乐视网的后期发展,福布斯富豪榜单的排名风波还没有消失’。

这个话题里因为牵扯到了乐视网,这本就是近期的热门话题,然后这个话题又牵扯到了尚富海这个‘网红富豪’,这货还本身就是自带流量的,这么一来,两相叠加,这个话题眼瞅着就往热搜排行榜上冲了。

此时的尚富海一边看着儿子,一边看书。

另一边,徐菲带着闺女,跟在老太太后边正在选家具家电,从早上就开始了,一直选到下午了,家具商城都跑了两家,家电商场也跑了国美和苏宁了,中间还去了趟大润发。

“妈,你到底想买什么样的啊,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你说说让我说你什么好啊。”徐菲念叨起来,这么多家商场跑下来,光遛腿就遛的又酸又疼了。

元宝也在旁边很配合的用小拳头捶着小腿:“姥姥,我好累呀!”

“臭妮子,我说让你别来,你非得来,来了你帮不上忙就算了,还竟给我添乱。”老太太呵斥她闺女。

徐菲不乐意了,这是什么意思,嫌弃她这个当闺女的碍着事了?

她正待还嘴,元宝又叫唤起来:“姥姥,怎么还没买完呀!”

“元宝,快了快了,姥姥再看看这套餐桌,咱们就回去,好不好。”老太太姜春华宠溺的柔声询问她。

元宝还带着股子娇憨,她拉着长音说道:“好!”

老太太笑了一阵,起身过来,坐在了元宝旁边,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把她小脑袋上的两根麻花辫子给重新整理了一下,说:“元宝真乖,可比你妈妈强多了。”

徐菲这个气啊,又不能真生气,没得办法了,她哼哼了一阵,掏出手机来准备刷一会儿微博。

但她刚打开微博,还没看几条微博信息,忽然就刷到了一条明显是转载过来的信息,信息的标题是‘尚富海再评论乐视网分文不值,苦劝持有乐视网的股民抓紧卖了它’。

“大海?他又搞什么幺蛾子了?”徐菲心里嘀咕,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一时之间,她有又想不出来,目光紧紧的落在了这条微博上配的截图里边,她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很拽的ID!

“尚家我最强”徐菲也懵逼,这是大海的,不记得他有这么个微博号啊。

把图片放大了,再仔细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原图片是截图的今日头条的,徐菲还真不知道他今日头条的ID是这个,这么恶趣味的吗?

话说回来,你恶搞归恶搞,怎么还让网友知道了?

徐菲想不通,但她刚才还注意到了一点,‘尚家我最强’的评论是今天早上发出来的,到现在才几个小时,这就被转载到微博上去了?

还被万能的网友给人肉出来了?保密措施做得这么差吗?

徐菲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心里还有点担忧,想着赶紧给尚富海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他,又发生了什么情况?

另一边,花山府第别墅区里,尚富海刚刚喂儿子喝了奶,金宝这会儿正在床上练习爬行,尚富海在一边看着他,看到小家伙要歪倒的时候,就伸手扶他一把。

“嗡嗡”的声音响起,尚富海瞅了一眼右边床头柜上的手机,显示着他媳妇的来电:“儿子,你妈妈来电话了,你自己练着,我先接个电话。”

尚富海寻思,要是别人的,他就拒接了,十一小长假也不给人点私人空间,忒不讲道德。

“喂,媳妇……”

“大海,你是不是有个头条的ID叫‘尚家我最强’?”徐菲上来就问。

尚富海愣了一下,随后说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徐菲要晕了,她无力的说道:“还真是你啊,你是不是今天早上的时候评论了乐视网的事?”

“好家伙,你连这个都这么清楚,媳妇,你是不是在监视我!”尚富海还下意识的瞧了瞧卧室里其他的角落,看看哪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吧!

徐菲寻思要在家里的话,我得挠你一爪子,还监视你,毛病!

“大海,你的评论上热搜了,还被人给截图转发到微博里去了,现在可热闹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还被人给查出来那是你的ID,你在家里没事闲得慌吧!”徐菲刀子嘴的功力有喷涌上来了。

可她是实打实的关心。

尚富海听完后才知道怎么回事,可他也不知道怎么露馅了。

下一刻,他就把上午发生的事给他媳妇说了。

徐菲听完后都愣住了:“这么巧?”

“我哪知道,你儿子尿了床,我换完床单后就一直在看书,邪性了,我去看一眼到底怎么回事。”尚富海咧咧嘴说道。

没再和他老婆瞎扯,尚富海打开头条APP,在个人里看了一眼自己发的那一条评论,这会儿再一看通知栏,999+条回复,再看关注那一栏里,关注他的都有999+了。

好家伙,就四五个小时而已,我就坐拥上千粉丝了?

尚富海赶紧点开他发的评论看了一眼,发现点赞都1.3W了。

下边的评论里清一色的‘这到底是不是尚富海本尊,这就是尚富海本尊吧’,这一看都是粘贴复制的嘛,不知道被谁给带了节奏。

尚富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快速的往下划拉,划了十几次,下边的评论总算换了花样,有的反驳他评论的狗屁不通,说什么贾老板是出国去发展生态汽车去了,已经融到了几亿美金,马上造出超越特斯拉的新能源汽车来,到时候贾老板就会带着大笔钱回来救乐视系了。

也有的说他说得对,可预言乐视网30多块钱的票能跌到几毛钱,这就不对了,还非常的不理性,评论里分析他是不是福布斯富豪榜被排到了贾老板屁股底下,还心有怨气。

还有的坚持说乐视网现在停牌了,就是为了乐视汽车生态成功,乐视网下一个起飞拐点准备的,到时候翻十倍往上涨,再现乐视网当年的雄风。

尚富海看到这个的时候,直接撇嘴。

你永远唤不醒装睡的人,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了。

:。:

zn03251zxs

男祸太女请上榻

天下

“哼!我才不要那么轻易地就嫁给他,我要他跪着来求我,谁叫他动不动就欺压我,我也要让他吃点苦头。”可伶捏起拳头,恨恨地说。

妖孽修真在都市

冷月洛枫

不过后来证明他是白担心了一场,因为准岳丈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似乎很快就想明白缘由,只是问了他几个问题,又观察了一会他和子吟的真情互动后,便点头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害他当差忍不住松了好大一口气,也让子吟登时放声嘲笑了他好久。

策动全集

轻舞漫漫

百亿。。。。
听着老板尚富海突然冒出来一句要还账的话,韩正宇和陈静姝两个人都觉得心情瞬间就变得不美了。

“老板,你心里还有点数吗?”韩正宇很想在心里问候他一句。

也没管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憋红的脸,尚富海反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又说道:“对了,刚才给忘了个事,你们帮我核算一下,现在国内国外这两块资本市场的投资总额具体有多少了。”

听他这么一说,韩正宇和陈静姝对视了一眼,韩正宇先开口了:“老板,如果不算投资今日头条、趣头条、润海保健品还有五隆股份有限公司这几家公司的资金,咱们在资本市场上的资金总额,按照上个交易日的收盘价计算是18.265亿元人民币。”

“18亿了啊,不少啊。”尚富海这时候才回过味来,要知道如果把这些股票全部变现的话,这些数字是可以在短期内全部转化成他在银行里的存款金额的。

就算把这些钱用到其他的地方,比方说如果拍客短视频缺钱的话,他一笔追加进去,这都是没有问题的。

尚富海自己都没注意到,在资本市场里的投资已经有这么多了。

他又扭头看向了陈静姝:“陈经理,美东这边哪?”

“老板,国外的资本投资比较单纯,目前没有对哪家公司进行投资,如果按照上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计算,我们所有关联账户的总持仓资金是17.653亿美金。”

“如果把这一笔钱全部按照当前的国际汇率6.51兑换,我们将能持有人民币114.924亿元人民币……”

陈静姝说完了以后,她自己都惊呆了,以至于最后一组数字是一字一顿咬牙说出来的。

她平时看数字看习惯了,或者说看的有点麻木了,之前换算过来有个几十亿,她也没什么感觉,但今天突然一计算,她手里持有的仓位资金总额换算成人民币以后竟然过百亿了,这让她有刹那间的失神和恍惚。

韩正宇也呆住了,按照双方各自的分工不同,他从来没去打听过陈静姝管理的国外的投资账户里到底持有多少股票,他万万没想到今天一算,这个数字总额竟然这么大。

就连尚富海自己都有点发呆。上评论他是什么济东省80后第一富豪,说他有几十亿身价,也有说他名下资产过百亿的,就连尚富海自己都没在意。

工厂营收和便利店营收那些能算在他的身家里吗?

或许吧!

但是今天过后,他知道他真的身价百亿,实实在在的身价。

“呼!”尚富海深呼吸了一口气,心情稍稍有点沉重,没多会儿就调整过来了。

“我竟然这么有钱了啊,实实在在的资产过百亿。”尚富海抬头看着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

“老韩,陈经理,你们俩想要点什么,尽管说!”尚富海张口非常的豪气,颇有些你们要什么,我就给什么的架势。

韩正宇赶紧说道:“老板,你已经奖励给我一辆奔驰s500了,别的我就不要了。”

“哦,我都差点忘了,不过还是得要,等你和宋总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看看再送你们点什么东西。”尚富海一脸严肃的说道,没有人怀疑他这个时候是在开玩笑。

接着,尚富海又扭头看向了陈静姝:“那陈经理哪,你想要点什么?”

陈静姝说:“老板,你不是定了10辆奔驰s500,要不我那辆给我弄个高配的吧。”

尚富海浑身无力的看着她:“陈经理,你就这么点要求啊,真不要别的。”

“老板,你给的已经够多了,我怕我拿的心里不安稳。”陈静姝这么说了一句。

尚富海也不说别的了,今天他想静静,一个人静静,他得思考一下接下来的人生。

究竟是要放弃奋斗,和他老婆孩子一块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混吃等死的过完这辈子哪?

还是咸鱼一辈子哪?

尚富海突然就不想奋斗了。

他抬头看着韩正宇和陈静姝:“kevin,陈经理,今天中午想吃点什么,出去吃,我请你们吃最贵的。”

“……”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无言以对。

又确认了一遍,确实是最贵的,而不是最好的。

中午的饭点时间,尚富海直接拉着韩正宇和陈静姝上了自己的劳斯莱斯,他让孙庆德直接去了博城大饭店,高玉宝他们三个在后边开车跟着。

博城这小地方,数来数去就这么几个上档次的地方。

而对于今天的尚富海来说,可以不要求口味,但档次一定得上去。

到了地方后,他硬拉着孙庆德他们四个人一块进了包厢,然后先让韩正宇、陈静姝和孙庆德他们几个人开始点菜。

韩正宇和陈静姝还好,跟着尚富海蹭饭蹭习惯了,再说他们老板今天的情绪不太正常,俩人想都没想,哪个菜贵就点哪个,没说的。

这个做法直接赢得了尚富海的连翻好评。

可孙庆德他们四个人就犯难了。

总觉得跟着老板同桌吃饭有点放不开,还不好意思,哼哧哼哧的也不知道点哪个好,到了最后,一人点了一个价格中不溜的后,就死活不愿意再点了。

还一副他们不能坐这里的样子。

“庆德,你们也就这格局了,今天你们老板我心里高兴,请你们吃顿好的,让你们点菜就敞开了点就是了,瞧瞧你们磨磨唧唧的,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把菜单给我。”尚富海伸手把一本精致的菜单册子给要了过去。

他和韩正宇他们一个德行,除去了韩正宇和陈静姝点完的菜,尚富海把剩下的按照菜单价格排序,一下子点了10道,意思他点个十全十美。

孙庆德还在那里劝:“老板,可使不得,你点这么多菜,咱们就这几个人,吃不完。”

尚富海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庆德,你也忒实诚了点,谁给你说点了菜就一定要吃完的,吃不完你不会剩下啊。”

“我……”孙庆德被说得哑口无言,你是老板,你任性!

尚富海又接着说道:“先提前说好啊,庆德你们四个今天中午不能喝酒,一会儿给我吃菜,猛吃,觉得哪个好吃,就继续点,不要给我省钱。”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对视了一眼,他们觉得老板这样也无可厚非,要是这些钱都是他们的,说不定他们表现的更差。

尚富海又点了两瓶酒店里最贵的酒,没说的,今天中午就花钱一个目的。

等菜上齐了以后,尚富海亲自给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倒满了身前的酒杯。

“kevin,陈经理,别的就不说了,我先干一个。”尚富海说道。

尚富海可不会单纯的就以为在资本市场的投资这件事上,是他的‘记忆’起了关键作用。

他心里门清,如果单纯的靠他自己的那点‘记忆’,他或许能整个几百万,几千万乃至上亿,但之后他就歇菜了。

这个事里边最主要的还是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的能力的提现。

就说鼎泰新材,如果不是韩正宇以前的朋友给了提示,然后韩正宇信誓旦旦的来找尚富海申请的话,就连尚富海自己都忘记这一茬了,他记着有顺丰借壳上市这件事,但是他真的忘记了顺丰借的谁的壳。

再比如说操作购入今日头条的股份,同样如果不是有韩正宇的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消息,尚富海压根就不知道今日头条的股份在早期就被转卖过。

再说美东的资本投资,要不是陈静姝这位行业内的资深人士,尚富海依靠他那点可怜巴巴的记忆就能够完成后来的这些投资?

他连去哪里开境外投资账户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这些转账渠道该怎么弄,说他两眼一抹黑一点都不为过。

韩正宇和陈静姝二人也挺激动的,跟着尚富海以来,在今天上午算出总账来的时候,他们才觉得自己的能力被得到了体现。

至于说国内的资本市场投资总额和国外的投资总额比差了好几倍,这个不存在的。

韩正宇所掌管的投资远远不只是单纯的资本市场里的投资,还包括了对今日头条、趣头条、润海保健品等几家公司的投资。

而其中的今日头条这一家公司的投资,谁敢说挣得少了?

就算按照上一次d轮融资110亿美金的估值来计算,尚富海净占超过6%的股份就是接近7亿美金。

再说趣头条如果一如历史的惯性在两年后上市的话,那现在就占据了趣头条20%股份的尚富海的身家又得是多少?

这是两条不同的投资线路,谁心里都清楚。

“kevin,陈经理,你们俩也别光喝酒,多吃点菜,快点尝一尝哪个好吃,给我说一声,我再点两份。”尚富海说。

中午这顿‘丰盛的午宴’,7个人造了50多万,结账的时候,尚富海毫不含糊的就直接刷了卡。

主要还是酒的消费占了大头。

孙庆德他们四个人都木然了,韩正宇和陈静姝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

回到车上,尚富海借着这顿饭早就过去那个劲了,他看着坐在前座上的陈静姝和旁边的韩正宇,说:“kevin,陈经理,这个事你们藏在心里就行了。”

“老板,我们明白。”二人齐声说道。

zw81200303u

人皇经.

一顾春风

110亿的报价。。。。
()找到回家的路!

张一鸣看着龙行虎步进来的尚福海,给王琼说:“琼姐,这尚老板怎么看着有点不太一样了。”

王琼眯着眼认真打量了尚福海一眼,她说:“他这是想通了?一鸣,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可得注意着点,这人不简单哪。”

张一鸣不在意:“琼姐,没你说的那么玄乎,他就是一时转不过弯来罢了,回去一趟,兴许让他老婆一开导,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那个叫徐菲的女人?”王琼仔细回忆着自己印象里的徐菲,没有什么雍容华贵,也不是很漂亮,可她很质朴,很实诚。

“琼姐,走吧,过去找他聊聊,今天晚上一块聚聚。”张一鸣笑着朝尚福海走了过去。

那边尚福海正和周航、于朝辉、马峥他们这些人打招呼,上次拍客短视频的b轮融资时见过面的,此时在这里再次相见,还有点亲切感。

“周总,于总,马总,等晚上好好喝一杯。”尚富海开始招呼起来。

“尚董,你们聊得很开心哪,我都不忍打断你们,不过现在不行,等会儿去酒店了再聊吧,那边还有很多人等着想认识你哪。”张一鸣过来指着另外一撮人说道。

王琼跟着说:“尚兄弟,今晚上精英荟萃,可不能光顾着和老朋友叙旧……”

尚富海抬头看了眼另外一个团体,有七个人站在一块聊天,时不时的还到处看一眼,尚富海注意到他们也往他这边瞟了几眼。

看到尚富海看过去的时候,七人中有三个人都下意识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那是?”尚富海也笑着点头回应了一下,随后问张一鸣。

张一鸣说:“都是京城本地的一些小投资基金,不过别看他们小,但是背后的能量可不小,还不缺钱。”

张一鸣的这个‘不缺钱’的说法就值得让人回味了。

“老张,你给我介绍介绍……”尚富海说。

随着尚富海跟着张一鸣走了过去。

王琼没有过去,她没那个必要,反而留下来和周航、于朝辉他们聊了起来。

差不多到六点的时候,张一鸣围着几个格子扎堆的小团体走了一块,凑过头去低语几句,最后说道:“各位,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如咱们先移步酒店再聊吧。”

他这么说了,也没人站出来标新立异,都顺从的点头答应下来。

临走前,尚富海还特意找源码资本的曹毅问了一句:“曹总,德华投资的康总和严总哪?我刚才转了一圈,怎么没发现他们二位?”

“不太清楚,好像有事回杭城了吧,我从前天就没见他们二位。”曹毅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接着曹毅问尚富海:“怎么?尚董有事找康总和严总?”

“没,没事,我就是随口问问。”尚富海轻声说道。

“我这不是从回来到现在都没见到他们二位,觉得有点奇怪。”尚富海随口应付着。

红杉资本的沈南鹏恰巧在尚富海旁边隔了一个身位,离这不远,他侧耳听到了几句,看着尚富海皱眉思索着,倒也没想别的。

另一边,离着今日头条总部中航大厦有30多公里之外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豪格大酒店里,杭城德华投资的康有德和严如华二人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了。

从前天下午,沈南鹏找了他们之后,康有德和严如华二人心里就明白了他们在今日头条的日子算是到头了。

不过就算是离开这里,他们也想着有尊严的离开,而不是被‘踢走’,那样太跌份了,万一这事儿被说出去了,很影响他们在外边的‘名声’的。

对于提前私下里交易手中所持有的今日头条的股份,他们二人并不排斥,只要能赚钱就行,可问题是沈南鹏那个人太贪了,他给出的价格太低了,才95亿美金的估值,连100亿都没有,这让他们不能接受。

另外今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竟然一直都没有楼面,他们心里更不舒坦,最后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从今日头条公司里出来了。

离开了今日头条之后,他们直接来到了豪格大酒店里住下了,他们打算等到今日头条的d轮融资完事后再找个好买家,把手里的股份转手,然后带着‘两年赚20倍收益’的‘投资神话’离开这里。

期间他们也私下里接触了几个资方,不过截止到目前,给的价格都不算高,最高的一个100亿美金的估值,还有点犹豫。

甚至还有资方给出80多亿美金的估值,这特么开玩笑了吧,市场上都直接炒到100多亿了,你们就给我这么点报价?

这个预期和他们俩想的偏差有点大,严如华有点犹豫,康有德直接不能接受,他们干脆就在这里等着了,准备等d轮融资结果出来,看看d轮的最终报价是多少,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再联系没有抢到货的资方,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愿意出钱接手的,这个不用质疑。

就在他们心里放平了心态的时候,韩正宇昨天联系了他们一次,也没说太多,就说想和他们当面谈一谈。

对于韩正宇这个人,康有德和严如华是认识的,同为今日头条的股东之一尚富海的手下,那么韩正宇联系他们,是不是代表着尚富海联系他们哪?他也想要他们手里的股份?

这让二人心里又有了点期待。

和尚富海一块开过一次股东大会,从短暂的接触中,他们能看得出来尚富海这人有点豪爽,全然不像某些人一样死抠死抠的。

而且尚富海当初的那句‘此生不悔入华夏’让他们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事后他们多方面打听尚富海,也知道了他更多的信息,更知道了尚富海确实在默默的做一些捐献和献爱心的事情。

和别人捐献点东西就大张旗鼓的宣传一番不一样,尚富海很少在这方面宣传自己。

等待中,再一次接到了韩正宇的电话,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等待之后,韩正宇出现在了的豪格大酒店。

双方见面后,韩正宇还多嘴问了一句:“康总,严总,我听我老板说今日头条的老板今天晚上组织了酒会宴请资方,你们二位没去?”

“韩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既然你听你老板说了,那也应该知道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明白我和老严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俩也清楚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打哑谜耽误工夫就算了,直接说吧。”康有德挺干脆的,直接点破了那一层遮羞布。

“……”

韩正宇有点措手不及,对方说的也太白了,一丁点的套路都没有,他都做好了见招拆招的准备,可特么这回得无招胜有招了。

深吸了一口气,韩正宇生怕一口气吸大了把自己给整爆炸了,又慢慢的呼出一口气,他说:“康总真是够爽快,够直接,我还真有点不太习惯,不过康总这么说了,我再遮掩倒显得我矫情了。”

“康总,严总,我们老板说了,就按照上次他提出来的110亿的报价,你们意下如何?”韩正宇试探着问道。

这个价格最早确实是从尚富海嘴里说出来的,然后三传两传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资本市场里去了,最后还整出来个‘最新市场传闻今日头条估值过百亿’的热门话题。

康有德和严如华二人对视了一眼,眼睛里都有些意动。

可就这么答应了,总觉得又心有不甘。

“韩总,今日头条是一家好公司,它的未来一片光明,这一点相信你的老板尚富海也不会否认……”

“没错,就目前的今日头条来说,它的确是一家好公司,可是谁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哪?俗话说得好,意外无处不在,我们就说乐视网吧,去年的这个时候,它是不是很厉害,市值过千亿,股价170多元,可现在哪?40一股给你,要不要?”

韩正宇这个例子举得真特么绝了。

就在去年之前,乐视网以及乐视的老贾他们还在倡导着所谓的‘乐视生态圈’,包括了视频网站,交易平台,体育、娱乐等等方面集于一体,还喊着研究‘虚拟现实’技术,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乐视网几次停牌,各种雷被爆出来,去年股价接连创新高的时候,谁他妈想到会是这个吊样。

意外真是无处不在,就是可惜了那些170多元入手,一直站在高岗上的‘股东们’,恐怕此生无望了。

康有德一张脸憋得通红,严如华却悄默声的说:“韩总,你举得这个例子不对,乐视网能和今日头条相提并论吗?你非要横向对比,那么今日头条也应该和微博对比……”

“是嘛,可是据我了解,微博现在的股价连30都没有,去年更是被老美发布消息说要彻查它的泄密事件,我们就不考虑那些政治方面的因素了,可它在美东的总市值到现在为止都没100亿美金吧!”韩正宇说道。

陈静姝就一直在秘密操作着对微博的投资,要说别的还可能有点陌生,可严如华提谁不好,非得提它,韩正宇那真是信手拈来。

一番话说得严如华也哑口无言。

zn03251zxs

最新入库 More+
凤唳九天极品废柴小姐 笑封子
重生到连城诀哪里 无产者
奸商传说 伯爵红茶
重生后幸福生活 茶叶蛋
重生62年 奋发的青蛙
重生魔法使 天天天真阿
妈咪还很纯 林以惟
国安局里的阴阳师 小木不是小暮
华尔街继承者 七小鱼
混沌规则2全集 李非鱼
最新资讯
凤皇的绝品宠后新浪 清纯小坏蛋
重生炼宝女王 潘海根
元熙纪 墨白墨
无尽的希望 崔家二少
危情缠绵 黑道教父的宠妻 从南
末世之战神系统 青草小鱼
疾风回旋曲微盘 木清魂
放爱入局百度网盘 余永昌
拜师八戒 江园微漫
人物 评价 明月映秋寒
最近更新 More+
暗结鸾 过眼£烟云#
废材枭妃狂天下 死磕
穿越之坏坏王妃 风起闲云
最强农民工 程华芳
都市异闻录之山中有鬼 杨佳舜
随身界全集 2010后
期待度 叶天工
快穿之女配掰开也是黑的 竹柴
清明上河图密码二全集 千芳魏紫
武炼苍冥 戏娘小吉
容我朝夕 萧妖
针眼 肯 福莱特 凰女
免费小说电子书 镜大人
帝御山河手机 姬叉
战天1 全文 仙若水
多情皇子特工妃 巅峰战狼
夹生的小米 火柴
光与影之歌 all黑 宁曦儿
莫上桑 莫凡
被遗忘的国度系列 一只流浪的猫咪
捡宝生涯全集下 嫣熙悠然
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墨乡